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d50aad4984e5786e05235a8a3ce4eb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10號玩家請發言】

“我就知道今天3、12當中得有一個跳守衛的,本來我以為會是3,冇想到是12號玩家。”

“你們兩個互打得這麼狠,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勢,搞得我都不好盤11是狼了。”

“就眼下這個情況,我要說把你們倆都放一放,先出11,恐怕不太合適,有種強行改輪次的感覺。”

“雖然11這一輪冇怎麼表水,但我覺得他大概率不是狼,因為他的想法簡直跟我一模一樣。”

10號玩家這幾句話真是九轉十八彎。

先說自己料到了會有人跳守衛,給人一種誰跳守衛他就打誰是狼的錯覺。

可是正當所有人都以為他要打顧風的時候,他又說想把3、12都放一放,盤11是狼。

這樣盤也不是不可以,畢竟3、12也有可能是好人互打,11的匪麵同樣不小。

可是他話鋒一轉,又說這樣不合適,不能強行改輪次,緊跟著就把11給認了下來,原因是11的想法跟他一樣。

這思維邏輯,簡直太跳躍了。

你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想表達什麼。

頓了頓,10號玩家又開口說道:“12號玩家跳守衛一開始我是不信的,他在抗推位上,還是在守衛很有可能已經出局的情況下跳守衛,我想是個好人都犯嘀咕。”

“而且3號玩家這一輪的表水我覺得很不錯,他把他為什麼上匪票,為什麼不是狼以及12號玩家棄票上匪票的原因和目的都聊了出來。”

“再加上他用銀水的身份跟我對話,雖然我冇有銀水情結,但他終究是銀水,所以我其實已經有點偏向他那一邊了。”

“12號玩家說他是守衛我確實是不信的,可是等他聊完他的守人資訊和守人的心路曆程,我就不得不信了。”

“就像11號玩家說的,一個狼真冇必要編這麼複雜的資訊來騙好人,要知道資訊越多,漏洞也就越多。”

“12號玩家不是不懂這個道理,可是他的守人資訊偏偏就那麼複雜,而且還很真實,他每一次守人對不對的先不講,至少都是有邏輯的。”

“哪怕他說他昨晚空守的,聽上去是很離譜,但也不是冇有道理,最重要的是,一個狼他敢在這種情況下說空守?我不信。”

“剛纔我又仔細的回憶了一下12之前的發言,他棄票是有理由的,上匪票也是有原因的。”

“尤其是上匪票這一點,真不怪12號玩家我覺得。”

“就5那種發言,我現在想想都很氣,我跟他說8、9可能是狼踩狼,末置位看他怎麼定義我的身份,怎麼看8、9狼踩狼這個問題。”

“結果他是真行,乾脆利落的把我打死,壓根就不盤8、9雙狼,認定是8是女巫,就像1說的,他被抗推出局,純粹是活該。”

“12號玩家上匪票了是不假,但不能因為這一票就打他是狼,說句不好聽的,12的處境跟我一樣,是被5逼著上匪票的。”

“我一開始不信他是守衛,但現在我特彆希望他是守衛,隻要他是守衛,不管3、11誰是狼,我們都贏了。”

“今天可以先出3號玩家,出了3遊戲不結束,明天起來再出11,輪次是足夠的。”

“怕就怕12號玩家是狼悍跳守衛,可是拋開發言不談,他在這個位置跳守衛,就不怕6、7當中有守衛跳出來拍他嗎?”

“雖然2號玩家有可能是守衛走的,但也隻是有可能,6、7當中保不齊就有守衛,12敢在這個時候說自己是守衛,就算他是狼,也是個很有魄力的狼。”

“單憑他這份魄力,我就願意相信他。”

“哦對了,12號玩家剛纔聊到了一個點,我非常認同。”

“他說狼隊要是真那麼篤定2就是守衛,1乾嘛把這個事情告訴好人?讓狼隊友偷偷的穿衣服跳守衛不香嗎?”

“他一聊出來,就代表狼隊不會跳守衛了,狼隊要是準備悍跳守衛的話,1不會這麼發言的。”

“所以,1、12做不成雙狼,他們倆的行為前後明顯不一致,想法不統一,很割裂。”

10號玩家一口氣聊了很多顧風像守衛不像狼的點。

比如與眾不同的守人資訊和心路曆程。

再比如顧風和1號玩家的行為明顯有割裂,不統一,不像是狼隊友。

還有顧風對待11號玩家的態度,也不符合一個狼人的行為邏輯。

就連顧風棄票和上匪票都是有原因的,是可以理解的。

這些都讓10號玩家覺得顧風拿不起狼牌。

這樣一對比起來,3號玩家的匪麵就要更大一些了。

如果單看錶水的話,這一輪11號玩家是最差的。

可是3、12已經拉開架勢,不死不休了。

所以,他不會貿然去改輪次,說什麼3、12都是好人,今天出11號玩家。

這不是他應該說的話,這是6號玩家要考慮的事情,他現在隻是在說自己的建議和想法。

“行了,這一輪我想聊的就這麼多,我豁出去了,相信12是守衛,今天出3號玩家,出11號玩家都可以,就這樣吧,過了。”

【7號玩家請發言】

“我肯定相信12是守衛呀,從第一天我就說了,12大概率不是狼。”

“他一個狼,棄票實在是太惹眼了,強行把自己打成焦點位,並不明智,至於說棄票做身份,確實存在這種可能。”

“但從他後麵的發言和表水來看,我並不認為12棄票是在做身份,我覺得他真的是想給9號玩家一個平票PK發言的機會。”

“在不知道5、9到底誰是預言家的情況下,好人有這種心態和想法很正常,隻不過這局9是悍跳罷了,如果9是預言家呢?”

7號玩家對顧風一直都是比較有好感的,哪怕是昨天,5把警徽流打到顧風身上,顧風一票把5投出局了,他也冇有說顧風是狼,隻是不敢再保顧風罷了。

但這一輪,7號玩家又覺得顧風不是狼了,這個守衛跳得簡直無敵啊。

在他和6號玩家都冇有拍身份的情況下,講道理,狼還真不太敢跳守衛,風險太大了。

萬一2號玩家不是守衛,就是個民,他這一跳不是正好撞槍口上嗎?

還不如中規中矩的說自己是民,跟3號玩家拚發言呢。

反正6也在懷疑3是自刀,甚至還傾向於盤3是自刀,顧風要是狼冒那麼大的險乾嘛。

至於顧風報的守人資訊,那就更不可能是一個狼能想到的了,他還冇見過哪個狼悍跳守衛把守人資訊聊得那麼複雜,關鍵是聽著還很真實,完全不像是編的。

事實上。

守衛的守人資訊狼都不會當作重點來聊,一般都是隨便報一下,就開始聊彆的東西了。

可是顧風能聊得這麼詳細,那就說明他每一次守人都是很有邏輯的,他想通過這種方式這些告訴好人他不是狼悍跳守衛。

“前置位的10、11聊了很多12拿不起狼牌的邏輯,但有一個點你們都冇聊到,包括12自己都冇想到。”

“還記得第一天12號玩家為什麼站邊5嗎?不是因為5的發言有多好,主要是因為1號玩家的發言讓12覺得他拿不起奇蹟商人。”

“當時1號玩家說如果好人實在拿不準誰是預言家,可以從外接位11、12當中出,12號玩家起身就說1的視角有問題,9是預言家的話,怎麼都不可能打得到他是狼,因為他棄票是對9有利的。”

“從1號玩家對11、12的態度和12號玩家的反應來看,1、12是不見麵的,既然1是狼,那12自然就得是好人了。”

“包括11號玩家也是如此,1第一天想拿11、12做抗推,說明1跟11、12都不見麵,所以3號玩家一定是自刀。”

聽著7號玩家的發言,場上的好人都眼前一亮。

有道理啊,這個邏輯太能站得住腳了。

第一天顧風確實是因為1號玩家不像奇蹟商人纔去站邊5的,而1也確實說了可以從11、12當中出一個。

這不就說明1號玩家跟11、12都不見麵嗎?倘若他們是狼隊友的話,1會這麼聊?

除非盤1在故意踩狼隊友做身份,跟隊友拉對立麵,但這種可能性太低了,當時那種情況,好人真是有可能在外接位出的。

1號玩家恐怕不是故意拉什麼對立麵,他就是想帶節奏忽悠好人在11、12當中出一個。

所以,11、12應該都是好人,這樣一來,3號玩家不就是自刀狼了嗎?

雖然他表水是不錯,而且還是銀水,但終究掩蓋不了他在不應該投5的情況下,投了5的事實。

就像顧風昨天說的,全場誰都可以投5,包括6號玩家,唯獨3不能。

“出3號玩家吧,反正我這一票會掛在他身上,隻要12是守衛,這局穩贏,出3不結束,明天再出11,就這樣吧,過了。”

【6號玩家請發言】

“看來這一**家的思想都統一了,都信了12號玩家是守衛,我跟你們一樣,12的守人資訊和心路曆程以及原因聊出來之後,我就不覺得他能是個狼在悍跳守衛。”

“他是狼真冇必要跟銀水死磕,老實說,11號玩家的匪麵比3大,抗推11明顯比抗推3更容易。”

“12號玩家如果是狼,不可能不清楚這一點,但他能認下11去跟3號玩家拉PK,這就不太能拿得起狼牌了。”

“而且剛纔7號玩家聊的那個邏輯太對了,太及時了。”

“在他發言之前,如果說我對12還有一絲絲的懷疑,但聽完他的發言之後,我就堅信12一定是守衛。”

“之前我們確實都冇想到1、12第一天是互打的,他們倆明顯不見麵。”

“現在想想,當時1號玩家恨不得趕緊把12抗推出局,同樣的,12號玩家也因為1不像奇蹟商人去站邊5。”

“這倆人纔是真正的勢同水火,1既然是狼,那12號玩家必然是好人,這一下邏輯不就通了嗎?”

6號玩家也認下了顧風是守衛,這說明什麼?

說明場上真的冇有守衛了,狼刀賊幾把準,一刀就乾掉了守衛,多少是有點牛逼。

不過現在這些都不重要了,隻要能把3抗推出局,遊戲大概率就結束了。

倘若3不是自刀狼,11是狼或者7號玩家是狼,這局就輸了。

因為11是狼,他根本不會管顧風是不是守衛,他晚上一定會刀10號玩家。

刀10還有可能贏,不刀10一定輸,這是鐵邏輯。

所以,好人就隻有一輪的機會。

顧風也知道這一點,他跳守衛並不是想讓狼相信他是守衛,他要的是好人相信他是守衛。

“3號玩家,其實你第一天真不應該投5的,雖然你如願以償的把他抗推出局了,乍一看賺到了,可是你也因此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得不償失,真的是得不償失,你是狼隊最後的希望,自刀就應該打倒鉤的,往死裡鉤。”

“講道理,隻要你發言不是太差,憑著銀水光環,完全是可以苟下來,好人基本上盤不到你,就算盤到了,也很難付出實際行動。”

“11號玩家,7號玩家,輪次都在你前麵,你甚至可以跟12對跳守衛,不說一定能把他抗推出局,起碼五五開。”

“但就因為你冇沉住氣,第一天投了5號玩家,導致好人都開始懷疑你是自刀狼,到底還是太年輕啊,冇把持住,吃一塹長一智,下次再自刀的話記住了,鉤到底。”

“行了,廢話我就不多說了,出3號玩家吧,就這樣,過了。”

【所有人發言完畢,開始放逐投票】

6號玩家過麥之後,係統的提示音當即響了起來。

本來這一輪的放逐投票是很讓好人頭疼的選擇題,結果顧風一跳守衛之後,變成了單選題,隻有一個選項,甚至還有選錯的機會,那好人自然是很開心很輕鬆了。

時間不大,投票結果就出來了。

6、7、10、11、12選擇投票給3號玩家。

3選擇投票給12號玩家。

不出意料,3號玩家被全票打飛。

霎時間。

所有好人都屏住了呼吸,靜靜等待著係統宣佈是遊戲結束,還是遊戲繼續,發表遺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狼人殺:請開始你的表演更新,第二百二十三章 到底還是太年輕了呀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