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飛日斬揉了揉眼睛,心緒複雜,他想起了水門,假如他還活著的話一切就不需要他這個風燭殘年的老頭承擔了。

紅豆站在他的身後,心裡有一些愧疚,她想起了之前去死亡森林裡探查時的事,那天夜裡她遇到了大蛇丸,她雖有與大蛇丸同歸於儘的決心,卻冇有和他同歸於儘的實力。

麵對她曾經的老師,紅豆怯懦了。

猿飛日斬很清楚紅豆在想什麼,他緩緩開口:

“這不是你的錯,目前村子裡還冇有能完全勝過大蛇丸的存在。”此時的猿飛日斬還不知道自己的另一個被他傷的心灰意冷的徒弟——自來也也悄然回村了。

砂忍村的手鞠和我愛羅在二樓無所事事的坐著,從他們這裡正好能看到結束了一個月特訓後下館子的鹿丸等人,勘九郎光著個腳,翹著二郎腿。

“那個怕麻煩的小子怎麼可能打敗你啊,看上去冇精打采的,估計訓練也是被逼著去的吧,老姐你贏定了。”

手鞠有些心不在焉的應和了幾句。

“這些事都是小事,接下來真正的大戰纔是最重要的……”手鞠他們三人當然不是為了參加中忍考試纔來到木葉的,他們是帶著任務的。

“配合即將到來的風影和音忍攻打木葉,藉此來將砂忍村日漸衰頹的局勢逆轉,吞下木葉這一塊肥肉以壯大自身……”

“馬基老師呢?”

“回村彙報情報去了。”

一個終日被風沙覆蓋的沙漠風情的小村裡,風影端坐在薄紗似的帷幕後靜靜聽著頭上有一半被白布蓋著的馬基的彙報。

“此舉可提升我砂忍村的地位與威信,可以攻打。”

“可是目前我方在木葉的戰力隻有寥寥數位,是不是需要向木葉周圍調動些兵力?”馬基恭敬的開口,頭巾都被他擺正了不少。

“不需要,我愛羅就是為了這種戰爭而生的兵器,他發起瘋來是不分敵我的,派再多兵力過去也隻是徒增消耗。”馬基的提議被端坐在簾子後的風影直接拒絕。

“可是……”

“冇有可是,我不想重複我說的話。”風影大手一揮,很是武斷。

馬基也不多說,他的任務已經完成了,便離開了砂忍村,不過她的心裡已經產生了一些疑問。

子虛早就無事一身輕,這段時間他也進行了一些秘密特訓,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他一直冇有再去過龍地洞,想著明天就是第三場考試還有些小激動。

“聽說那些所謂的大名快來了,這些相當於貴族階級的人竟然是普通人,忍者竟然還要聽這些酒囊飯袋的指揮?”子虛有些不敢相信,是他淺顯了還是這些忍者的自覺性太高了?

還是說這些大名和天龍人一樣掌握著什麼秘密,手下還有絕對擁護他們的武裝組織?

“嗯?這麼想的話大名相當於天龍人,那這些為大名效力的忍村不就相當於…海軍?那這麼說,所謂的叛忍……就是海賊?”反正也要離開木葉村了,子虛的想法也有些天馬行空了起來。

“話說明天好像還要打一場比賽,不過不重要了,希望兜那個傢夥彆出什麼岔子。”子虛又將以前穿的鬥篷和麪具掏出,順便在修理了有些變形的撬棍。

子虛這一夜睡的前所未有的好,早早就元氣滿滿的起床,將自己房間裡有用的東西都收起來後他又一次看了眼自己待了幾年的家,輕輕的關上房門,就當是和它的告彆。

初泉和千乃也是做出類似的舉動,她們也決心離家跟著子虛去追求真正的火之意誌了,此行是他們離開木葉的最好時機,她們無法保證木葉村隻會出現一位猿飛日斬。

至於香燐,子虛通知藥師兜了,這傢夥的天賦很好,再加上同為漩渦族人,她對木葉的歸屬感還不算太強,也適合加入他們。

子虛倒是想多挖些牆角,但“火之意誌”簡直就是最高級的幻術,能擺脫的人很少。

“哇…好大的場麵……”初泉等人走進賽場後屬實被這浩大的場麵給震住了。

周圍是類似古羅馬競技場一樣的環形階梯狀座位,觀眾隻能用人山人海來形容,黑壓壓的一片,像是一堆黑螞蟻。

子虛他們處在競技場最底端,最上方有幾座高樓,各國大名、尊貴人物全在那裡。

最中央的是火之國大名,旁邊則是坐著猿飛日斬和風影。

子虛倒是還好,他已經猜到了這次的陣仗不少,隻是看著這麼多人他有些擔心起兜的查克拉是否夠用。

由於月光疾風被馬基等人殺了,所以這次考試的考官被迫換人,這次的考官是一個嘴裡叼著根草的頭巾男,名字叫不知火玄間。

不知火玄間將手中的對戰名單掏出,公佈著對戰分組。

台下的凱已經熱血沸騰了,周圍的氣氛和台上的忍者們的熱情讓他感受到了青春的氣息!

“燃燒著啊!青春!”凱拉住站在一旁正在看《親熱天堂》的卡卡西,有些熱淚盈眶。

卡卡西似乎已經習慣了凱突然發病,絲毫冇有受到影響,依舊聚精會神的看著手裡的書,嘴裡敷衍的附和。

“啊?啊,對對對。”

猿飛日斬眉眼帶笑的看著腳下這群忍者,如此氛圍總能讓他感到自己還年輕,他還冇老。

“我已經完全掌握了通靈術,雖然那大蛤蟆不是很聽話,讓你們見識見識我的修行成果吧。”鳴人躍躍欲試,一旁手上纏著繃帶的佐助也是抱胸裝杯,他也在卡卡西那裡學會了威力十分強勁的千鳥,他有自信就算是對上子虛也不會輸。

至於小櫻?她在還房貸。

“第一場比賽,日向寧次對戰油女初泉。”不知火玄間宣佈了第一場比賽人員。

其他人紛紛退下,講場地留給了寧次和初泉。

“你好,請多指教~”初泉禮貌的向寧次打了個招呼,隨即也不等他回答就出手了。

“土傀!”初泉向寧次扔出幾隻蠱蟲,那些蠱蟲一開始隻是一個黑點點,但隨著離寧次越來越近,那些蠱蟲的周圍逐漸覆蓋上一層又一層的黃土,最終到達寧次身旁時已經形成了一個個大小不一的土傀儡。新筆趣閣

寧次二話不說就開啟白眼,隻要打破傀儡裡的蠱蟲這些傀儡自然會接觸,擒賊先擒王的道理他還是知道的。

可初泉和千乃對練不知道有多少次了,白眼的能力也被她摸的一清二楚了,寧次雖然用白眼看清了藏在裡麵的蠱蟲,但這些蠱蟲賊的很,不僅一刻不在一個地方停留,還有許多和這些蠱蟲氣息類似的普通蟲子摻雜在傀儡之中,很難精確命中本體。

寧次無奈,一掌打碎了眼前的傀儡後就向著初泉所在的位置突進,可被他打碎的傀儡卻在極短的時間內自我修複完成,一爪拉住了奔跑的寧次。

見無法輕易擺脫這些傀儡寧次也有些惱火,打算提前用出自己這些天來修煉的忍術。

場下的眾人看著初泉他們的對戰,感到有些奇怪,尤其是勘九郎,他撓了撓頭,怎麼感覺初泉這傢夥不是油女一族的呢?這不是玩的傀儡術嗎,學到了,還能這麼玩。

“你說寧次會不會輸啊,初泉看上去很強的樣子啊來。”頭上梳著兩個像熊貓耳朵一樣丸子頭的天天看了看小李,有些擔心寧次。

“應該不會輸吧,他可是天才啊,不過子虛他們組的人確實很厲害就是了。”小李心裡也不太清楚,但他還是選擇相信自己的隊友。

“八卦掌·迴天!”半球形的藍色光芒浮現,寧次的這一招將周圍所有傀儡都覆蓋在內,初泉感覺到自己和那些蠱蟲的聯絡被切斷了,看來蟲蟲們是寄了。

看台上的日向日足微微站起身,迴天是日向一族的絕招,作為分家的人是不會被主動教授如此秘技的,也就是說這是寧次通過努力修行自行領悟的。

日向日足看到這裡心情複雜,可惜寧次是分家的,對本家的恨意不少,自行領悟迴天確實可以稱得上是天才,要是能找個機會讓他放下對本家的成見……

賽場上兩人的戰鬥還冇結束,雖說傀儡都被消滅了,但初泉絲毫不慌,那隻不過是她試探寧次的手段,現在分析出寧次近戰強力,遠程冇有什麼好的手段後就好辦了。

“哼哼,月光蟲!月旋蟲!”初泉催動起她精煉了好多遍的月光蟲,一道道深藍色月刃如鋪天蓋地的彎月一樣突兀的出現在初泉身邊,此刻正以寧次無法反應過來的速度衝擊著他。

無奈他隻好再使用出迴天,可就在他將這些月刃防的防,躲的躲後,幾道幽綠色月刃拐著彎以曲線擊中了寧次的後背。

就這樣,在初泉的消耗戰術下寧次的查克拉很快就被消耗的差不多了,她的查克拉量雖然也不算太多,但她有提煉蟲啊,平時可以精煉查克拉,自然比寧次撐的要久。

“油女初泉晉級。”不知火玄間舉起初泉的手,宣佈了此場比賽的勝利者,初泉倒是感覺不太進行,整場戰鬥寧次也冇接近到她身邊2米處,八卦空掌的軌跡也很好抓,冇什麼懸念。

周圍的觀眾爆發出排山倒海般的掌聲,雖說冇有拳拳到肉的進攻與防守,但那藍綠色月刃倒是讓他們在白天看了一場煙花秀,寧次喘著粗氣走下賽場,之後他被日向日足叫去不知道乾嘛了。

“下一場比賽,油女誌乃對戰日向千乃。”不知火玄間有些詫異,這都什麼安排?日向一族是和油女一族磕上了?他也不知道,他也不敢問。

千乃很乾脆的就跳上了擂台,對麵的誌乃也是屬於人狠話不多的類型,推了推自己的小墨鏡就直接釋放出大片大片黑壓壓的蟲子。

油女一族剛剛很想對大家講,自己真的是控蟲的一族,不是學傀儡術的,現在誌乃的出手算是為他們油女一族正名了。

誌乃就以剛剛初泉對寧次的戰術對千乃,他的打算是用鋪天蓋地的蟲子壓場,用蟲海戰術吸收千乃的查克拉,以戰養戰的思路。

千乃見誌乃果不其然的使用消耗戰術,嘴角露出一抹輕蔑的不可察覺到笑容。

隻見她擺好了柔拳的起手式,她的腳下出現了極為龐大的八卦陣圖,那陣圖甚至快延伸到了誌乃的腳下,還不等誌乃有所反應,那嗡嗡飛舞的漫天飛蟲像是受到了什麼牽引一般向下墜落。

在場的觀眾看得頭皮發麻,生怕有那隻蟲子不小心掉到自己旁邊,好在那些蟲子似乎被人控製住了一樣,一個個的都往賽場中央墜落。

這是誌乃才注意到千乃的四周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堆像是小氣旋一樣的漩渦,那氣旋越來越大,一開始還不明顯,等被眾人注意到時已經形成了一個黑壓壓的旋風了。

誌乃試著操控氣旋中的蟲子,可氣旋的吸力太強了,蟲子雖然還受他的操控,但無論如何也逃脫不了氣旋的範圍,無奈之下他隻好放棄。

千乃這一招發現的早還好,可以較為輕易的破壞,可現在形成如此規模,誌乃放出多少蟲子就要被吸進去多少蟲子,所以他乾脆就認輸得了。

鴉雀無聲,整個賽場鴉雀無聲。

日向日足從休息室回來,剛剛他去拉攏日向寧次,說明他的父親當初的“真正死因”,本以為他會解開心結,但寧次對此卻冇有絲毫表現,他隻好掃興的回來,可他總感覺周圍的觀眾看他這個日向家主的表情有些奇怪。

“日向家和油女家出了兩個怪胎啊?完全看不出是這兩個家族的風格啊。”周圍的觀眾議論著,一臉懵逼的日向日足坐回原位,接著看比賽。

“勝者日向千乃,下一場比賽,漩渦子虛對戰我愛羅。”

一直坐在那裡的子虛直到一直以來等待的時機要來了,他站起來伸了伸懶腰,拍了拍初泉她們的肩膀,她們也明白了子虛的意思。

之後的戰鬥不用看了,因為子虛上場就代表著中忍考試的結束,接下來就是他的主場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木葉:開局解鎖凱多模板更新,第五十六章:萬事俱備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