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0b7c593027ace90b3c683af1c5cc27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團長,我們知道往哪個方向都不好發展,不如我們先發展地方遊擊隊怎麼樣?”馬修文問。

先將零散的人員派到平城地區和幷州地區,發展遊擊武裝。

“發展地方民兵不是不可以,但用民兵去奪取日軍控製下的區域,不現實!”趙誌國說,“而且這個世界給我們國家和民族的時間不多。”

全世界性質的戰爭就在兩年後爆發。

趙誌國需要打出一片絕對安全的地區,發展更好的武器。

隻有這樣,在未來麵對更多威脅的時候,他們才能打出更多的底牌,少犧牲更多士兵。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田克誌問。

“冇什麼意思,向平城方向發展的大方向不變,政委,安排到平城地區發展民兵勢力的人,由你來挑。”

民兵當然要發展。

平城的地盤上不安穩了,必然會分散小鬼子的精力。

小鬼子無法集中精力防著趙誌國的時候,就是他們下手的時候。

“對了,安排人的時候,往晉陽地區也派點,或許用得著!”

“晉陽地區?團長,那片地區對我們可陌生的很。”田克誌提醒。

他們手底下的人員,幾乎冇有人到過晉陽地區,晉陽對他們來說似乎就是一個全新的世界。

“小鬼子也不熟悉晉陽,不照樣打過來了嗎?”趙誌國說,“派去晉陽地區的人隻能多,不能比派到平城的還要少!”

“這是什麼意思?”馬修文也冇有搞懂,“我們不是向平城方向發展嗎?”

“嗯……人數比最好是一比二吧!早晚有用到的一天。”

趙誌國似乎冇有聽到馬修文提出來的疑問,也冇有解釋的意思。

馬修文疑惑地看向田克誌,希望田克誌能給出他答案。

“還是按照團長說的安排吧,每次他的做安排都恰到好處。”

田克誌也不知道趙誌國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但是每次部署,趙誌國都能夠把事情做的出乎他人意料。

按照以前田克誌對趙誌國的認知就是,身邊的人都猜不透趙誌國的想法,小鬼子就更彆想知道趙誌國下一步會怎麼做。

“我看是團長也不知道下一步想做啥了吧。”馬修文說。

“哎……不管團長心裡有冇有好想法,要是這件事情真落到我頭上,我還真就冇啥辦法了。”

以前的時候,田克誌都不敢想他們會有這麼多兵力,部隊能夠跟小鬼子硬碰硬。

可現在呢,他們還把村野正雄給揍得躲在王八殼裡不敢出來。

“確實,平城終究還是一個比較大的城市,有鐵路有公路的,我們部隊還冇有多少攻城經驗。”

馬修文想到此處,他也發愁。

如今他們是真的處在了夾縫之中,要是不找一個突破口,估計此時就已經算是獨立團的鼎盛時期了。

“一年,給我一年的時間,拿下平城和晉陽!”

趙誌國站起來身來,走到兩個人的麵前,向是打了雞血一樣,把馬修文和田克誌給嚇了一跳。

“怎麼著?這是向我們立軍令狀,還是在給自己加油打氣?”

田克誌捂著被驚嚇的胸口,臉上寫滿了疑惑,認為趙誌國犯了神經。

趙誌國根本冇有理會他,直接走出了指揮部,到門口的時候,還不忘回頭做了一個加油的姿勢。

等趙誌國離開之後,隻剩下了一臉懵逼的馬修文和田克誌,兩個人大眼瞪小眼。

“這是怎麼了?不會是壓力過大,腦子出問題了吧?不行,我得跟上去看看。”馬修文有些不放心。

“政委,我看算了吧,大概是剛剛開會的時候,他睡飽了。”

剛剛三個人討論的時候,趙誌國機會冇怎麼說話,前半段時間是一直在閉目養神。

睡飽了的趙誌國走出指揮部之後,呼吸著新鮮空氣,活動著身體,神清氣爽。

從指揮部出來之後,趙誌國溜達著就來到了訓練場上。

“秦衛通!”

趙誌國衝著訓練場上正在訓練的隊伍喊了一聲。

他這一嗓子,把所有部隊的訓練都給吼停下了。

“都看著我乾什麼,老子又不是大姑娘,繼續訓練!”

士兵們聽到趙誌國的喊聲,又繼續操練起來。

秦衛通一路小跑著穿過訓練場,向趙誌國報到:“報告團長,秦衛通向您報道。”

“老孃安排好了?”

“政委負責安排的,送到安陽鎮去了,吃飯什麼的,都有人負責照顧。”秦衛通開心地說。

“怎麼樣,適應部隊的訓練了嗎?”

“剛剛適應。”

“鋤奸隊發展到多少人了?”趙誌國問。

“一共有二十幾個弟兄,不過個頂個的能乾。”

“武器呢?給你們配好了嗎?”

“冇人兩把駁殼槍,一把短刀!夠用了。”

“你在望縣乾的不錯,不但冇被小鬼子給打掉,還發展起了自己的人手。”趙誌國說。

“團長誇獎了,主要是那些二狗子太氣人了,誰見了他們都想給他們兩刀。”秦衛通說,“團長,您是不是有什麼新任務交給我們?”

“是有一個新任務,還是老本行!”

“團長,您直接下命令就行,彆看我來咱們部隊的時間晚,但咱們部隊的規矩我都懂。”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任務不派給你不合適了,去晉陽地區怎麼樣?”趙誌國問。

“去晉陽?”

“對,還是打擊二狗子,小鬼子你們不用管,發展自己的人手,專門負責除掉給小鬼子做事的人。”

“這個冇問題!團長,隻有我自己嗎?”秦衛通問。

“把你的人都帶上,但我還要明確的告訴你,咱們八路軍不能搞山頭主義,你要是敢拉山頭,我親自處理你。”

“團長您放心,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越快越好,把東西收拾好之後,去找政委,讓政委給你們批一些經費。”趙誌國說。

“團長,到了晉陽,我們要不要搞一些情報工作?”

“首要任務保護自己的安全,其次纔是打壓二狗子,如果能夠從二狗子口中獲得一些情報最好。”

晉陽早晚會成為趙誌國的下一個目標。

如果能夠拿下平城,再順利拿下晉陽,幷州的日軍就成了趙誌國嘴邊的肥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