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宗案,又稱偽楚王案、楚世子案、楚太子案、楚太子獄和楚世子獄。

此案是明朝萬曆年間發生的一起有關楚國(楚藩)宗室身份的政治案件。

這件案子在原來的曆史時空裡是發生在萬曆三十一年,但因為朱常洛穿越監國的蝴蝶效應,這件案子也就提前爆發了。

此案在原來的曆史時空還引發發東林黨爭。所以,朱常洛對此案的印象也是頗為深刻的。

而此案的初始,就是源自楚係宗人輔國中尉朱華趆遞上來的一份奏疏。

朱華趆奏疏言,前楚王朱英𤈷的兩個遺腹子朱華奎、朱華壁皆非楚恭王朱英𤈷之子,實為王太妃之兄王如言的侍妾尤金梅所生。

而朱華趆敢這麼說的證據,則是自己的老婆(王如言之女)所說的言證!

由此可見,坑爹這種事情是古今不絕的。

“去把沈子木叫來。”

朱常洛吩咐了一下身邊的太監。

今個魏忠賢去西山皇莊的大明皇家銀行鎮場子去了,所以,現在朱常洛身邊的使喚太監也就是平常的一些小太監了。

小太監聽到朱常洛的旨意後,立刻應了一聲,然後就去通政司找沈子木了。

這個時候之所以會把沈子木找來,原因也很簡單,就是因為當初朱華趆的這份奏摺是最先送到通政司的。

作為通政司的長官,沈子木看到這份奏摺後,幾乎都要嚇尿了。

他立刻就把這份奏摺遞到了內閣,內閣首輔申時行一看這內容也是嚇了一跳。

本來申時行也想學著原來曆史時空裡的內閣首輔沈一貫,把這份奏摺壓下去的,畢竟,這事可算是皇家醜聞的,不可亂言的。

但是,最後申時行考慮到皇太子正兼任著宗人府宗人令,於是,申時行就把這份奏摺轉到了宗人府,接著這份奏摺也就自然而然的到了朱常洛手中。

所以,作為楚宗案的接觸人之一,沈子木肯定是跑不掉的,於是,他就被朱常洛也拉過來了。

沈子木到了慈慶宮後,他顫顫巍巍的行了一禮,然後朱常洛也照常給他賜了座位。

朱常洛說道:“沈卿,楚宗案你是京裡最先接觸的人,你說說你的看法。”

沈子木裝糊塗的啊了一聲,然後回道:“全憑殿下決斷,臣聽殿下的。”

朱常洛心底暗笑,這個老傢夥真會裝。

然後朱常洛看著沈鯉說道:“沈先生,沈卿是最先接觸楚宗案的,你可以跟他多瞭解一些情況,查漏補缺,不要放過任何一點可能。”

沈鯉回道:“是,臣遵旨。”

接著朱常洛又跟著沈鯉閒話了幾句楚宗案的事情,話裡話外的意思就是要沈鯉重視起來,不要有任何心理負擔,如果有需要就拉著沈子木一起去辦。

沈子木聽到朱常洛對他如此重視,心裡暗暗叫苦,這明顯不是什麼好事情啊。

可是,現在這件差事偏偏也落到他的頭上了,這讓沈子木無比無語,但是,他又冇法說一個不字。

畢竟,君命難違啊!

而朱常洛之所以會這麼整治沈子木,就是單純的看他不順眼,這老傢夥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居然在南京太常寺卿任上上了一份奏疏,請求朝廷將建文帝附於太祖祭祀。

在奏摺中沈子木還說什麼“建文五年正朔,當成祖時,以天子禮葬,遣官致祭,則成祖之不欲廢殄其祀意可知也。相沿至今,藐無成說。皇上初年,特祀死節諸臣,忠於建文者且得祀矣。而建文獨不得祀,臣以為留京誕育之地,宜即於其處祔食於高帝,則大義彰而大典秩。”

朱常洛看到這份奏摺之後,直接就氣炸了,這老東西是什麼意思?

建文五年正朔?

還成祖以天子禮葬?

他難道忘了後來成祖皇帝直接廢了建文年號改用洪武年號的事情了嗎?

他這樣一份奏疏上來,難道是認為成祖一脈得位不正嗎?

隻是,當時朱常洛還未監國,處置此事的是萬曆皇帝,萬曆皇帝看到這份奏摺之後,嘴上嗯了一句,然後也冇表示什麼,直接就將這份奏摺留中不發了。

現在,朱常洛監國了,這事就算是落在朱常洛的頭上了。

為了鞏固自己的政治地位和法統的正當性,朱常洛當然不會把這件事舊事重提的。

但是,不提,不代表這事過去了。

作為這件事的始作俑者,朱常洛自然不能給他好臉色看的。

於是,朱常洛也就把沈子木也拉進了這個楚宗案的深坑之中,然後朱常洛再利用此案將那些想要為建文招魂的南方亂臣們敲打一番,讓他們抬眼看清,如今天下究竟是何人天下!

安排了沈鯉和沈子木的差事後,朱常洛今天的工作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朱常洛伸了一個懶腰,然後問道:“太子妃那裡一切安好吧?”

伺候的小太監立刻回道:“回殿下,太子妃一切安好。”

朱常洛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去奉宸宮。”

奉宸宮是慈慶宮裡宮殿,慈慶宮內有奉宸宮,勳勤宮,承華宮、昭儉宮四宮。

其中奉宸宮為太子妃寢宮,也就是整個慈慶宮建築群裡地位最大的一個宮殿。

現在在皇太子的辛苦耕耘之下,太子妃上官蘭心也終於不負眾望懷上了象征著國統穩固的皇孫。

這也是朱常洛兩世為人,第一次做父親,雖然,孩子還冇出生。

但是,朱常洛的心卻一直都牽掛在這個孩子身上。

因為,朱常洛知道曆史的泰昌帝是有七個孩子的,但結果最後成活的卻隻有兩個。

所以,朱常洛對上官蘭心肚子裡這個孩子是相當重視的,他生怕出了一點閃失,這個孩子就冇了。

奉宸宮內,上官蘭心正在宮女的攙扶之下溜圈走路。

看著上官蘭心的樣子,朱常洛的心裡是有些自責的,上官蘭心的年紀還是太小了。這麼小的年紀就懷著身子,將來生產的凶險程度,自然也是險象環生。

可是,朱常洛也拗不過上官蘭心一心想要孩子的心情,在加上朱常洛身為監國太子,他也確實需要一個孩子來穩固自己的地位。

所以,這纔有了上官蘭心現在的樣子。

看到朱常洛過來之後,上官蘭心立刻就要轉身行禮,朱常洛趕緊一步到前,握著上官蘭心的手說道:“不要局於這些俗禮。你的身子纔是最重要的。”

上官蘭心感動不已,她柔弱的目光看著朱常洛,幸福的說道:“臣妾有殿下這般寵愛,就算是死也足矣。”

朱常洛道:“死什麼死?你是孤的太子妃,隻要有孤在,你就不會死。”

說著朱常洛也扶著上官蘭心繼續在殿內散步。

朱常洛之所以會這樣做,就是因為朱常洛明白古代的孕婦難產死亡率也是驚人了,為了讓上官蘭心可以更好的過這一關卡,朱常洛也就開始回憶他在後世也所知不過的孕婦知識。

而讓上官蘭心在宮殿內散步,就是朱常洛所知不多的孕婦鍛鍊知識。

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通過一定的簡單運動量,來鍛鍊上官蘭心的體質,等到將來生產的時候,上官蘭心也能有一個相對健康體質作為順利生產的支撐,讓她可以增加一份扛過生產帶來的危險。ŴŴŴ.biQuPai.coM

由此可見,朱常洛對他的第一個即將降世的孩子也算是操碎了心,生恐出了一點意外。

PS:帥鍋又來求訂閱,求月票了。

作為一位冇有官方防盜資格的弱雞寫手,帥鍋也小小的懇求一下看盜版的書友們能夠也註冊一個起點賬號給帥鍋投投票鼓勵一下。

起點的推薦票是免費的。。。動動小手,點個推薦,也是一種支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亂明者皇太子更新,第四百七十三章 皇太子的第一個孩子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