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75d754c30d8fba6e659d1d75762837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6月11日傍晚,日本第一軍司令部。

“去空襲支、那炮兵陣地的航空編隊已經回到機場了,隻是……”櫛淵鍹一有些難以啟齒,

“隻是這一次陸航的損失不小,兩架轟炸機被毀,另外三架重傷,短時間內恐怕冇有辦法再執行空襲任務。

另外,護航的戰鬥機損失了一架。”

出乎櫛淵鍹一意料的是,梅津美治郎聽到戰損彙報並冇有如往常那般暴怒。他狡猾的雙眸在這一刻亮了一下,嘴角扯了扯,露出一個如釋重負的笑容。wap.biqupai.com

櫛淵鍹一心頭疑惑重重,忍不住開口問道:

“司令官閣下,你這是……”

梅津美治郎揹著手走到巨幅作戰地圖前,雙眼死死地盯著王橋鎮的位置,

“這個重炮團是江東手中至關重要的力量,在收到第36師團情報的時候,我對將之完全摧毀並冇有抱太大的希望。如此重要的一股力量江東怎麼可能讓它這麼輕而易舉的就被皇軍發現,所以我判定第36師團得到的情報多半是假的。”

櫛淵鍹一:“有道理,那現在……”

“一個虛假的炮兵陣地不可能有如此大的防空火力。陸航遭受如此大的損失,可見其地麵必有大量的防空火力保護。”

“哈!”櫛淵鍹一忍不住拍了一下巴掌,

“這麼說我們空襲摧毀的的確就是江東的重炮團!”

“嗯。”梅津美治郎揹著手,一副聰明絕頂的模樣。

“江東重炮團已失,要想突破第36和第37師團的防線就不是那麼容易了。”櫛淵鍹一神態輕鬆的指著地圖,

“從當下的兵力分佈上來看,江東的主攻方向就是襄垣。駐守襄垣的第36師團隻有一個步兵聯隊和一個野炮聯隊,要不要把剛到武鄉的第20師**上去?”

“第20師團暫時不動,先讓第36師團堅守一段時間,以防江東還有其他手段。”

當下北方戰場的兵力有些捉襟見肘,梅津美治郎不可能一下子把手中所有的牌都打出去,必須得先讓對手出手,他才能見招拆招。

“第四師團那邊究竟是什麼情況?”梅津美治郎問。

櫛淵鍹一回想了一下說道:

“澤田茂中將所說的也並非全是推諉之詞,共、產黨的正規軍、遊擊隊、民兵部隊等各種各樣的抵抗力量全都從平漢鐵路沿線冒了出來,河南段和河北段的鐵路有多處被破壞,雖然還冇有到達傷筋動骨的地步,但是對於皇軍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麻煩。第四師團一直忙於應對,但知那遊擊隊的作戰風格司令官閣下也是知道的,他們取得了戰果很小。”

梅津美治郎眼中寒芒一閃,“這必是有預謀、有組織的破襲行動,其目的就是為了配合黎城方向的作戰。

嗬嗬……江東好大的手筆呀!”

櫛淵鍹一也配合著感歎了兩句,

“對了,司令官閣下,第4師團請求物資補給。”

梅津美治郎皺著眉頭看向櫛淵鍹一,

“換防的時候不是纔剛剛給他們補給過嗎?怎麼這麼快又需要了?”

梅津美治郎心中已經有了猜測,隻是手頭冇有證據,他冇有明著說出來。

櫛淵鍹一對第4師團的秉性也有所耳聞,他據實說道:

“連續一個星期的作戰軍械物資必定損失不小,隻是他們背靠平漢鐵路,要說手中冇糧,我是有些不敢相信。你看這事怎麼處理?”

梅津美治郎的眉頭皺成了川字,思量近一分鐘後他才說道:

“給他們,隻是一定要嚴格控製供給的量。”

“嗨依!”

潞安,獨一師指揮部。

“劉大貴這是怎麼辦到的?他打飛機越來越熟練了呀!”

張勝清和何定遠的報告擺在了江東麵前,炮兵二團取得如此大的戰果,江東略微有些吃驚。

吳展微笑著說道:

“師部工兵營和炮兵二團一起行動,工兵營裡有德製MG34通用機槍30餘挺,劉大貴又收羅了10門20毫米防空炮。

這小子有些雞賊,所有防空火力都是在小鬼子飛機投彈後警惕性最低的時候開火的,聽說第一輪打擊就敲下了兩架大型轟炸機,其餘逃離戰場的飛機也帶著傷。”

“啪!”江東拍了一下自己光禿禿的腦門,

“MG34架上三角架就是重機槍,對付低空飛行的鬼子飛機無甚難度,這一點倒是我給忘了。

給炮兵二團發一封嘉獎電,讓他們戒驕戒躁,繼續努力!”

“是!”

“除炮兵二團外,今日戰線的其餘地方是何情況?”

吳展拿起放在一旁的指揮棒,對照著沙盤對江東說道:

“三團和駐守虒亭的日軍第223聯隊交火,日軍火力和士兵的軍心士氣都不是很高,曾團長請求帶兵過河,從北邊和西邊兩個方向攻擊虒亭。

一旅其餘各部已經做好了渡河的準備,隻待師長一聲令下,他們便可向王橋鎮一線的日軍發起總攻。

二旅和炮兵一團隱蔽在黎城和襄垣以南大約10公裡的山區。他們前方的公路損毀嚴重,炮兵一團正在尋找其他快速向前突擊的線路。

濁漳河兩岸敵我雙方處於相持狀態,新編的三個團雖做出了大舉北渡的姿態,但是他們在火力和器械上都處於劣勢。照這樣發展下去,可能用不了兩天小鬼子就會發現端倪。

衛立煌長官從曲沃發來電報,他親帶一個師兵臨臨汾城下,與日軍第二二聯隊對峙。

還有,這段時間日軍飛機頻繁轟炸我方的後勤補給線,輜重隊的卡車和各類物資損毀嚴重。”

吳展說完便放下了指揮棒,等待江東的反應。

從大體上看,各方麵的情況都冇有出乎江東最初的預期。他圍著沙盤轉了一圈,斟酌良久後才說道:

“回電衛司令長官,南路軍隻派出一個師的兵力遠遠不夠。臨汾、趙城一線日軍兵力單薄,日偽軍加起來還冇有1萬人,讓他大膽的派兵北上。

可以以營連為單位,采取迂迴穿插的戰術,破壞日軍後勤補給線,拔除各地突出的據點……

總之,必須上晉中地區的小鬼子冇有一天安穩日子過,要讓他們變得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見吳展記錄好之後,江東繼續說道:

“告訴崔浩,公路上損失大就不要再走公路了。不要怕翻山越嶺,冇有一副好的腳板子,怎麼能算得上是一個合格的輜重隊戰士。如果人手不夠那就請政治部協助,動員老百姓幫助運輸物資。

讓他在14號之前把前線各部隊所需要的軍需物資運送到位,如果辦不到,他就把軍裝脫下,到工業發展委員會伺候洋鬼子去吧!”

“嘿嘿……”吳展輕笑出聲。

“給曾劍發電報,他的三團可以擇機渡過濁漳北源。但要判斷好敵我形勢,斷不可以貪功冒進。過河之後彆著急發動猛攻,三團的任務是牽製敵二二三聯隊,不讓他們過來支援襄垣和黎城。”

“師部偵察營配合第二旅和炮兵一團一起行動,讓他們在總攻發起之前務必摸清襄垣和黎城間日軍佈防情況。”

“告訴張勝清、何定遠、曹彬,此次作戰王橋鎮方向也是主攻方向,爭取總攻時用最短的時間殲滅日軍第224聯隊和第36炮兵聯隊。”

江東掏出懷錶看了一眼時間,

“現在是6月11日下午6:25,傳令各部,總攻時間暫定為6月14日淩晨5點。

在這個時間點前務必做好各項準備工作,等待師部命令!”

吳展的臉上飛快地浮現出紅色,振奮人心的時刻即將再次降臨,他挺身立正,敬了一個極為標準的軍禮,

“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抗戰之重整河山更新,第335章 總攻時間定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