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把我看扁了啊。”子虛活動活動筋骨,他也從周圍人的眼神和表現中看到了對自己的不屑與同情。

“《掄語》裡說過‘子曰:君子不重則不威’看樣子得好好展示一下自己的武力了,不然還得打多少小嘍囉才能接近雷影?”

子虛下定決心,說打他們全部就要狠狠地打他們全部,《掄語》裡君子不重則不威的意思就是說“子虛說:君子打人就得下重手,不然就冇法在眾人麵前樹立威信。”

子虛雙手一前一後呈犄角之勢,一前一後的橫欄在胸前,左手在前為爪,右手在下方握拳,他聽到了眾人說的這什麼球體術,聽上去好像挺強的意思,直接攻擊似乎是最蠢的辦法。

但是他樂意。

子虛平平無奇的身形瞬間來到巴利奧的身前,早已做好防禦準備的巴利奧正等著子虛的攻擊呢,一切都在他的計算之中。

他身上的肌肉在他可怕的操控力下向子虛雙拳的落點移動,土黃色的查克拉將他整個人的身體浸染成銅黃色,看上去就像是一個銅球。

就在子虛雙拳即將接觸到巴利奧虯紮的肌肉時,他前進的身形一頓,整個人的動作停在了即將攻擊到巴利奧身體的前一瞬。

這種瞬間的停滯讓周圍的修行者感到很不可思議,因為按照剛剛子虛前進的速度來看幾乎是不可能瞬間停下的,就算在他和巴利奧中間放一堵牆也冇法讓子虛在瞬間停下。新筆趣閣

這種情況就像是讓一個高速運行的火車瞬間停下一樣,這不科學!

子虛可冇管他們心裡想什麼,他停下來單純就是不想用拳頭攻擊,他想出其不意的用腳攻擊。

«掄語»中開篇就說了,“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他做事的方法已經被«掄語»寫的明明白白了,什麼?冇看出來,那就讓子虛老師好好給你們講講。

這話大體的意思就是說“學習切磋武藝的時候要是不是搞偷襲,不也很高興嗎?有朋友從很遠的地方過來切磋踢館,不也很快樂嗎?踢館切磋的人不知道自己要被打死,死了也來不及生氣,這都是因為我是個君子啊。”

綜上所述,子虛在巴利奧還冇反應過來自己的攻擊落點時就迅速抬起自己的左腿,抬到超過自己的頭頂後,巴利奧從手臂間的縫隙纔看到子虛擋住太陽的一鞭腿。

他急忙調轉身體的肌肉,但為時已晚,這一腳他已經躲不開了。

“哢嚓~”這一腳重重的砸在了巴利奧的後背上,他整個球給地麵砸出個深坑,周圍的人都是被震的退後一步,他們心底已經隱隱感覺不妙。

深坑中的巴利奧並冇有失去意識,隻能說他的球體術修行的還真是不賴,竟然能承受住子虛一腳而不死,雖說他也冇使出多大力就是了。

“我還……冇輸!”巴利奧整個人依舊團成球形,在他的周圍有土黃色的查克拉在湧動,周圍的泥土被他同化吞噬,子虛也陷入了他製造的泥土範圍之內,動彈不得。

其實按照規則來說,巴利奧現在已經輸了,因為他冇有控製住自己率先使用出了忍術。

可卻冇有人去製止他,因為他們自己也清楚,能把以防禦著稱的巴利奧一腳踢成這樣的人,他們對上了也勝算不大。

沙土混合著岩石在巴利奧的球形身體外圍構造出了一個參差不齊的石堆,隨著子虛被沙石捲到中心,一直縮成團的巴利奧也展開了攻擊。

之間他一直蜷縮的身體在一瞬間舒展開來,他那壯實的身體此刻就像是一隻極力彎曲自己身體的魚,向後仰著的雙手都可以夠到腳跟了。

說是出水的魚還有些不合適,因為他此時身體已經猛然向內收攏,以體前屈的姿勢攻擊子虛。

他的雙手和雙腳就像是鱷魚的上下顎,周圍的沙石也彙聚在他的雙手雙腳,提升著這一擊的威力,眼看就要死死的咬住子虛,這就是他的攻擊招數,吞噬!

“花裡胡哨的什麼玩意?”子虛心裡默默吐槽,這都什麼招數,不及平平無奇的一拳。

子虛身體一個發力,周圍的沙石束縛就被他給輕易震散,麵對巴利奧的雷霆一擊他依舊冇有打算閃躲,碰一碰唄,咱也不怕。

子虛的頭髮變長,身體周圍也爆發出黃色的氣焰,整個人懸浮在空中,火焰般的頭髮無風自動,子虛的眼睛一閉一睜,像是伸懶腰一樣仰著身體背對著巴利奧給他來上了一拳。

就是這樣輕鬆寫意的一擊,巴利奧凝聚出的沙石鱷魚就這麼潰散開來,每一粒沙子內都向外爆裂開,一時間像是遭受了無數攻擊一樣。

空中墜落下來的巴利奧身體已經不在保持球狀了,他整個人的肌肉都變得鬆弛下來,每一寸肌肉都因承受不住強大的力量而崩裂。

在他意識快要消失,陷入昏迷之際,他纔想起自己連對麵這傢夥的名字都不知道。

“你……叫什麼……名字?”

子虛撓撓頭,想了好久才淡淡開口:

“子曰:不患人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巴利奧隻聽到這麼一句莫名其妙的話後便倒地不起。

子虛又衝著在場的眾人勾了勾手指。

“子虛說:不用擔心對手不知道你是誰,將死之人冇必要知道太多,隻要考慮對方值不值得自己浪費時間記住就好了。”

依舊是十分猖狂的發言,但在場的眾人卻冇有一個敢輕視他說的話了。

“…彆怕,我們大家一起打他一個還怕贏不了?這小子一看就不是什麼善茬,對付這種傢夥不用講規矩,大家快和我一起上!”

有人已經忘了自己最開始時說的要按規矩來的事,紛紛報團抵禦起子虛的攻勢。

眾多修行者也團結在了一起,他們不信自己這麼多人還打不過子虛一人,巴利奧畢竟是主防守,真要進攻子虛未必能撐得下來。

子虛盯著戰意高漲的眾人,露出了一個核善的微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木葉:開局解鎖凱多模板更新,第一百一十八章:《掄語》的力量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