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e2d19e8a473fafad8ced68b05de672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霸王色霸氣嗎……”子虛感受著身體上的變化,他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身體似乎因為覺醒了霸氣而得到了一絲實質上的提升,對自己身體的掌控更加得心應手了。

子虛試了一下,但無法自主控製霸氣的釋放,更彆說霸王色纏繞這種高級運用了,現在他的霸王色霸氣也就相當於剛剛覺醒時的初級階段,無法自主控製與使用,隻有在他情緒波動極大的時候纔會自行發動,而且無法控製範圍與目標,敵我不分。

但子虛倒是很滿足,霸王色畢竟是數百萬人中才能出現一個的稀有能力,而海賊裡的那些頂級強者冇有霸王色都不好意思說自己的名號,單是霸氣這一體係修行到極點可一點也不比惡魔果實弱,畢竟那個海賊王可就是一個使用霸氣的無能力者,還有紅髮香克斯,更是將霸王色霸氣修行到了極高的境界,使霸王色霸氣成為了可以一直開著的被動能力,不過他們也不全靠霸氣,也依靠體術和劍術。

“係統,武裝色霸氣和見聞色霸氣可以解鎖嗎?霸王色霸氣是否也可以花費點數提升?”

【鑒於宿主目前的狀態,不建議短時間內連續解鎖能力,如解鎖將花費更多的點數。】

【霸王色霸氣無法修煉,隻有當宿主本人的氣魄得到提升時,霸王色霸氣纔會得到強化。】

【宿主可通過與強敵交戰提升自身氣魄,從而帶動霸王色霸氣的提升】

【檢測到宿主已完成第二環組織任務,檢測到宿主的綜合素質已達到B-,新手任務將不再繼續發放,今後宿主如接受任務需花費獎勵點,請宿主合理使用獎勵點】

【你獲得忍術:金剛封鎖】

“淦,草率了,早點說啊。”子虛看到係統的提示後感覺係統的提示來的太晚了,他已經將獎勵點全部用來解鎖霸氣係統了,也就是說他現在連接受任務所需的點數都冇有了,但他看到最後的提示時他又是一喜,以為這是係統對他的補償,但仔細回憶後他纔想起任務獎勵中有一個“隨機A級忍術”,由於時間太久他都已經快忘了這一點。

一個有些古樸的暗紅色卷軸出現在子虛的手中,他將卷軸展開,看著前幾頁的介紹他的神色逐漸凝重,如果使用好了這個術的話……或許不比霸氣差。

“金剛封鎖,漩渦一族特有的封印術,使用時可以從背部伸出多條查克拉鎖鏈,不僅可以作為強大的攻擊武器,也可以用來製造結界以及封印敵人,這招結合漩渦一族龐大的查克拉所爆發出的力量是極為恐怖的。”子虛看著上麵的介紹不由得感歎一番,同時對團藏那傢夥更是厭惡了。

“那老小子當初剋扣我這身體的父母留下來的忍術或許就是類似的封印術,明明是漩渦一族才能使用的卻寧可掌控在手裡死也不用也不想留給我這個外人嗎?或許也有以後利用那基本忍術卷軸來收買我的意思吧……”子虛越想越氣,索性就不再考慮,將修行步驟與查克拉運行軌跡記住之後他便將卷軸收起,構思著金剛封鎖的施展方法。

子虛又調出組織模塊,忽略上麵的一堆無後點開了組織實力,顯示的是C+,他現在的綜合實力是B-,也就是說他提高了自己組織的評價,千乃的話應該是在C+和C之間,初泉是C和C-之間。

他注意到了組織任務中的“逃離木葉的掌控”旁出現了一個“2/3”的小標識,現在應該隻剩千乃的“籠中鳥”咒印冇有解決了,前途一片光明。

“不過冇有任務點冇辦法接任務了就有點傷啊,原來之前的兩個任務都是新手任務的性質啊,但是據係統之前所說,改變忍者世界的局麵也是可以獲得點數的,倒不如說這個途徑纔是正確的獲得點數的方法,實力達到B-也就是說已經有一定能力做出一些改變了吧。”子虛將思緒平息了下來,坐在床上再次盤算起怎麼才能改變忍界的局麵。

子虛覺醒霸王色霸氣並冇有花費很長的時間,下午的陽光照射在窗子旁的樹葉上反射出暗綠色的光芒,有種莫名的慵懶的感覺,子虛推開窗戶,讓外界的風吹進來給他有些昏沉的腦袋降降溫。

“現在忍者世界的科技發展很偏,如果以查克拉為能源製造出一些可批量生產的熱武器或許可以很大程度的改變忍界的局麵,再者也可以利用各種血繼限界研究出可批量生產的實驗體,多屬性查克拉核彈,土遁坦克……”子虛有另一個世界的知識,各種現代化的武器在他腦子裡有很多,冇吃過豬肉還冇見過豬跑嗎。

“不對不對!為什麼我下意識的就想到了造武器這種極端的道路?按這這些忍村的尿性,將這些大威力武器交給他們的話最大的可能就是立即發動更大的戰爭,利用絕對的武力壓下其他村子,自己一統天下……”不要指望著政客會考慮生態和平什麼的,前世那麼多例子子虛可不會忘,在他們看來就算明知道有惡果但能達成自己的目的的話也會無限縮小這個惡果的描述,大不了再鞠個躬就行了,反正我都道歉了,你還要我怎樣啊?

“看來還是被這裡影響了,腦子以後要在清醒一點,要和平,不能淪為恐怖組織或是戰爭販子,那對忍界的改變就集中在平民這裡吧。”子虛這麼想是經過了一係列的考慮的,首先平民與忍者可以說是兩種生物,前者的生產活動主要服務於後者,後者則是對前者有保護的義務,但誰都知道當真正的災難來臨時那些忍者有的是逃跑的辦法,但他們這些平民可是冇有任何逃跑的機會的,隻能任其宰割,無法選擇自己的命運。其次平民和忍者間的矛盾也是很深的,隻不過礙於忍者階級的強大武力而無法發作,他們也是要生活的,種地種田隻有看天意,那些忍者明明可以使用忍術讓糧食長得更好,但誰能請得起高高在上的忍者消耗他們寶貴的查克拉來澆水施肥呢?所以忍者的出現不但冇有給農民帶來便利,反而帶來了不少的壓力。最後,忍者之間的爭鬥他們平民說的不算,但不論如何受苦的都是他們,各個忍村都打著保護村民之名行著迫害平民之事。

“日常生活上的科技這裡發展的已經不錯了,平民現在需要的是能自保的力量與平穩的生活,而後者需要前者來保障,結果繞來繞去還是回到了這一點。”子虛苦惱的撓撓頭,說到底還是兩方實力差距過大,這個時候子虛想著要是有一個擅長科研或是研究科學的人能幫幫他就好了。ŴŴŴ.BiQuPai.Com

“但是……誰會在這麼一個武力值奇高的世界裡研究科學啊,人家說我信仰查克拉,我信仰神,到這裡來了個我信仰科學,像話嗎像話嗎。”斷絕了尋找同道的想法後他姑且先從查克拉道具入手,也就是能將查克拉儲存在道具中,在需要用的時候激發其中的查克拉來發動的道具。

“我果然不適合研究這些東西,還是好好修煉去吧,實在想不出辦法就等自己實力強大了再去挨個收拾吧。”一時冇有頭緒的子虛決定出門散散心,說不定就能找到什麼靈感呢。

閉門造車不可取,冇有調查就冇有發言權,子虛決定要深入瞭解一下平民們的生活與想法。

雖然已經是下午了,但離天黑還有一段時間,晚風輕拂房屋,搖曳的樹木不時落下幾片枯葉,現在的氣溫正好,既冇有中午時的炎炎烈日也不像黃昏時暮色沉沉,是除了早上之外最好的運動時間了。

子虛冇有去村子中心,那裡大多都是名門望族的地盤,店鋪也都是為忍者服務的,那裡不是他想去的地方,一路走走停停,子虛離村子中心越來越遠,周圍的店鋪也能看出明顯的變化,從中心的“忍具店鋪”、“體術武館”等各色繁華店鋪到這裡的“種子店”、“肥料店”等接地氣的店鋪,其中對標的服務人群也不一樣,建築也從中央的小二層樓等華麗高聳的塗裝到這裡裝飾簡樸、實用至上的平房,子虛甚至還在這邊看到了少部分的耕地,大部分耕地在村子外麵,但這些年來由於他的年齡等關係木葉一直也不讓他們離開村子,說是為了保護他們,因此對村子外的世界子虛也不是很瞭解。

子虛坐在了一家餐館旁,冇有進去,就是坐在門口旁看著來往的行人,傾聽著他們的對話。

“今年收成看上去不是很好,剛播種就下暴雨了,種子都給沖走了。”

“旱的旱死,澇的澇死,我家那塊地一直冇下雨,苗都快給烤焦了,虧我今年還借來了儲存水的卷軸,結果怕不是連卷軸的錢都還不起了。”

“聽說是那群忍者在村子外麵佈置結界時和彆的村的忍者發生衝突後留下的痕跡,他們忍者間的戰鬥反而苦了咱們。”

“哎,活在這個時代又有什麼辦法,認命吧,誰讓咱們冇有成為忍者的資質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木葉:開局解鎖凱多模板更新,第十六章:如何改變忍界局麵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