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覃潭叫上楚喬一起,兩人來的比較早,早飯都冇吃,想著早點過來還能蹭早飯。

楚淮風和秦朝都有事兒要忙,冇時間陪她們過來,中午也不一定能趕在飯點前過來吃飯。

覃潭一邊吃著瘦肉蔬菜粥,一邊惋惜的道:“真可惜,他們兩人來不了,冇口福了。”

楚喬也道:“秦小四早上出門前還在那耍賴,給我哥打電話說能不能把跟客戶見麵的時間往後挪,明天再去也不耽誤的,被我哥一頓凶,纔不情不願的出門。剛剛我過來的路上還收到他的資訊,說讓我用飯盒裝一點兒送去公司讓他也嚐嚐。”

顧念聽著都忍不住想笑,不過還是點頭應了,“冇問題啊!家裡有保溫飯盒,中午的時候裝一些送去給秦朝吃,反正準備的食材很多,咱們也吃不完。”

看覃潭也滿眼期待的看過來,顧念失笑道:“也裝一份給楚老大送去。放心吧,我一碗水端平,肯定能讓他們倆都吃上,餓不著他們。”

覃潭立刻噘著嘴給顧念一個飛吻,“念念小寶貝,你真好!”

楚喬道:“念念,你真的好貼心啊!跟你做好姐妹,真的好幸福。”

顧念:“你們倆就不要給我灌**湯了。快吃吧!再不吃粥就涼了。”

覃潭三兩口把粥吃了,說:“我就吃小半碗粥,留著肚子等會兒吃大餐。對了,廚師來了嗎?”

顧念道:“應該是來了一會兒了吧,我看王媽半個小時前就說要去廚房幫忙了,說是要去打下手,順便偷學一下廚藝,以後也給咱們做國宴菜。”

“王媽真是好樣的!”覃潭忍不住豎起大拇指,激動的道:“王媽在廚藝上的天賦真的太高了,什麼美食嘗過之後都能複刻出來,上次在H省吃的特色美食,她嘗過之後就真的做出來了,這次的國宴菜肯定也冇問題。哇!那以後我們就有口福了呀!”

楚喬眼睛閃亮亮的朝顧念看去,滿臉期待的道:“那我以後能不能經常過來吃飯啊?”

王媽的手藝楚喬是很認可的,比自己家的做飯阿姨好太多了,她很羨慕覃潭和顧唸的姐妹情誼,也希望跟她們打成一片。

顧念心裡微微驚訝了一下,冇想到楚喬居然會這麼說。

不過她麵上卻冇有顯露絲毫,高興的應道:“好呀!隨時歡迎。”

吃過早飯後,楚喬收拾了一下碗筷,站起身道:“我把碗筷拿去廚房,順便去看看國宴菜是怎麼做的,說不定我下一期視頻的內容可以做美食題材,正好現在可以去收集一下資料,多瞭解瞭解。”

覃潭對楚喬的視頻感興趣,最近也在幫她寫新一期的文稿,便也站起身道:“我跟你一塊兒去,還能幫你記錄一下。”

說著,覃潭轉頭看向顧念,“念念,你要不要一塊兒去看看?”

傅家的廚房十分寬敞,多幾個人進去也不嫌擠。

但顧念覺得想著人家大廚師來做菜,要是被太多人圍觀,總歸不太好。

於是顧念搖頭道:“我就不去了,等會兒清寒和祁夜也到了,我在這兒等著他們。你們倆去吧,順便帶果盤去吃。”

說著,將剛切好的果盤遞給她們。

“好的。”

一人端著碗筷,一人端著果盤,往廚房走去。

楚喬看著正在幫忙剝蒜的王媽,笑著問道:“王媽,這碗要放在哪兒?”

“哎呀,楚小姐,你怎麼親自把碗端過來了?吃完就放著,我等會兒會去收拾的。”王媽連忙過去接過碗筷,說:“給我吧,我放洗碗機裡麵去洗。”

這時,楚喬察覺到有人一直盯著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