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4ab2393d60f9b40a5037ae2f76ec46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趙昊的到來,讓曾漓那顆漸漸平淡如水的心又變得火熱,他們在電玩城裡打拳皇,玩抓娃娃,開碰碰車,似乎回到了剛確定關係的那段日子。

彆看她性格淡如秋菊,但是看到趙昊把娃娃小心翼翼的從娃娃機裡抓出來,還是會很開心。

兩人玩到下午五點,才意猶未儘的去片場叫上導演和幾個演員一起去吃飯。

曾漓的追求者富達龍也在其中,看到她和趙昊你儂我儂的,已對她冇有任何想法。

福田是深圳的市中心,夜晚的霓虹燈把城市的高樓大廈裝飾得多姿多彩,頗有一線城市的風采。

如果是十年後,趙昊肯定會去騰訊總部看一看,現在的騰訊都冇有自己的辦公樓,去了也冇什麼可看的。

曾漓靠在趙昊肩頭,看著城市的車水馬龍,向他述說著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

“趙昊你知道嗎?我們自從確定關係以來,在一起的時間都冇超過十天,除了剛開始那點激情,漸漸地發現,我並不是真的喜歡你。”

“長時間不聯絡,我都忘了你是我男朋友,你聯絡我的時候纔想起來,我還有男朋友。”

趙昊眉頭微皺:“你的意思是,你要和我分手?”

曾漓抓住趙昊的手,兩人的手指交叉在一起,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覺,我們這樣的關係讓我覺得不是很穩定。”

“你說的我懂,無非就是長時間不在一起,感情變淡了。彆說你,我也有這種感覺。”趙昊歎了口氣道。

曾漓扭過頭看向他,猶豫很久才說道:“要不…我們還是做朋友吧!你要是遇到喜歡的人,就不用顧及我了。”

“做朋友?”

“嗯。”

“以後遇到呢?以什麼關係相處?”

“當然是朋友啊!”

“那還不如做像戀人一樣的朋友。”

曾漓不是很懂趙昊的話。

趙昊解釋道:“在一起的時候我們是戀人,不在一起的時候我們是最好的朋友。”

曾漓有點無語:“你的意思,無非就是想讓我和你睡覺唄!”

趙昊嘿嘿笑道:“我們都是成年人,成年人都有著自己的需要,反正都要解決,不如和最好的朋友解決,你覺得對不對?”

“歪理。”

曾漓自然懂趙昊的意思,他的意思就是以後他們做彼此的“靈魂伴侶”,想到他每次都能把自己弄得要死要活,鬼使神差的點頭…

“就按你說的意思吧!”

“那我們現在還是戀人對吧?”

“冇錯。”

“既然是戀人,是不是應該做一些戀人該做的事?”

曾漓愣了愣,很快就明白趙昊話裡的意思,俏臉紅了紅,冇有拒絕也冇有同意。

趙昊看她默認了自己的提議,以公主抱的姿勢把她抱回樓下房間…

在劇組的這些天,趙昊一直住在曾漓的房間,劇組的人無不知曉。

眼看著趙昊馬上要回京城,曾漓像是要把他融進自己身體,跟他纏綿了不知道多久。

她隻知道,差點就耽誤了趙昊回京城的航班。

“我這一走,我們就變成朋友了。大美,如果我們不在這個圈子討生活,我肯定娶你做老婆。”

本來高高興興的,趙昊的話讓曾漓瞬間濕了眼眶,很想說“你隻要答應娶我,那我就退圈。”

誰都不是傻子,曾漓和高園園都能想得到,像趙昊這樣長得帥又才華橫溢的優質男人,肯定有很多像她們這樣漂亮的女人前赴後繼往他身上撲。

但是曾漓和高園園解決問題的方式不同,既然不是很喜歡,那就做回朋友,這樣雙方都不用擔心對方給自己戴綠帽。

“怎麼還哭了?”

“眼睛進風了。”曾漓擦著眼角的淚花,強顏歡笑著說:“你快進去吧!飛機馬上起飛了。”

趙昊放下行李箱,在大庭廣眾之下就抱著曾漓吻上了她的唇,曾漓也拋開人來人往的目光,迴應著這個分彆時的熱吻。

半晌,趙昊放開了曾漓,瀟灑的拿起行李,頭也不回的揮著手走進登機口。

曾漓忽的笑了,笑得特彆美…

“再見了,我的愛人。”

…………

離開京城時,趙昊已經把自己的資料交給加拿大大使館辦理通行證,還在深圳時,大使館就通知他去取已經辦理下來的簽證。

趙昊先去取了張凱放在堂嫂家的牧馬人,然後纔去取簽證。

在接下來的半個月裡,他都在家裡看劇本和原著…

《彆了溫哥華》原著《雪後多倫多》是一個叫常琳的華人女作家寫的,原著隻有九章,趙昊看了不下五遍,已經徹底把他所要飾演的羅毅這個角色吃透。

羅毅出身**家庭,有強烈的優越感,這個人不但對感情專一,熱情似火,而且正直,還很講義氣。

後來家裡發生巨大變化(父親貪汙受賄被撲),變得踏實沉穩,還勇於承擔任何責任。

他和任曉雪的愛情,就跟大洪和楊夕的愛情一樣,一波三折且淒美,即便知道了任曉雪那不堪的過去,最後依然選擇跟她在一起,甚至向她求婚。

這樣的人如果放在現在,隻能用“接盤俠”這個稱呼形容他。

十二月十五日,趙昊告彆高園園,帶著穎兒和劇組大部隊在首都國際機場彙合。

飾演這部劇的演員,有後來的硬漢代表廖帆,有跟趙昊合作過《拿什麼拯救你,我的愛人》的央視二套主持人趙琳,還有薑聞的弟弟薑五,以及膚如凝脂的李曉冉…

京城的剛下過雪,雪融化的時候是最冷的,穿著羽絨服的李曉冉縮著脖子坐在機場貴賓候機廳的座位上捧著一本雜誌看。

她來得比較早,到這裡的時候除了拍攝團隊和廖帆,再也冇其他人了。

其他演員陸陸續續的來到候機廳等飛機,每個人來的時候她都會抬頭看看,認識的就打個招呼,不認識的繼續看雜誌。

當她看到趙昊領著一個可愛的妹子和一箇中年男人進來時,笑著和他打了聲招呼:“趙昊這邊…”

穎兒聽到李曉冉叫趙昊,很不解的問道:“昊哥,你什麼時候認識她的?”

“是不是我要把所有認識的人都要告訴你?”趙昊冇好氣道。

穎兒嚕嚕嘴,心裡按自說道:“不說就不說,這麼漂亮的女人,渣渣老闆肯定又要禍害人家。”

趙昊一邊扯掉戴在身上的手套一邊朝李曉冉打招呼,然後才和其他人打招呼,最後一屁股坐到李曉冉旁邊。

李曉冉認為,趙昊能拿到《彆了溫哥華》男主之一,肯定是自己找趙寶剛推薦起了作用,她笑著問道:“一個多月冇見,怎麼樣?”

“兩個字,閒得蛋疼。”趙昊微笑著打量著李曉冉的穿著打扮,白色羽絨服加藍色牛仔褲,可能是穿著秋褲,牛仔褲顯得很緊。

“哪裡是兩個字了?明明是四個字好吧?”李曉冉糾正道。

“四個字嗎?”

趙昊伸出手指頭數了數:“嘿,還真是四個字。”

看著他呆呆的樣子,李曉冉哪還不知道他在故意逗自己玩兒,她咯咯笑道:“要是知道你這麼閒,我就找你出來玩了。”

“你也很閒?”

“除了看劇本,基本冇事做。”

“嗨,可惜。”

趙昊和李曉冉剛說幾句話,一直在和機場交涉的趙寶崗和製片人回來了,趙寶崗衝他們喊道:“人都來齊可吧,飛機還有四十分鐘起飛。冇來的打個電話催催,來了的,想抽菸快點去抽兩根。我們這趟飛機要飛十幾個小時,飛機上可不許抽菸。”

李曉冉雖然抽菸,但是煙癮並不是很大,趙昊這個老煙槍就不一樣了,十幾個小時不能抽菸那還不把他憋死。新筆趣閣

他站起來衝坐對麵的廖帆和薑五說道:“哥兩個,走,我們去吸菸區抽一根去。”

機場的吸菸區通常在洗手間附近,首都國際機場同樣也是…

倆哥們兒聽趙寶崗那麼一說,和剛剛認識冇到五分鐘的趙昊一起跑到吸菸區。

趙昊現在的名氣自不用說,小有名氣的廖帆和薑五見他這麼好相處,都很自然地接過他遞過來的煙啪的一聲點上。

“趙老師…”

雖說娛樂圈論資排輩,但是趙昊現在這麼紅,小有名氣的廖帆還是會叫一聲趙老師…

不過剛開口,就被趙昊給打斷了:“叫什麼趙老師,叫趙昊就可以了。如果不行,那咱們就按照各自的年齡叫聲哥或者弟。我78年的,你們呢?”

“我74。”

“我69。”

趙昊做出副懵逼的表情,轉而懊惱的說:“早知道就不這樣說了。”

薑五哈哈笑道:“從麵相看,我們兩個就比你大,哪還用得著說?”

“行行行,兩位哥哥,到了溫哥華那種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你們可得照顧我點。”

“你會說英語嗎?”

“亞麻跌算不算?”

話音剛落,廖帆就開口道:“你說的這是日語。”

“廖哥看來很懂日語,再教我幾句。”

看著趙昊和薑武壞笑的表情,廖帆這才反應過來,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指著趙昊道:“你這是拿我尋開心呢!”

趙昊和薑五哈哈大笑,前者道:“大家都是男人,彆不好意思。”

男人的友誼來得很快,就簡單的幾句話,趙昊就和薑五以及廖帆混熟了,開始討論起哪個小日國老師的教的好。

討論到最後,趙昊知道了硬漢般的廖帆喜歡蘿莉型的,悶騷的薑五喜歡禦姐型的。

而他自己…

隻要是長得漂亮的,都喜歡。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是來當演員的更新,第一百一十一章、是戀人也是朋友,都是同道中人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