-

雖然秦希桐跟季黎川在鬨離婚,可秦白璐實在是難以相信,季黎川會把秦希桐傷成這樣。

秦希桐卻顧不得回答她。

她焦急的尋找著季黎川的身影。

看著季黎川捂著胸口倒在地上,滿臉痛苦的樣子,心也狠狠地揪了起來。

秦希桐下意識的就想過去檢查季黎川的情況。

秦老爺子高大的身影,卻擋在了秦希桐的麵前。

“傷到哪兒了?”

“我冇事。”秦希桐定了定神,嗓音卻喑啞。

秦老爺子打量了她一番,對著秦白璐道:“帶你姐姐去檢查一下傷,冇有大礙就整理好儀容,準備參加宴會。”

“好。”秦白璐立刻點頭。

秦希桐想反駁,卻看到兩個保鏢到了季黎川跟前,直接把季黎川從地上拉了起來。

秦老爺子,“這件事情,我會處理好,你去見客人。”

秦希桐凝視著秦老爺子幾秒鐘之後,終究還是嗓音喑啞的應了聲。

歐陽風笑,“秦老爺子,您可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一下季黎川,為希桐出氣。”

“秦家的事情,還輪不到你插嘴。”秦老爺子眼神冰冷的看著歐陽風。

歐陽燁忙抓住了歐陽風的胳膊,嚴肅道:“小風,快向秦爺爺道歉!”

歐陽風毫不猶豫的甩開了他。

力道之大,讓歐陽燁的身體一個趔趄。

登時,歐陽燁的臉色更加陰鬱。

歐陽風卻渾不在意,隻似笑非笑的看向了秦老爺子。

“秦老爺子,希桐可是我的女朋友,她剛纔還邀請我做她的男伴,跟她一起出席宴會。”

“她的事情,我應該還是有資格關心一下的吧。”

他笑的溫和,配上一張漂亮的臉,素來都很容易討人歡心。

但秦老爺子冷聲道:“送客。”

保鏢瞬間上前,圍在了歐陽風跟歐陽燁的身邊。

休息室內的氣氛瞬間緊張起來,歐陽風卻似乎渾然未覺。

“秦老爺子,我……”

秦老爺子冷聲打斷了他的話,“就算是你爺爺,在我麵前也不會這麼無禮。”

“你們歐陽家有什麼貓膩,我不想理會,但你若是再敢騷擾希桐,我不會客氣。”

前兩次放過歐陽風,完全是看歐陽家族的麵子。

但是,歐陽老爺子必然明白,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再四的道理。

歐陽家族的麵子,也不是用不完的。

他即便是對歐陽風做了什麼,歐陽家族也冇臉來找他算賬。

言畢,秦老爺子直接轉身離去。

保鏢們冷聲道:“歐陽少爺,請。”

歐陽風笑容燦爛,朝著秦老爺子的背影大喊道:“爺爺,我一定會讓您接納我的。”

誰都冇有料到,季黎川甩開了保鏢,驟然衝到了歐陽風的麵前。

“噗嗤”一聲,歐陽風的腹部,傳來劇痛。

大片血跡,在他的腹部蔓延開來,頃刻間浸透了他潔白的襯衫跟墨色的西裝。

“我不會再讓你騷擾希桐!”

季黎川凶狠開口,泛紅的眸中,滿是恨意與堅定。

他握著的水果刀,已經刺入歐陽風的腹部。指節分明的手指上,亦是染上了血紅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