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84595de1daf3a9ad2154c65518b259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章和二年,一月二十日。

遠在臨江的陳嶼正埋頭琢磨著如何讓內銘的雷痕更快一些,同時在驗證了力量合一後可以鎖住靈性,他放下心來,更為專注地投入到這之中。

不過氣血與法力的融合仍有許多疑點存在,非一時之功,哪怕已經邁出去一大步,剩下的也得按部就班,水磨功夫纔能有所成。

西南飛瑞雪,銀白鋪陳山林。

而在臨江,冬日的冷風同樣吹刮如刀刃,乾燥的空氣中泛起凜冽寒意,倒灌在路上行人的脖頸與袖口,從衣衫縫隙中穿梭進去,如同潑了冰涼涼冷水,人們打著哆嗦,快步匆匆。

陳嶼在正陽觀並未久留,道觀的規模不大,縱然有人念環繞,在浩瀚噴湧的精神之力麵前亦輕易就將整個觀宇群納入感知內。

在以雲遊道人的身份同正陽觀的道長拜訪一番後,兩日不到,就搬空了觀中兩處藏書地,各有七八千冊。

比不得真武,但大大小小一眾屋舍殿堂中亦找到不少書卷經文。

令他意外的是,這些經捲包羅萬象不拘泥道門一脈。

武學技擊、岐黃術、旁門經訣、鬼神儺書、釋門心法……

數量上雖不如之前,但收穫亦是豐厚非常,陳嶼心中滿意,揮手間給正陽觀的道人們悉數打了一縷青靈之光,混著紅褐藥力。

在他看來簡單無比的事,卻是讓不少習練護道武藝的道人門徒宛若拂去塵垢一般,體泰身輕。

一時間不知多少人武藝精進,又多少人濛濛中勘破桎梏,捧著道經心生感悟。

之後幾日,眾道人還在嘖嘖稱奇,言稱或為正陽真君顯靈,最近時日因由朝堂上的諸多變故而壓在道人們心頭沉甸甸的巨石彷彿都不知不覺輕鬆了幾分。

而此時的陳嶼,帶著許多經義銘刻於腦海記憶,於事畢之後即乘風扶雲,飄然遠去。

離開時,他麵上帶笑,除了經卷書冊之外,正陽觀最大的收穫還要屬內景地和秘寶。

枯寂破敗的內景不好遇到,此次在正陽觀一帶發現的五處內景都很正常,既不是剛新生那樣迷濛泛白,也非瀕臨破碎時的混亂昏沉。

如此之下,秘寶自然少不了。

他總計找到五件,最是驚喜的,便是在一處內景中發現了一朵並蒂蓮,高逾兩丈,碧玉色澤的葉子掩映下,蓮蓬足有水缸大!

核心有兩處,一個是蓮子,一個是根莖底部的芯子。

一方內景誕生了兩份秘寶,還是頭一次遇到,陳嶼也驚奇,等到看見這兩份秘寶的個頭似乎要比正常秘寶小上一圈後才平靜下來。

右手在空中冇入,一掏,再拿出時多了兩件金燦燦的圓球。

正是同生一株蓮蓬中的秘寶。

此刻,身側有漣漪盪漾,他的視線穿透了間隔,從現世冇入到秘寶所處的一層空間中。

那是內景演化的區域,與現世相隔。

故而哪怕他拿著秘寶放在旁人眼前都無人可以看見,遑論觸碰。

唯有精神與法力,可以做到這點。

擺弄了會兒,這次一口氣收穫五件秘寶,勝過真武二十八山。隻可惜其中並無特殊效果者,所有秘寶都平平無奇,隻能充當靈性昇華的柴薪。

將秘寶收回奇景中,乍現的裂縫背後能看見,有青光浮動,彙聚在秘寶上,將本應無形無質的它們襯托出形體,真切的落在了地上。

奇景,本身就浮遊於現世同內景的夾縫,以往未曾凝實尚且無法承載那份精純的異樣靈性,如今已經被造化之力重塑完全,山石湖泊一應俱全,自然能夠具現出秘寶並將之收納。

陳嶼收回目光,伸了個懶腰,這幾日一直在正陽觀收集經文、尋覓秘寶,幾無閒暇,而接下來再去一趟建業,然後就可以一路往北,去大齊、去雪山大漠看看。

從西州行至臨江,一路走了萬裡,所見所聞不可違不多,他對北地傳聞中各般風光又是一番期待。

……

去往建業的途中,陳嶼繼續鑽研,不止雷痕內銘與三合一,包括術法在內的部分也被提上日程。

當首的,便是雷法。隨著對雷霆的感悟日益加深,他利用雷痕的同時,也不斷加強著對相應術法的開發。

雷電之力的特性十分明顯,譬如極速與爆裂,關於前者,他試著將之化用到乘風化虹術中,收效甚微,因為乘風術的核心在於化風助力,以風力作為推動。而雷電更多是本身構成因素的緣故,他不可能將自己變作雷電,縱使雷痕完全內銘也現遠做不到。M.biQUpai.coM

陳嶼便換了想法,欲要通過雷電流淌身軀中時的爆發以及對法力的刺激,促使靈文輸出功率提升。

有了方向,他開始嘗試,先試著將雷痕銘刻在術法中,也即與靈文融合,結果不如人意,雷光閃動的瞬息就擊穿了靈性節點,將構築的靈文打成了碎片。

陳嶼並未放棄,又轉而將目光放在了肉身上,雖然短時間內無法做到每一寸血肉都刻上雷痕,但之前開辟血竅,此刻卻是可以利用一二,將雷痕鐫刻在一處處大竅中,這些穴竅乃是身軀關鍵,彷彿支點一般,一旦撬動起來可以爆發足夠強大的力量——隻是幾乎不用多想,他就能看出這辦法的弊端。對穴竅造成不小損傷,長時間過度爆發,甚至會徹底撕裂大竅。

“還好,能開的血竅都開了一遍,全數融了青朧山,現在大竅內空悠悠,算上這副肉身的體魄強度,外加還有各種回補氣血的丹丸藥散,哪怕所有穴竅一齊崩裂都無傷大雅。”

話雖如此,但不必要的損傷他也不願去莽撞嘗試,故而在去往建業的途中,又將一堆摞在山邊角的藥草全部煉製成丹。

這些藥草大多是月餘前他從氣血丹等丹藥的配藥中選出,裝點在青朧山以及數十頃土地上,地方太大,一時半會兒還未精耕細種,隻能以這些藥草填充。

由於並非靈機誘變而成的靈植,於是不到一月,便長得漫山遍野都是。

他將其采收後存放在角落,品相最佳的作為第一批煉丹所需,而如今這些則是稍稍次了一等,不過有靈性滋養、靈雨靈液澆灌,根根都茁壯,放在外界也都算難得的精品。

此時,為了應對之後的試驗,他便將所有藥草都煉製,青炎熾熱,燃燒在鼎爐之中,不多時滾出一粒粒圓潤飽滿、散著濛濛熱息與藥香的丹丸。

煉了丹,他馬不停蹄又去攪和了多次雷暴,飛至高天,以引雷術激發,不斷汲取雷霆之意儲存在已經蔓延了三分之一具身軀的雷痕中。

隨後,陳嶼開始了對雷痕主動爆發的試驗。與此同時,關於雷法在威能上的利用也在齊頭並進,比起同乘風化虹術之間的化用與反應,在單純強調速度、穿刺和爆炸的崩山術上,雷法的進度可謂是一日千裡。

短短時間,就在之前的經驗積累中摸索出了一條理論可行的法子,甚至結合了萬法鏡中推演出的全新靈文。

種種加持下,在抵達建業的前夕,新的攻殺雷術就在他眼前誕生。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山上種田那些年更新,第六十九章 雷法(單)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