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拳打的達魯伊並不好受,但他整個人其實也是又懶又怕麻煩的,這個時候他其實是很想裝作被打暈昏迷不醒的。

可現在的他相當於雲忍的臉麵,輸了的話多少會有些難看,可對麵那小子一身蠻力,直接上的話就算贏了也會很費力,不符合他這個怕麻煩的傢夥的心理。

“有了,乾脆就先支開他吧。”達魯伊心裡有了思量,搖了搖還有些迷糊的腦袋衝著已經把狼牙棒掄圓了的子虛開口。

“且慢,咱們這樣打下去不符合程式,若是都可以這樣越級挑戰我以後不得忙死?”緊接著又快速開口,不給子虛揮狼牙棒的時間。

“進村子裡吧,那裡有許多通過考驗的外村人,隻有成為了所有外來者中最強的人纔有資格來挑戰村子裡的人。”

“還有,和我們對戰隻允許使用刀劍和忍體術,畢竟你們是來修行的,對吧。”達魯伊說完最後一句話後就溜了。

跟在達魯伊身後的一個白髮小弟一臉悲觀的看了眼子虛,嘴裡消沉的嘟囔。

“完蛋了,雲忍村要被外人教訓了,我一定會死的吧,反正每個人的歸宿都是死亡,我終於也要迎來這一天了嗎……”

另外一名同樣皮膚黝黑的紅髮女性一拳打在白髮青年頭上,中斷了他越來越悲觀的想法,拖著他離開了。

子虛也算光明正大的進了雲忍村,他毫不掩飾的打量著村子內的建築。

每個村子都有屬於自己的特色,在建築這方麵提現的最為明顯。

雲忍村內部是在高山之巔,放眼望過去一片雲霧繚繞,現在是晴天,因此山腰和村子周圍的雲霧都是雪白的,山峰之間互相有鉤鎖吊橋連接,最中央就是雲忍村了。

這裡的建築由於緊貼岩壁,大多修建的矮且敦厚,看上去很結實耐用,倒不是冇有高的建築,雷影辦公室相對於其他建築來說就要高出不少,看上去就像一個王座,一直在上方領導著雲忍。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雲忍的大多數決定都是有雷影下達的,雲忍村的人是完全聽命於雷影的話的,因為雷影是整個村子裡最強大的人,威望足,有凝聚力,村民對他的命令都是言聽計從的。

就算是這樣一箇中央集權的黑勢力家族般的村子也是出過問題的,當初的叛忍,金角銀角可是造成了二代雷影和二代火影之死的人物。

當初猿飛日斬就是在那種情況下被選為火影繼承人的,他記得很清楚。

子虛冇有來得及看彆的地方就被拉到了一個寫著“武”的牌匾的道館模樣的地方。

“我們雲忍對外來強者是很歡迎的,在這裡你們可以互相切磋交流,如過想加入雲忍村也不是不可以的,我們雲忍村絕對是雷遁修行者和忍體術修行者的天堂。”

一邊帶子虛過來的不知名中年大叔開口,勸導著子虛加入雲忍,這種事情他不是第一次做了,因此做起來不能說是得心應手,隻能說是手到擒來。

“哦?雲忍村還招收外來人員嗎?”子虛有些感興趣了,按他們的性格,想加入雲忍肯定冇這麼簡單,一定會付出什麼代價的,而且就算加入了雲忍恐怕也隻會充當打手的工作。

“當然,隻不過要做一些事情表明忠心……”

聽到這中年男人的話後子虛就知道他要說什麼了,估計任務就是和自己的村子劃清界限,可能是要成為自己原來村子的叛忍之類的事,那算了,不感興趣。

子虛不想摻和這麼多事,隻想接近雷影,因此隻要打就好了,控製在自己表現出的實力足夠強大但又不會讓雷影感到必須除掉的範圍就好了。

“不用說了,我知道了,先打吧,打了再說。”子虛眉頭輕挑,捏了捏手指的指關節,活動活動身體,扭了扭脖子。

“好,按照規矩,一開始需要從……”那中年人見子虛冇給出準確迴應也不著急,轉而開始為子虛介紹起規則。

武館內正在修行的人紛紛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看熱鬨似的聚集到了門口。

他們知道這是有新人來了,他們要做的就是好好敲打一下新人,正如他們一開始來到這裡被對待的一樣,年輕人總是認不清自己的實力,大家這麼做也是為了他好。

“那小子是誰?你們有人認識嗎?”

“冇見過,應該是最近纔來,看樣子很強,這麼短的時間就進來了。”

“你怎麼知道時間很短?”

“我就是前天纔來的,你忘了?”

眾人七嘴八舌的開始議論起子虛的來曆,能在他們手上撐過幾回合之類的事。

“我當初是撐到了第三個對手才力竭的,也不知道這新人怎麼樣。”一名滿臉刀疤的獨眼男人臉皮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

“刀疤傑已經算不錯的了,我纔打敗一個就不行了。”

另外有人附和,這根本就不是公平的規則,讓一個新人一上來就挑戰這些修煉了不知道多久的老人,這不純純折磨人嗎。

最重要的是,在他們的戰鬥中,隻允許使用忍體術,威力強大的忍術根本就不讓用,一旦使用會被當場判定為失敗。

這讓這些平時用慣了忍術的忍者怎麼受得了?就算是雲忍村的忍者在戰鬥中也會使用忍術,限製他們使用忍術就像是讓他們握著一把不能扣動扳機的槍。

他們隻能用槍砸人,掄人,錘人,就是不能開火,這要求可是把他們都噁心壞了,連使用治癒忍術都不行,這就是對他們這些忍者的惡意。新筆趣閣

“這小子看上去很有自信,說不定真的有些東西。”人群最中央的高大男人雙手抱肩,語氣不像開玩笑的樣子。

“真的嗎?我怎麼看不出來?我當初被揍之前可是比這小子還囂張呢,我就看不出來他有什麼強的。”有人直接反駁,認為子虛的自信不過是虛張聲勢和初生牛犢不怕虎罷了。

“千萬彆選到我,不然我就告訴他什麼叫做班門弄斧,我修行10年的忍體術可不是白練的。”那傢夥叫囂著,挑釁的衝著子虛比了箇中指。

子虛回以和善的微笑,並用最禮貌的語氣說出了最囂張的話。

“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不用說了,我要打全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木葉:開局解鎖凱多模板更新,第一百一十六章:我要打全部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