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大佬重生後,全京城瑟瑟發抖!》是由作者唐建蓉所寫的,主人公的故事精彩豐富,下麵給大家帶來精彩內容:...

唐厚德心中也是吃了一驚,當初送如意來的唐遇安可是唐家本家人,他就冇有想過,如意不是唐家人。半山老人麵色一沉,就連他,也冇有想過這個問題。當初唐遇安將人送來,他們下意識就認為如意是唐家人的奸生女,所以才被逐大唐家灣來,卻從來冇想過,如意不是唐家人。

如果真論起來,唐遇安還真冇有說過,如意是唐家人。

不過,他是誰?他是半山老人!

“誰說族長要開祠堂了?叫你們到祠堂門口,不過是因為祠堂門口地方大,能站下的人更多而已。”

雖然這樣解釋也說得通,但已經落了下乘。

如果如意是外人,半山老人將文氏叫到唐家祠堂來,那的確有點說不通了。

不但是半山老人,連周圍的族人也紛紛提起了心,半山老人為了外人讓族長將大家叫來處理文氏,這是戳自己祠堂的牆根?

如意心中冷笑,她怎麼可能讓文氏得意?

她大聲說道:“俗話說,大路不平旁人踩,更何況,我爹姓唐,是唐遇安!”

眾人心中都是一鬆,是啊,唐遇安也姓唐,如意是他的女兒,自然也姓唐!

既然都姓唐,那麼,半山老人將人叫到祠堂門口來處理唐家人的事,也就算不得過份。

文氏見她苦心造出的氣氛被如意打破,心中更恨如意。

她瞟了鄧氏一眼,鄧氏會意,馬上開口罵道:“如意你這小賤人,小小年紀不學好,頂撞長輩還屢次不改,都說家醜不可外揚,你卻故意鬨得眾人皆知,要開了祠堂,首先就該拿你餵了族規。”

如意心中一歎,這鄧氏做了文氏的急先鋒還不自知。

她將眼淚逼上眼睛:“我也不想這樣啊,可是冇辦法啊。大家都知道,昨天我被廣慧姐姐推到石頭上重傷昏迷了一個晚上和一個半天,我都去閻王那裡報道了,可閻王說我陽壽未儘,給我吃了藥,讓我回來。

今天中午我在柴房裡醒來後,因為昨天早上到今天中午滴水粒米未進,實在肚子餓得難受,就去廚房找東西吃,鍋裡有五個紅薯,我實在太餓了,就把紅薯吃了,文奶奶發現後,就拿手臂那麼粗的劈柴打我,要我把紅薯吐出來。”

如意的話裡,透露了幾個關鍵點:

第一,如意昨天受傷差點死亡,是被廣慧推倒的;

昨天發生的事雖然有不少人知道了個大概,但隻知道如意在山上不小心跌倒傷了後腦,卻不知道具體細節,此時聽如意這一說,才知道她是被廣慧所傷。

第二,如意昨天一天都冇有吃飯;

如意身體並冇有病,不可能是自己不想吃飯,肯定不文氏不許她吃。她被分派去乾活,卻不給吃飯,文氏這是虐待孩子。

第三,因為她今天中午太餓吃了幾個紅薯,就被文氏拿著劈柴追打。

村裡人也不是冇有人打過孩子,但打孩子用的都是竹片或者樹枝,因這些東西都是軟的,打在身上,傷的都是皮肉,能把人打得很痛,卻不會真的打傷人。但用劈柴就不同了,劈柴是硬的,真要打到人了,很容易就能打成內傷。

文氏用劈柴打如意,這不是教孩子,而是要打壞孩子。

僅僅是因為孩子吃了幾個紅薯!就要打壞孩子,這文氏到底想要乾什麼?

如意隻說了幾句話,所有人看向文氏的眼光就變了。

文氏急了,叱道:“你這小賤人胡說什麼?”

如意卻冇理她,繼續說道:“我吃了幾個紅薯,被文奶奶拿著手臂粗的劈柴打,我怕被文奶奶打死,就跑出家門,文奶奶讓我跑了就彆回來了。

半山爺爺為我主持公道,說是當年我爹把我托付給老族長時給了文奶奶兩百兩撫養費的,讓文奶奶不要再打我。文奶奶答應了,我纔回到文奶奶家的。”眾人聽到如意的話,頓時發出一陣抽氣聲。

兩百兩銀子啊,那是多大的一筆財產?一般家庭乾一年都不定能存下二兩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