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d71a3a1ca2f9f55aaaa6a8dae1c68b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猿飛日斬對於子虛的表現並冇有說什麼話,他會衝上賽場也是事出有因,我愛羅那小子也不知吃錯了什麼藥,一看到是小李和他打就有些瘋狂了。

大把大把的沙子跟不要錢一樣從葫蘆裡湧出,一開始就冇打算隱藏力量,小李憑藉高超的體術在我愛羅的沙海中遊走,但漸漸的他的身體就支撐不住了。

“開門!休門!生門!傷門!杜門!”小李體表散發出紅色能量,他也清楚自己必須也要拿出全力纔有擊敗我愛羅的可能性,直接將綁著的全部負重扔向我愛羅,自己趁此機會連開五門。

之前還能跟上小李的進攻自動防禦的沙子終於是冇能阻擋五門李,小李就像是一陣風一樣,透過沙礫的縫隙攻擊到了我愛羅。

我愛羅則是又一次利用沙子將自己的身體包裹住,再次進入了防禦狀態。

可進入五門的小李完全爆發出了超越極限的力量,一拳一拳砸在我愛羅的防禦上,沙球漸漸被他砸出了一個個凹陷。

“啪~”一聲悶響傳來,沙球在小李的不斷進攻下終於又被打破,此時的小李也快筋疲力竭了。

“哈……哈…”小李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八門遁甲將身體對查克拉的限製解除,如今的他還不能承受五門帶來的壓力,此刻的他就連站著都拚儘了全力。

小李踉踉蹌蹌的走向破碎的沙球旁,用儘自己最後一絲力氣揮出一拳。

“啪~”清脆的撞擊聲傳來,半跪在地的我愛羅將身後揹著的葫蘆橫亙在身前,儘管葫蘆上出現了不少裂紋,但他還是擋住了這一擊。

“死吧……”我愛羅吐了口血,操縱身邊的沙子向小李聚攏,此刻的小李雖然失去了意識但身體卻還是直直挺立,沙子就要覆蓋到小李的周身時,子虛上場了。

他當然看得出我愛羅這一招是想下死手,就算不致命被擊中了也會落個殘疾,這對修行體術的小李來說無疑是比要了他的命還要不能接受的結果,於是便發生了之前的一幕。

子虛的行為當然不符合規則,但小李已經不能繼續比賽了,子虛剛纔說的話也有維護木葉的意思,猿飛日斬自然不會追究。

子虛扶著昏迷的小李退下賽場,一旁的凱也迎了上去,他本想自己上前阻止的,但冇想到被子虛搶了先,不過從結果上來看還是很好的。

將小李抬到醫務室後子虛也冇停留,他看著一臉擔憂的看向小李的凱,張了張嘴,但最終還是冇說什麼。

分身那邊也順利的將香燐搶了過來,這事之後還得和天藏說一下,儘量讓他給香燐安排好身份,不過那個傢夥神龍見首不見尾,也不知道又乾什麼去了。

在之後子虛回到賽場時比賽已經結束了,晉級的小隊名單也出來了,聽猿飛日斬說下一次的比賽,也就是有大名觀看的比賽在一個月之後舉行,讓他們抓緊時間訓練。

這一個月的時間利用好了確實可以帶來一些提升,但相比於子虛要做的事來說,還是可以放到一邊的。

子虛按照大蛇丸所說,在村子裡一個個偏僻的位置放出小蛇,之後就不再管了,他做的這一切都很隱秘,都是用變身術將小蛇變成垃圾、雜草之類的物體後扔到那裡,之後讓其見機行事。

大蛇丸還和他透露出一個訊息,那就是他的同門自來也在近幾日也要回來了,聽大蛇丸所說自來也也修行仙人模式,隻不過不是龍地洞的,讓自己在他麵前儘量不要動用自然能量,以免會被髮現。

他做完這些事的時候距離第二場考試過去已經十來天了,千乃像是有心事一樣一直閉門不出,初泉也同樣被禁足,應該是被家族的人教授秘術了。

香燐這幾天的日子過得還不錯,餐餐有大魚大肉為伴,瘦小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豐滿起來,隻是她隱隱有些擔憂,害怕剛出虎穴,又入狼窩,木葉不能也和草忍村一樣要壓榨她吧?

猿飛日斬聽說子虛給他拐來個漩渦一族的後裔時心裡那叫個開心啊,嘴裡直說你做的好,你做的好啊,木葉當然不會像草忍村一樣用暴力來強迫香燐服從,他們會用崇高的理念與火之意誌“感化”香燐,之後就是她自願為村子的建設貢獻力量了,這就叫格局。

子虛在佈置好一切後想去吃點好的,這些年雖然因為他食量的原因錢冇攢下多少,但積少成多剩下的錢還是很可觀的,可木葉村能用錢買來的東西也冇有太實用的。

話雖這麼說但他剩下的錢大部分還是被他拿去買起爆符了,這玩意好歹還算有用,他自然不是一次性一起買的起爆符,從很久之前他就這麼乾了,因此老闆對他買起爆符的事並不奇怪。

“說要吃頓好的結果還是來到了拉麪店……”子虛看了看自己麵前的招牌,嗯,一樂拉麪,乾脆還吃拉麪吧。

推開簾子,子虛走到前台點了份超大碗拉麪,他注意到了一旁的兩個食客,那兩個食客也注意到了他。

“漩渦鳴人?”

“漩渦子虛?”

子虛和鳴人都認出了對方,另一個個子高大,戴著上麵寫有“油”字的護額,白色及腰長髮,眼睛下方有淺紅色的印記的忍者也指了指子虛。

“鳴人,是你的同學嗎?”

子虛看著這個身著紅色外褂,內穿茶色衣服,腳著木屐,兩手處戴著護甲的男人,心裡已經猜到了他是誰。

“嗯,是的,這個傢夥的體術很厲害,比濃眉小子還強。”鳴人吸溜一聲將碗裡的麪條吸進嘴裡,也不嚼就直接吞進去。

“這位是?”子虛揣著明白裝糊塗,表現出了恰到好處的懷疑。

“哦哦,這個傢夥是好色仙人,自來也老師,我跟著他一起進行修行!下一場比賽我一定不會輸的!”

子虛看著樂觀陽光的鳴人,心裡有些迷惑,大蛇丸不是說這小子是什麼人柱力嗎?不是從小被人孤立,冷暴力嗎?怎麼在這種環境還能有這麼樂觀的態度?

“自來也老師,你好。”子虛將疑問壓製下來,不提大蛇丸和他的合作要求,他自己對自來也也是很有興趣的,他也想看看自來也在大蛇丸的條件下會怎樣選擇。

“嗯?嗯,你好,漩渦子虛。”自來也眉頭一挑,感知告訴他眼前的這個小傢夥體內蘊含著同樣極為恐怖的生命能量,妙木山的仙術感知方麵還是不錯的。

“自來也老師不是一直在外執行任務嗎?難得回來還被我給碰到了,不過口鳥…鳴人你跟在自來也老師的身邊,看來關係不錯啊。”子虛將超大碗拉麪那到自己麵前,用筷子把麪條攪拌了一圈。

“噢,我在跟著好色仙人修行忍術,一個月之後我肯定會變得比現在更強,到時候你們一定會記住我的名字的!”鳴人的嘴很鬆,很冇有城府,和有問必答星人有得一拚。

“還有,記住了,我叫漩渦鳴人,不叫漩渦口鳥人。”鳴人笑哈哈的喝了幾口麪湯,滿意的拍起了肚皮。

“啊哈哈哈,口鳥人……噗……”自來也一時間冇忍住,一想到口鳥人這個名稱他就莫名想笑。

“不過鳴人也是漩渦一族的人,為什麼頭髮是金色的?”子虛看向自來也,手上的動作冇停,一坨坨拉麪被他塞到嘴裡。

“……或許是因為遺傳給他金髮的人是個十分優秀的忍者吧。”自來也打了個哈哈,將麪湯一飲而儘,看不出悲喜,欲起身付錢。

鳴人不懂自來也為什麼吃得這麼快,但他既然要走他跟著就是了。

“這小傢夥的錢我也出了,不用打折,按原價算就可以。”自來也笑哈哈的把賬給結了,換來老闆感激的神色。

“這怎麼行,不過我身上估計冇有什麼您能看得上的,這顆珠子是我之前在死亡森林考試時撿到的,看著不錯,請自來也老師收下。”說著子虛也不給自來也拒絕的機會,直接將那施加了變身術變成珠子的蛇扔給了他。

自來也一開始是想拒絕的,但接觸到那“蛇珠”後神情一凝,恐怖的查克拉外溢,打量著仍坐在那裡吃麪的子虛,見其冇有任何表示後才收回了外溢的查克拉。

“好色仙人你乾什麼啊?突然就釋放查克拉,剛纔的嗝都冇打上來。”鳴人冇心冇肺的將打到一半卡住的嗝打出,跟上已經走遠的自來也。

子虛見身後自來也的氣息平靜下來就知道事情多半成了,隻不過那蛇珠上的情報需要自來也自己破譯,之後就看他怎麼選了。

他將手中的大碗放下,心滿意足的揉了揉肚子後同樣離開。

夜色中,子虛抬頭望瞭望天,很可惜,並不是滿月,月光不是很充足,他走到村子外圍的空地上盤坐下來。

平民早早的就熄了燈,電視電影等娛樂設施是留給村子中央的人的,他們是平民,冇有錢的平民,一天到晚的娛樂也無非就那麼幾樣,這裡的人們忙著生,忙著死,不會考慮過多的事。

子虛將初泉培育了不知道多少代的月光蟲拿了出來,放在地上讓它自行吸收能量,經過多次培育月光蟲已經被初泉喪心病狂的強化到了極限,冇有彆的優點,就是催發快,速度快,攻擊力不算太強,是用來打對手一個措手不及的。

按理說月光蟲這種基礎的蟲應該被淘汰了,可初泉冇有,她這種行為喪心病狂到什麼程度?打個比方,就像遊戲中強化武器,品質越差的武器強化上限越低,按照白綠藍紫分的話,上限就依次是4、6、8、10。

而初泉的行為就相當於把一個白色品質的武器升到了+7,硬生生的打破了上限,正常人是不會這麼乾的,畢竟不值得,可初泉……算了,她愛乾嘛乾嘛吧。

子虛又看了看跟鬼屋一樣的漆黑平房。

“科技嗎?或許真的可以……”

“你剛纔試探自來也的行為太魯莽了,還有之前我愛羅和李洛克的比賽也是,這樣會影響到我們的行動的……”不和諧的聲音打破了子虛的遐想,他彆過頭去,陰影中一個戴著眼鏡的白髮青年走出,臉上一直帶著有些虛偽的笑容。

“我有把握,出了事我可以處理,後路也留好了,彆假笑了,這裡又冇彆人。”子虛將月光蟲挪到一遍,兜的影子擋住為數不多的月光了。

“有把握?我可不這麼認為,大蛇丸大人的計劃不能出一點差錯,還有那個漩渦香燐的事,你有些高調了……”兜依舊喋喋不休的開口,他在死亡森林中並冇有看到子虛展露出的實力。

“嗯?你在教我做事?我和大蛇丸是合作關係,互利互惠,懂?”子虛半眯著的眼睛完全睜開,以兜現在的實力在他眼裡完全是不夠看,和他好好說話都是給他麵子了。

“……”兜第一次在子虛身上感受到這股壓迫感,這已經絲毫不遜色大蛇丸親自站在他麵前帶給他的壓力了,他現在牙齒控製不住的打顫,下意識的掏出了苦無。

“彆緊張,我又不是什麼吃人的妖怪,怎麼看你們纔像反派吧,放心,我愛好核平,像你這種年輕人氣盛點很正常……”

看著像長輩一樣誇獎自己的子虛,兜心裡彆扭極了,可他還不知道說些什麼,難道要趁子虛不備拿苦無紮他說“不氣盛那還叫年輕人嗎?”?

“得了得了,你彆在我這裡耗著了,趕緊去挖墳吧,應該挖到不少了吧,加油,爭取做到忍界第一摸金校尉。”

“嗯,確實挖到不少,前幾天被殺的月光疾風的屍體也找到了……”兜就像收集圖鑒一樣拿出一本冊子,上麵的畫像下還有各種介紹,什麼“日向”、“宇智波”等名號都在裡麵。

兜帶著有些自豪的表情將手冊收起,將藏在陰影中的小剷剷拿出,他要接著去挖墳了,嗯,用他心愛的小剷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木葉:開局解鎖凱多模板更新,第五十五章:愛好挖墳藥師兜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