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實時間pm19:43

b市,德馨區,墨檀的公寓

“呼,總算好了”

慵懶地抬起腦袋,氣質陡然一變的墨檀無精打采地站起身子,溜達到冰箱前打開門給自己整了罐dr.pepper,

直接噸噸噸掉了大半罐後才表情玩味地走到遊戲艙旁邊,並冇有立刻進去而是一屁股坐在上麵,雙眸低垂著浪費時間。

這絕對是實打實的浪費時間,畢竟眼下他需要的東西就在無罪之界,而且遊戲中的時間流速要比現實慢上整整一倍,就算想要思考些什麼的話,

進去裡麵思考也遠比坐在外麵琢磨來得劃算。

不過此時此刻的墨檀並不在乎這一點,雖然他罕見地等到這會兒才上線就是為了想登陸‘檀莫’這個角色,但當他真的身處‘混亂中立’人格下後,反而不著急了。

因為這並不是急能解決的問題。

“她究竟在看些什麼獵奇的風景啊”

一口氣噸掉了最後那點兒dr.pepper,墨檀翻了個巨大無比的白眼,輕車熟路地打開遊戲艙躺了進去,罵罵咧咧地失去了意識。

已檢測到您的精神連接,正在同步個人資訊

“係統醬,我現在有點蛋疼。”

連接完畢,正在讀取角色資訊

“你能不能哄哄我?上次我登錄‘默’那個角色的時候你不是還說了句辛苦了?”

歡迎回來,混亂中立的檀莫,即將載入無罪之界,祝您晚安

“喵喵喵喵喵喵要親親抱抱舉高高!”

遊戲時間am08:51

自由之都無夜區,凱沃斯莊園主宅二樓,主臥

“起的還真早啊”

憑空出現在床邊的墨檀打了個哈欠,掃了眼並冇有漂亮女伯爵躺著的大床,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隨即便散散漫漫地走出了房間,

對站在門口的女仆小姐打了個招呼:“早啊,莉茲。”

“早安,主人。”

穿著自己那身自從被救出來後就冇有換過款式的女仆裝,莉潔特血翼對墨檀點了點頭,露出了一個雖然很好看,但僵硬程度足以媲美麵部肌肉壞死的微笑:“主人是要下樓吃早飯嗎?還是打算先洗澡呢?或者您想先唔。”

墨檀抬手捏著麵前這位覓血者美少女的下巴,莞爾一笑後直接將其攬進了懷裡,一邊很是陶醉地輕嗅著對方的髮絲,一邊語氣輕快地笑道:“放心吧,莉茲,我不會因為昨晚你編排了我一堆壞話懷恨在心,扣掉你下個月的零花錢的。”

“真的嗎?”

莉茲一臉天真無邪地轉頭看著墨檀,眨眼道:“也就是說哪怕莉茲不給你占便宜,你也不會剋扣莉茲這個月的零花錢嗎?”

墨檀立刻露出了寵溺的微笑,用力點頭道:“當然。”

“原來如此,謝謝主人。”

莉茲也跟著點了點頭,隨後便抬起小手卡住了墨檀的脖子,麵無表情地說道:“這個距離有點太近了,好噁心。”

說罷就直接用投擲保齡球的姿勢把墨檀甩了出去,直接將其丟到了走廊的另一邊。

“好樣的,

莉茲。”

呈大字型平躺在樓梯出前的墨檀遙遙對自家女仆比了個大拇指,

隨即便試圖原地起身,而他目前所處的位置,剛好是正倚著欄杆發呆的蕾莎女伯爵的裙襬正下方。

很顯然,墨檀現在的視野可謂是非常不錯,儘管蕾莎自從認識他之後就養成了穿安全褲的好習慣,但對於絕大多數普通色扌來說,這個角度已經可以說是無可挑剔了,然而——

如果大家覺得這傢夥是這種程度就能被打發掉的人,那就太天真了。

正如之前所說,墨檀在被砸到蕾莎腳邊之後,並冇有急不可耐地抬眼亂看,而是第一時間選擇了目不斜視地原地起身。

這種行為乍看上去是個頗為紳士的選擇,畢竟他目不斜視。

但問題在於,根據墨檀此時此刻身體的角度,以及他刻意調整的重心來看,隻要不出意外,他這套原地站起的全過程都會在蕾莎裙下完成,甚至當他徹底站起來之後,大半個身子估計都會在蕾莎的裙底。

這特喵的就很過分了。

所以蕾莎毫不猶豫,直接當機立斷地抬腳踩落,將墨檀已經撐起的半個身子強行踏回了地麵,直到莉茲快步趕到之後才意猶未儘地抬起靴子,看著對方用一把不知從哪兒掏出來的掃帚將這個賤人直接從二樓掃到一樓。

不得不說,女伯爵昨晚去接機時始終捂著自己裙襬的選擇非常明智,因為這個名叫‘檀莫’的東西發起癲來真就可謂是喪心病狂,而且最令她火大的是,這人之所以會做出各種變態行徑並不是真想占點便宜什麼的,隻是單純地喜歡性騷擾外加冇有半點羞恥心而已。

他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而正是這樣一個瘋子,竟然能夠在初到自由之都後冇多久就幫自己光複了凱沃斯家族,又設法將莎莉婭和蕾米莉亞合而一體,還順手將血翼家族給玩冇了,除此之外,他還將包括但不限於‘醜角牌’、‘汽水生意等很多事打理得井井有條,並在這一基礎上成為了看上去最閒的那一個。

總而言之,他就是這樣一個就算化成灰都會讓人提心吊膽,但卻同樣會讓自己這種類似於夥伴的人極度安心,無論何時都可以徹底依賴的人。

當然,就此時此刻而言,無論什麼原因都無法阻止蕾莎瞪向那個呈大字型趴在一層樓梯旁的傢夥,銀牙輕咬著似乎要殺了他一般。

當然,墨檀並不在乎這一點,所以他隻是拍了拍屁股,就鎮定自若地走到桌前吃起了那份女主人刻意留給他的早飯,將食客的本質體現得淋漓儘致。

凱沃斯莊園並不是一個會讓人感到拘束的地方,尤其是在蕾莎正式接過家主之位後,這裡的風氣可謂是自由到近乎於懶散,每個人都可以隨意安排自己的時間,無論是起床時間、休息時間還是用餐時間都不做要求,工作隻要能做完就好,冇有任何森嚴的規矩,在閒暇的時候,隻要不會打擾到彆人,就算是最底層的家族成員都可以大聲談笑,而對於墨檀這夥比較‘特殊’的客人來說,更是冇有任何限製可言,氛圍輕鬆到一塌糊塗。

而蕾莎製造出這種環境的原因非常簡單,那就是在她的認知中,這種氛圍是最令自己感到舒適的,就像之前被墨檀帶在身邊時度過的每一天一樣。

一刻鐘後,吃完了早飯的墨檀打了個響嗝,懶洋洋地插著口袋晃悠走了,而一直在二樓注視著他的蕾莎也收回了目光,心滿意足地發起了呆。

蕾莎凱沃斯並不是一個有野心的女人,事實上,比起成為這座城市的主宰者之一,她更喜歡現在這種足夠慵懶的日常。

所以如果是為了守護這份日常的話,她可以去做很多自己並不怎麼感興趣的事。

比如癡心妄想得成為這座城市的主宰者之一。

“好!打起精神來吧!”

女伯爵攥緊拳頭輕輕揮舞了一下,俏臉緊繃著為自己打了個氣,隨後便在莉茲看大傻子的目光下麵色通紅地落荒而逃了。

十分鐘後

凱沃斯莊園主宅,地下一層,飛天小豬鍊金工坊

“飛天小豬鍊金工坊是什麼鬼啊!”

工坊的主人氣急敗壞地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扯著脖子對墨檀震聲道:“你他媽有毒吧喂!”

而墨檀隻是隨手把那塊剛剛被他換下的,寫著闇鍊金工坊的木牌扔到地上,一本正經地說道:“因為你原來寫的這個東西太中二了啊,濃度已經高到光是看一眼就會羞恥的程度了。”

“那他媽也不至於換成飛天小豬鍊金工坊吧!”

霍亂箭步衝到墨檀麵前,一把抓住他的領口,怒道:“確實是不中二了,直接回到小二的水平了啊!”

“冷靜一下冷靜一下”

墨檀很是溫柔地掰開麵前這位技術宅的手,攬著他的肩膀哈哈笑道:“小二也冇什麼不好吧,不瞞你說,我現在最留戀的就是上小學那幾年了,尤其是在食堂排排坐吃飯的時候,我隻要假裝把叉子弄掉在地上,就可以肆意欣賞女同學們裙底的風光,而且還不會被當成變”

“你丫就是個活脫脫的變態小學生啊!”

霍亂一肘子撞開滿嘴跑火車的墨檀,冇好氣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長袍,隨即便從行囊中抽出一遝羊皮紙遞給墨檀,乾聲道:“這是你之前讓我整理的文字版資料,你看看就這樣直接交給那個什麼財富聖女行不行,我不太懂做生意,都是照實寫的,有什麼想刪減的地方你自己做去。”

墨檀嗬嗬一笑,隨便翻了兩下就將這遝蘊含著‘汽水’秘密的資料收進了行囊,順著霍亂的話聊起了正事:“怎麼樣?現在的進展還算不錯嗎?我看你這工坊弄得還挺像模像樣的。”

這話倒是一點都不誇張,因為這間獨屬於霍亂的鍊金工坊時髦值確實非常高,不但麵積十分寬敞,還配備了大量功效強勁、價格昂貴的迷你魔晶燈,不但有著能夠直接將這間地下室化為白晝的照明效果,其中幾盞燈甚至還不斷地釋放著儲存在裡麵的自然光,能讓人在足不出戶的情況下進行高質量光合作用。

除此之外,這裡還配備了大量專業器具,光是品質為精良級的大型鍊金台就有三組,其它配套設施更是一應俱全,光是這會兒正在冒泡的各種器皿就有不下二十個,房間中央更是有一條雖然並無商業價值,但在功能方麵卻不打半點折扣的迷你汽水流水線。

“都是蕾莎女伯爵的功勞。”

霍亂咂了咂嘴,撓著頭髮感歎道:“見你之前承諾的經費到現在還冇著落,女伯爵就親自掏腰包幫我置辦了這麼一個頂配工坊,他孃的,你知道這套東西值多少錢嗎?”

墨檀點了點頭,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凱沃斯家族吞併血翼家族後三分之一的純收益吧,再加上這段時間給你提供的材料,應該能到一半了。”

“你知道的還挺清楚”

被噎回去的霍亂乾笑了兩聲,苦笑道:“雖然這些東西都是我自己點名要的,但不得不說,研究這玩意兒是真的燒錢啊,你說女伯爵她怎麼捨得呢?”

墨檀隨手拿起一瓶淡紅色的試劑抿了兩口,滿臉無所謂地說道:“因為這是一筆註定會得到暴利的投入,汽水生意的前景是個人都看得出來,蕾莎又不傻,與其等到咱們做起來了錦上添花,還不如在轉瞬即逝的週轉期雪中送炭,說到底,她本就是我們醜角牌的一員,還是咱們現在這個小據點的擁有者,這種一本萬利的投名狀不交白不交。”

“你這人太現實了”

霍亂皮笑肉不笑地翻了個白眼,一邊坐在墨檀身側的實驗台前擺弄起那些瓶瓶罐罐,一邊隨口調侃道:“就不能稍微有點浪漫主義色彩嗎?比如人家女伯爵對你一往情深,所以才願意這麼掏心挖肺地幫忙。”

“啊?這還用說嗎?”

“你幾個意思。”

“冇啥意思。”

“還有事麼?冇事快滾。”

“有。”

墨檀立刻點了點頭,正色問道:“那些主流口味,大概還有多久能試出來?”

“可樂肯定是週期最長的,不好說。”

霍亂也不賣關子,立刻不假思索地回答道:“雪碧和北冰洋型的難度比較低,大概半個月內就能有個大體方向了,至於黑加侖啊、可爾必思啊、乳酸菌啊、葡萄汁啊什麼的,主要問題還是在素材方麵,你也知道,現在經費有限,我隻能選擇性價比較高或者已經有具體方案的,不然根本燒不起,把整個凱沃斯家族搭進去都燒不起。”

墨檀眨了眨眼,皺眉道:“所以現在的主要問題還是”

“錢。”

霍亂雙手一攤,斬釘截鐵地說道:“就是冇錢。”

“那如果我想喝dr.pepper”

“那種小眾到北極圈的飲料我現在根本不考慮做!”

“那要是有錢呢?”

“那也得先做受眾麵廣的。”

“行吧,給你三天時間,擬一份總數不超過八十萬金幣的材料單,東西會在一週內送來。”

“蛤?”

“咋了?”

“你有錢了!?”

“目前還冇。”

“那你為啥這麼有自信?”

“我自信,隻對那位財富聖女比較有信心而已。”

“解釋一下唄。”

“你剛纔不是把所有可靠的技術資料都給我了嗎?”

“是啊,怎麼了?”

“我會在半小時內做完刪減,把它發給菲雅莉格雷厄姆,而那位殿下則會在三天內讓裡麵的東西鋪滿麾下所有店鋪,並按照合同於正式販售起的第三個工作日視具體銷量提供無償第一筆科研經費。”

“有八十萬那麼多!?”

“哦,應該是一百萬,你用八十萬,我黑二十萬。”

“科研經費你都吞!?”

“昂。”

“”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