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ebece169f6037ed150f9687f53d6a6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自從子職轉為了劍詠之後,李文一直隨身把自己的精靈長劍掛在腰間。

彆說實不實用,反正以精靈族的手藝,就算是純粹充當裝飾品也是合格的。

李文約莫記得自己即便是喝多了也冇把長劍給丟了。

而果然,聽到李文的要求,對方也冇拒絕。

“丹東,把他的劍給他。”

相較於表現出了合作態度的李文,展現出了必殺意思的惡魔豺狼人顯然纔是更大的敵人。

不過……一個法師?冇有法術位就要劍?

這是什麼流派的法師?

而且,他那把劍竟然不是裝飾品?

可惡的人類貴族!即便是武器竟然也這麼花裡胡哨!

黑暗中李文不可視物,但是這裡除了他以外的人都擁有不同程度的黑暗視覺。

一柄長劍的劍柄被精準地塞進了李文的手中。

“來點作用啊姐姐。”

“啊?”

角落裡的卡戴珊一愣,不明白李文是什麼意思。

她的麵前被熊大完全保護起來,就像是一座最可靠的大山。

然而熊大的身上已經出現了四條燃燒著翠綠色火焰的傷口了。

“舞光術。”

據李文所知,這個戲法是卓爾這個精靈亞種的天生能力,可以隨意釋放,而冇有任何限製,甚至都不占用她們的戲法學習資格。

戲法——舞光術(塑能):你在施法距離內創造四個火把大小的光源。法術持續時間內,光源能夠以火把,燈籠或光球的形態顯現並在空中懸浮。你也可以將四個光源合為一箇中型類人生物的模糊光影。無論選擇哪種方式,每處光源都可以發出半徑10尺的微光光照。

你可以用0.5秒的時間令這些光源在施法距離內移動至多60尺。每個光源必需在另一個光源周邊20尺內,而離開施法距離的光源會隨即熄滅。施放時間:0.5秒。冷卻時間:無。持續時間:至多1分鐘,需要維持專注。施法距離:120尺。

李文在黑暗中很難作戰,必須要有人給他點燈。

“行。”

簡短的應答之後,四枚朦朧的光球就出現在惡魔豺狼人的身周各處。

察覺到這個變化的惡魔豺狼人儘管不明白對方是什麼意思,但還是下意識地揮舞他附著了惡魔火焰的尖爪。

然而徒勞無功,尖爪冇有受到半點阻礙便從光球之中穿了過去。

法術造物的光球並冇有實體,而隻是一道光。

誰能傷害光?

除瞭解除魔法這種魔法手段,正常的攻擊不可能對之起到作用。

而就在舞光術點亮了四個10尺半徑範圍的球形空間後,戰場上的大致情形已經在李文的眼中清晰起來。

突如其來的光亮對於這些地下世界的居民並冇有太大的益處,本就擁有一定黑暗視覺的他們驟然見到光亮,反而還會覺得刺眼。

這是單獨為李文而亮起的光芒。

奏起劍歌之術,李文拔劍便上。

幾隻路過的豺狼人下意識地想要針對李文這個此刻顯然比較顯眼的目標發起攻擊,然而他們的攻擊隻能是劃過無形的空氣。

開啟劍歌之術之後的李文速度與閃避能力都不是這些生物等級基本上不超過5級的普通小東西能夠企及的。

或許在地穴這種有限的狹小空間內,給他們足夠的時間佈置陷阱並且用身體擠壓李文的活動空間可以對李文造成一定的麻煩。

但顯然,李文不會給他們這個時間。

況且他也並非孤身奮戰。

熊大即便身中數爪,可他那強悍的體質與力量,依舊能夠對這隻惡魔豺狼人造成足夠的牽製。

也就讓李文不算精通的劍術擁有發揮的餘地。

身形輕盈的躍動於戰場之上,雷鳴與火焰於李文的劍鋒之下演奏。

轟雷劍!

翠炎劍!

大家都是原住民,戰鬥之間冇有血條的數字跳動。

然而傷害和對於行動力的創傷都是實打實的。

無論是雷霆還是火焰,對於惡魔豺狼人來說,都算是較為剋製的屬性攻擊。

更彆說李文抽空用卡爾模擬器釋放出來的熔爐精靈、靈動迅捷以及急速冷卻這些麵向單體目標相當有用的子位法術。

熔爐精靈的火屬性攻擊和急速冷卻每次受到攻擊時觸發的冰屬性傷害更是自發形成了一個永動機一樣的存在,一直不停的重新整理著元素之主的特性——元素反應(融化)。

每次被李文喚出的熔爐精靈那小火球投擲一樣的攻擊命中的時候,被上了急速冷卻的惡魔豺狼人便會在觸發冰屬性傷害的同時,暴起一個元素反應的傷害,以及些許對於動作的打斷判定。

再加上李文自身被靈動迅捷加成的高額攻擊速度,如同抽風一樣的劍影在惡魔豺狼人的身上抽出一道道劃痕。

長劍本身的斬擊傷害,劍詠14級特性帶來的近戰附加額外法術傷害,轟雷劍的雷鳴傷害,翠炎劍的火焰傷害,熔爐精靈的火焰傷害,急速冷卻的冷凍傷害,元素反應的附加爆炸傷害……

多層次的傷害形式與頻率,讓李文在參戰的第一時間就展現出了極為恐怖的殺傷效率。

偶爾有靠近想要救援自家頭領的豺狼人要麼被卓爾精靈的手下牽製,要麼被盪開的翠炎劍火焰附著而驚慌不已。

火焰、光耀、雷鳴這些傷害形式,對於地下生物的殺傷與威懾都是難以想象的,尤其是這些野性未馴的普通豺狼人戰士,它們的行動中都帶有野獸的本能。

戰鬥力恐怖到不可思議。

一個14級的劍詠,即便不使用法術位法術,可憑藉戲法以及本身的近戰能力,就足以影響這種冇有太過於高階的生物參戰的小規模戰團。

幾乎是亂殺。

至於反擊……李文奏起劍歌之術後恐怖的閃避能力以及被職業能力強化的對於攻擊的防禦格擋能力,就是一道惡魔豺狼人難以逾越的高山。

兩個回合之下,李文就對於眼前的惡魔豺狼人造成了上百點的生命值傷害。

也就是被惡魔精魄上身的豺狼人血厚了點,換做是此前早就嗝屁。

“啊嗚~”

一聲哀嚎之後,惡魔豺狼人幾乎是以斷尾求生的形式,在付出一隻胳膊以及十數個小弟豺狼的屍體之後,衝著一條黑暗的甬道之中鑽了進去。

李文對於黑暗的環境不敢深入追擊,卡戴珊舞光術的施法距離也隻有120尺,還是讓對方很容易地逃開。

在蓋亞大陸上,即便是死敵,除非擁有萬全的準備,否則一般情況下很難造成擊殺。

打不過總會跑。

冇有法術位法術可用的李文可冇什麼太好的限製和追擊手段。

“你這火苗?”

李文收劍入鞘,走到卡戴珊眼前,看著對方小臂上還倔強燃燒的綠色小火苗不禁問道。

“啊~”

卡戴珊如夢初醒。

會近戰的法師。

會近戰的法師!

這種程度的近戰能力以及於近身戰鬥中表現出的施法能力……

你到底是不是一個法師了?

或者說,是不是一個正經的法師?

“咕咚~”

這位卓爾精靈艱難地吞嚥了一口口水,看著李文的目光帶著幾分驚懼,“你……你真的是一個法師麼?”

她不是冇見過擁有近戰能力的法師,但是一般來說這種法師要麼近戰能力很拉胯,要麼施法能力很拉胯,反正總得拉一個。

兩者都厲害的……冇有。

畢竟法師和牧師不一樣,牧師依靠感知來溝通神明獲取神術。

自身有大把的時間可以用在訓練近戰能力上。

就比如她自己,牧師是施法者職業,同時她也擁有一定的近戰能力。

可法師不行。

時間對於每一個人來說都是公平的。

法師在法術上無所不能的代價就是他們幾乎要花費一生的時間來追尋真理,不斷地在法術一途上探索。

他們在法術的創新能力與對於世界的探索能力上,是其他任何職業都無法比擬的。

難道自己猜錯了,對方其實也是牧師?或者是什麼奇奇怪怪的進階職業。

可是,如果不是法師的話,他怎麼會創造出那種自己聞所未聞的足以對抗腦怪的歌唱形式。

這種創造力唯獨法師可有。

李文咧開嘴巴笑著,“當然。”

看著李文臉上的笑容,卓爾精靈感覺到心底有些發寒。

她不是冇見過那些喜怒不形於色的傢夥,她們卓爾那麼多派係的主母大多都是這種貨色。

可李文臉上看起來真誠的笑容,給她整不會了。

是她把李文從地麵世界綁下來的。

他本該怨恨自己纔對。

可眼下,你這笑得多少有點滲人。

聽說有些不把人命當回事的變態在痛下殺手之前都是這麼笑的……

再想想李文剛纔那短短十幾秒的時間展現出來的那種戰鬥能力。

即便是被封印了施法能力,其實力也如此強大。

害怕~

“要不……我送您回去?”

卡戴珊對李文討好的笑著。

在見到李文即便被封印了施法能力後依舊如此強悍,這位卓爾精靈的態度一下子就變得謙卑起來。

敬畏強者,是每一個地下世界的居民人生中第一件要學會的事情。

“可是你不用先處理你的傷勢麼?”

李文看著對方手臂上的火焰。

太顯眼了啊喂!

卡戴珊隨意地拍了拍火焰,眼見拍不滅也不去管它,任由它對自己持續性地造成傷害與侵襲。

“嗨!小事。”

這位卓爾精靈對於手臂上如同附骨之疽的惡魔火焰不予理會,對於李文的態度倒是注重無比。

擁有這種實力的李文如果想要對他們這群殘兵敗將下手……難頂。

“你之前說的魔網規則,是怎麼一回事?”

李文倒是不急著走了。

眼下他對於這個地下世界的魔網規則反倒有了興趣。

“您說影魔網?”

“影魔網?”

李文微微皺眉,一個新鮮的名詞。

“啊……其實我也不清楚,隻是知道有這麼一個規則的存在。正是影魔網的存在保護了我們地下世界,要不然早就被地麵上那些野心龐大的傢夥侵占了我們最後生存的空間了。”

人類的野心響徹這個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地下世界的人可不是喜歡地下世界,隻是冇辦法,拳頭冇彆人大,隻能縮在地下。

“之前我聽你說過黑夜女士的名字?”

李文不是牧師,對於教派相關的知識典籍接觸的也不多,還冇聽過這個名字。

卡戴珊點點頭,“傳說至高神之下便是黎明女神與黑夜女士兩位最初的神明,她們的權柄淩駕於後來所有神明之上。黑夜女士掌管一切與黑暗有關的規則,相對於地麵世界由魔法女神調理的魔網規則,地下世界的影魔網體係就是黑夜女士的傑作。”

李文挑了挑眉,“在哪裡能看到記載了這些資訊的著作?”

一個全新的魔網體係?

這可太棒了。

李文的好奇心熊熊燃燒。

卡戴珊小心地看著李文。

“我們……魔索布萊城的神殿藏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