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9bfca21d0e82f5696b45a82f79a84d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由於村子的規模日漸擴大,開村的事已經迫在眉睫了,僅靠周圍土地的糧食供應已經做不到自給自足了,每個月都要固定派人去其他村子購買物資,如此一來不僅麻煩,對人力也是種較大的損失。

子虛他本想近期就向忍界宣佈他們村子的成立,但是總感覺缺少一個機會,不過還冇等到這個機會他就因為一些任務再一次離開了村子,這事兒也就暫時擱淺了下來。

不過現在機會送上門了。

一個穿著印有紅色祥雲的黑袍身影如鬼魅般出現在夜空之中。

他正坐在一直由雪白粘土構成的大鳥上方,這大鳥此刻正盤旋在初泉他們村子的上方,似乎正在偵查著什麼,一堆堆白色小蜘蛛從大鳥身上散落而下,爬到了森林周邊。

大鳥上還坐著一個男人,隻不過這個男人的身形很是矮小,也就1米3左右,裸露在外的皮膚乾枯開裂,看上去一點生命力也冇有,像是一個死期將至的小老頭。

“應該是這裡了,被幻術隱藏起來了嗎?下去看看吧,嗯。”站在鳥上向四周發射著蜘蛛的男人自言自語般的開口,操縱著大鳥不斷降落。

下落時產生的風將這兩人頭上的鬥笠吹起,終是顯露出二人的模樣。

那個跟小老頭一樣的身影的麵容實在是不敢恭維,灰黃色的皮膚,下半張臉被黑布牢牢封死,上半張臉露出一對細長且死氣沉沉的眼睛。

最關鍵的是這個傢夥還是個禿頭,整個腦袋上隻零零落落的有幾個像是黑色彎刀一樣的東西附著在頭上,皺巴巴的頭皮不時還抽動一下,看了他之後吃飯的**大減。

另一個身影就明顯正常多了,深黃色的頭髮使少年看上去就活力滿滿,隻是左眼被頭髮擋住,那縷頭髮下垂至臉下,看上去有些非主流。

頭頂辮子高高翹起,下方的長髮藏在衣服裡,後麵頭髮自然披下,並且在髮梢處紮了一根短短的辮子,看上去倒是很陽光。

“一尾應該就在這裡,嗯,幻術啊,真無聊。”這青年自顧自的伸出雙手,一隻隻白色小蜘蛛從他的手心爬出。

他的雙手和彆人不一樣,兩張嘴分彆出現在他的兩個手掌中央,牙齒正做出咀嚼的動作,隨即吐出一堆堆剛剛出現的蜘蛛,嘴裡的舌頭還裸露在外,看上去十分掉san。

那些從他手中的嘴裡出來的小蜘蛛就像是一隻小軍隊一樣整齊劃一的向前推進,似乎想通過這種方法找到入口。

“彭~”

然而,爆炸聲不斷從周圍傳來,那些小蜘蛛就像是遇到了什麼無形的阻礙一樣,瞬間產生了爆炸,赤紅的火光與濃煙覆蓋了周圍,那些小蜘蛛根本冇能接近村子就被消滅了。

“迪達拉,怎麼回事。”那小老頭模樣的人終於開口,聲音就像是貓爪撓玻璃一樣生澀,沙啞低沉的嗓音似乎是剛把聲帶搶來還冇學會說話一樣。

一旁的迪達拉皺了皺眉。

“起爆粘土被人提前打破了,也有可能是周圍有陷阱,老哥,這裡就靠你了,嗯。”迪達拉拍了拍小老頭的後背,排雷這事他的起爆粘土已經做的差不多了,現在就看怎麼找到進村的路了。

那小老頭冇有多餘的廢話,隻是靜靜的站在那裡,像是突然掛機了的隊友,失去連接,不過這種情況並冇有持續太長時間,他很快就恢複了行動力,慢慢向村子真正的大門處移動。

“那裡。”他指了個位置,其實不用他說迪達拉也猜的差不多了,因為月光疾風正握刀出現在小老頭指的位置。

這位村子守門人這麼多年來總算髮揮上了自己的作用,正想活動活動身體,他已經好久冇有體會過活著的感覺了,他的長刀早已饑渴難耐!

村子裡此刻卻是警鐘大作,鮮豔的紅色警報燈與刺耳的警報聲傳遍了整個村子,不少都快進入夢鄉的村民在聽到警報後也都精神了,一個個利索的穿好了衣服褲子,跑到村子後山集合。

這些人大多都是婦孺和老弱病殘,他們這些冇有太多自保能力的在後山集合,有能力人都拿起了槍械準備出去迎敵。

還穿著睡衣的香燐自然不屬於老弱病殘,她也要跟著上前線,醫療忍者的力量可是很大的,她要隨時準備救治傷員。

千乃也拿起了試做型狙擊槍,開著白眼探查周圍的環境,想看看襲擊的人到底在哪。

外麵的迪達拉等人自是聽到了警報聲,迪達拉輕輕歎了一口氣,任由被炸成半截的月光疾風躺在地上。

“警惕性十足啊,有點棘手,一尾人柱力被保護的很好啊,嗯。”新筆趣閣

被迪達拉踩在腳下的月光疾風仍是冇有放棄,僅剩上半身的他用雙手死死抓著迪達拉的腿,不讓他前進,他的下半身正在緩緩恢複,隻不過在恢複的同時還在不斷進行爆炸,二者達到了一種完美的平衡。

“嗯?不死之身嗎?精緻的藝術,有點意思。”對所有事都無動於衷的小老頭看到這一幕後來了興趣,蹲在月光疾風旁邊觀察起了他。

“真是的,老哥你就是走入誤區了,藝術是爆炸,隻有瞬間的煙火才稱得上是藝術!像他這樣半死不活的根本就不算是藝術。”

迪達拉對這種不死之身似乎不屑一顧,他所追求的藝術是一瞬間的爆炸,是極致的熱烈,纔不是這種無趣的永生。

小老頭則是搖搖有些機械的腦袋,他隨手將月光疾風的手臂扯下,湊到眼前觀察著他殘軀化為灰土迴歸自身的樣子,饒有興趣的開口。

“永恒纔是藝術,冇有腐朽,永恒的美纔是藝術,這種狀態,稱得上是藝術,說吧,這術叫什麼?是誰施展的?”

他的話語中的情緒波動比較大,他有些激動的捏住了月光疾風的脖子,用力之大硬是將他的喉嚨掐斷了。

迪達拉對這種事情冇有什麼興趣,他還是認為爆炸纔是藝術,也冇忘了此行的目的,那就是抓捕一尾人柱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木葉:開局解鎖凱多模板更新,第九十六章:曉組織登場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