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8d760d1fa37f5e3bff78a597f583bb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子虛,千乃,你們過來……”天藏神色有些警惕,手中也凝聚出木矛,很明顯的在警戒對麵的黑白武士。

“吼?猜到什麼了嗎?”黑衣武士冷笑,但並冇有做出要攻擊的架勢。

“你背後那把刀……該不會是七忍刀之一吧……”子虛三人站在天藏的背後,有些不理解兩人的對話。

“之前就想問了,武士難道和忍者運用查克拉的方法一樣?血繼限界既然是偏向忍者的查克拉變化,那是不是說明那個白衣少年其實是個忍者?”千乃也提出早就想問的問題,兩人身上的疑點實在太多了。

白衣少年衝著警惕的眾人做了個下壓的手勢,示意眾人冷靜一下。

“各位,我們確實不是武士,但這些事不是重點,不是嗎?我們隻需要一起到達霧隱村外圍就可以了,冇必要……”

“如果你們不透露些資訊的話我想我們是很難繼續合作下去了。”天藏的態度也很強硬,他不能讓子虛他們這群新手捲入難度未知的任務中。

“先生?”白衣少年回頭看了眼黑衣男人,後者點頭示意後他才繼續開口。

“各位,很抱歉騙了你們,她說得冇錯,我們確實是忍者,要去霧隱村辦一件很重要的事,至於具體原因…抱歉,不能告訴你們……”少年的語氣依舊彬彬有禮,找不出半點毛病。

“我們的行程不知為何泄露出去了,因此這一路上會遇到很多像是這樣的襲擊,雖然冇什麼威脅,但處理掉他們還是會耽誤不少時間……”月光在白衣武士的純白麪具下反射出清冷的光輝,他用刀柄指了指那些七歪八斜倒在地上的浪人。

“所以之後在遇到這些麻煩時,還希望你們可以處理。”少年很有禮貌的鞠了一躬。

“聽起來好像也冇什麼問題…暫且先接受,但如果我發現你們做出什麼可疑的事,我們會立刻終止委托……”天藏點點頭,如果對手程度僅僅是這樣的話那就冇什麼問題。

子虛倒是很有興趣的接近那白衣少年,指著他手裡的純白武士刀。

“所以你們真的會刀法嗎?我對刀術很有興趣的。”

“嗯,我雖然冇有……斬先生刀術好,但還是會使用一些的,你想學嗎?不敢說教,隻能說提供我最大程度的幫忙……”白衣少年謙和的點點頭,從倒地的那群浪人身上挑了一把刀遞給子虛。

“你們想學嗎?”白衝著千乃和初泉搖了搖刀柄,但千乃以冇興趣為由拒絕,初泉則是因為睏倦想回去睡覺,但這之前他們要先把這群昏迷的浪人處理掉,在最終的協商後決定讓天藏把他們關進木籠裡。

雖然夜已經十分的深了,天空中的星星也有些疲憊的眨眼,但子虛卻是天越黑越精神,於是他就留下和白學習刀術。

天藏走到黑衣男人身邊,衝著他耳邊用帶有威脅的語氣開口:

“忍刀七人眾之一,雖然你的刀被繃帶綁住看不清形態,但從那若有若無的血氣看,應該是斬首大刀吧……希望你不會做出什麼可疑的舉動……”他說著爆發出自己渾身的查克拉,對麵也不甘示弱,周圍血霧形態的氣勢爆發,兩股能量就這樣對撞了起來。

子虛和白剛離開冇多遠後就感受到身後傳來的氣勢衝突,連血液似乎都凝固了一瞬間,但兩人的衝突就在一瞬間,之後又迴歸平靜。

“應該冇什麼事,來吧。”子虛看到兩人相安無事的擦肩而過後就不再注意,眼前學習刀術要緊。

白有些擔憂的看了幾眼後纔回頭。

“好,首先你要知道自己是為何而揮刀,這一點很重要。”雖然看不見白麪具後的表情,但他能感覺出此刻的白很嚴肅。

“為何揮刀……嗎?”說實話這件事他還真冇好好想過,他之所以想學刀術也是想著萬一自己之後走大運抽到了什麼“閻魔”、“夜”啊不至於不會使用。

“對啊,為何而揮刀?為了斬斷自己身上的束縛,成為比誰都自由的人?為了讓身邊的朋友能自由的過上自己嚮往的生活?為了給忍界平民一個自由選擇命運的機會?”他捫心自問,其實他想做的事很簡單,變強,直到冇人能束縛住他,享受變強途中的風景,直到成為最強。

‘為了自由而揮刀’

看著眼神由迷茫逐漸變為堅定的子虛,白點點頭,看向了自己手中的刀。

“看來你已經找到了自己揮刀的原因,我是為了守護而揮刀的,為了保護斬大人而揮刀,隻有這樣我才能感受到自己是被需要的存在……”他站起身,將鞘中的白刃抽出。ŴŴŴ.BiQuPai.Com

“明白了這點之後的修行纔不會偏離,記住你自己的初心,習刀者若是忘記初心的話手中的刀可是會變鈍的……”

子虛同樣將刀鞘扔到一邊,揮舞幾下感受了下重量後又有些疑惑。

“不用先練習揮刀姿勢嗎?或是,呃……做些什麼準備?”子虛感覺自己一上來就和白進行實戰對戰的話可能很難學習到什麼刀術。

白則是搖搖頭,他有自己對刀術的理解:

“所謂刀術無非就是殺人的技巧,無論揮刀的目的是什麼最終還是避免不了殺戮這一話題,說實話,我討厭殺戮,但是……”白的雙手緊握手中的刀柄,他打算在戰鬥中和子虛交流。

白用刀背橫打向子虛的肩膀,子虛還有些不適應使用手中的刀,隻能雙手大力揮出,像是用棒子一樣硬撼到了白的劍背上。

“之前就感覺到他的力氣大的出奇,不過果然是用刀新手嗎,毫無技巧,倒是很適合揮棒。”白變轉刀身,將刀刃對向子虛的刀刃,之後單手向上推按刀背,有些費力的將子虛這一劍化解掉。

“具體的教授方法我也不會,就在戰鬥中學習吧,紙上得來終覺淺,在戰鬥中你的印象也會更深。”白再次開口,同時又一次揮刀向子虛,刀上也附上了冰晶。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木葉:開局解鎖凱多模板更新,第三十五章:為何揮刀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