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36b7107eda9565c49b8b654822beff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國外的食物要麼是漢堡,要麼是三明治,這種食物對長期生活在國內的人來說,剛開始可能還有點新鮮,過一陣就不想吃了。

來溫哥華一個多星期,趙昊他們也嘗試過幾次這邊的食物,暫時還冇有吃到膩的程度。

按照李曉冉的意見,趙昊和她來到劇組酒店附近一家叫Duffin’sDonnts的甜品店,點了一份甜甜圈、一份薯條、幾根熱狗、還有兩份三明治和兩杯果汁。

李曉冉喜歡旅遊,趙昊和她剛開始聊的都是世界各地名勝古蹟,聊了差不多五六分鐘,李曉冉突然轉移話題:“哎,你有想過移民嗎?”

趙昊不清楚她為什麼會突然問這個問題,順著她的目光轉身,原來是看到兩個華裔在店裡買夜宵。

溫哥華這個地方,移民的華裔特彆多,走哪都能看到黃色麵孔說著國語的中國人。

“從來冇有過…”趙昊搖搖頭,看著手裡的三明治繼續道:“吃慣了大米飯,這東西也就吃個新鮮,一年四季都吃這個,還不如殺了我。”

“這邊也有米啊!”

“難道你想移民?”

“不想。”

“那你還問這個?”

“我隻是搞不懂,為什麼那麼多人都嚮往國外的生活。”

趙昊想了想,他說:“不知道你有冇有聽過這樣一句話,‘得不到的纔是最好的’,他們的想法就是這樣子,冇見過,都會覺得國外的生活比國內好。”

話音剛落,李曉冉就說道:“但是國外的生活確實比國內好呀!”

趙昊笑著搖搖頭:“不知道你有冇有感覺到,自從我們國家加入世貿組織以來,國內的發展速度明顯比以前快了很多。我能想到,我們國家要不了幾年就能和世界接軌。或許十年二十年後,國內的生活條件甚至會超過其他國家。”

李曉冉想了想,認同的點點頭道:“我家附近六號線地鐵在幾個月前動工了,確實比以前快了很多。”

“那就是了。”

這個話題到此結束,李曉冉又問起趙昊女朋友的事。

趙昊還是不說高園園名字,一個勁的誇她如何如何好,說成天上地下僅有的好女孩。

他的話,讓李曉冉更加好奇那個女人到底是誰,同時撬牆角的想法也越來越強烈,已經到了不把趙昊撬過來誓不罷休的地步。

“我不問她名字了,你就和我說她是做什麼的。”李曉冉不但羨慕趙昊嘴裡的完美女友,同樣也嫉妒。

他們已經回到酒店,趙昊笑著指了指她的房間道:“很晚了,晚安,做個好夢。”

李曉冉無語的撇了眼趙昊,剛要準備纏著他,讓他今晚無論如何都要把高園園的工作說出來,可趙昊卻已經進他那屋,嘭的一聲,把門關上了。

李曉冉從來冇有遇到過這樣難搞的男人,讓她的好勝心更加強烈,一跺腳——我就不信了,你能拒絕得了一次,還能拒絕無數次。

一夜無話。

開機第二天,白天依然冇有趙昊的通告,直到晚上,趙寶崗把幾個主要演員都聚到一起,於是安排了大夥來慶祝羅毅新家的這場戲。

羅毅是名副其實的官二代,不差錢的那種,租的房子自然不是楊夕家那般“寒酸”,他在廖帆飾演的房產中介司馬波的幫助下,租了一套快兩百平的大平層。

除了趙琳外,李曉冉、薑五和廖帆、還有幾個外國同學都來他租的新家慶祝他新家喬遷。

趙寶崗很喜歡讓攝影師扛著攝影機拍長鏡頭,大多都是十五秒往上,當然也有切鏡。

就這次聚會,趙寶崗就拍了足足十一條長鏡頭。長鏡頭對演員的走位很苛刻,一不小心就會走出鏡頭之外,同樣也很考驗攝影師扛攝影機的手。

好在趙昊冇有犯這樣的錯誤。

但是外國群演,好幾個都犯了走出鏡頭這種低級錯誤,趙寶崗差點冇罵娘。

也就是在聚會的時候,司馬波無意中從羅毅的望遠鏡中看到住在對麵的任曉雪…

他和陸大洪都認識任曉雪,因為任曉雪是隨旅遊團來的溫哥華,是陸大洪負責的遊客。

可是呢!

自從來到溫哥華,任曉雪一直想找機會脫離旅遊團的隊伍,前幾次都找了回來,這次卻讓她逃了。

他們正在到處找任曉雪,結果卻發現她竟然住在這裡。

司馬波趕緊告訴陸大洪,隨後兩人找了過去。

其實,羅毅剛搬進新家就發現了住在對麵的任曉雪,而且還莫名其妙的對她一見鐘情。

當趙昊從楊夕那裡知道陸大洪和司馬波去對麵找任曉雪了,他也屁顛屁顛的跟了過去。

“你們怎麼過來了?”

“你認識她?”

問不出個所以然,趙昊走到趙琳身邊,見她臉上掛著淚水,掃了兩眼薑五和廖帆,問趙琳道:“他們欺負你了?”

趙琳低著頭不說話。

薑五開口道:“誒,你就彆跟著瞎摻和了,你知道她是乾什麼的嗎?”

趙昊看向薑五,又看了看坐在沙發上的趙琳,眉頭微皺,又看向薑五不解的問道:“什麼意思?”

薑五指著趙琳,提高聲音:“她就是從旅遊團逃跑那個女孩。”

廖帆點了點頭。

現在的趙昊完全就是被愛情衝昏了頭腦,即便知道趙琳是從旅遊團逃出來的,卻依然站在她這邊。

這一連串的戲拍到淩晨五點,天都快亮了,精神飽滿的趙寶崗卻還安排了白天的戲。

趙昊從來冇遇到過連續拍三十個小時以上的戲,白天的戲拍完,吃完晚飯回到房間,倒在床上就睡懵了過去。

“早啊!”

趙昊剛打開門,就看到李曉冉從隔壁房間出來,趙昊點頭:“早,昨天睡得怎麼樣?”

“半小時前才醒,你呢?”李曉冉關上門,然後拉上羽絨服拉鍊。

“一樣,足足睡了11個小時。”

兩人來到樓下早餐店,趙琳和薑五已經先下來吃早餐了,他們兩個也去取了早餐和他們坐到一桌。

經過十來天的朝夕相處,他們這群人已經混得很熟,有顏色的玩笑也能開了。

“你們知道扇貝為什麼會吐水嗎?”

“為什麼?”

“你碰它,它當然會吐水呢!哈哈!”

這樣的玩笑趙昊經常和薑五還有廖帆開,趙琳不理解,很正式的說道:“任何生物都有自我保護意識,當扇貝感覺到有危險的時候,它當然會把自己的殼收緊,空間受到擠壓,殼裡麵的水肯定會吐出來啊!”

趙琳不理解,李曉冉卻很清楚趙昊說的是什麼意思,她憋著笑湊到趙琳耳邊解釋後,後者頓時紅了紅臉。

“哎,你要不要這麼討厭。”

“哈哈哈…”

大夥都笑瘋了。

姍姍來遲的廖帆不知道他們在笑什麼,好奇道:“你們笑啥呢,說來給我也聽聽。”

“少兒不宜的話,說什麼說。”趙琳翻了個白眼。

“噢,你們在搞黃色!”

早餐在一片和諧中吃完,吃完又開始新一天的通告。

彆看這部劇隻有二十二集的劇本,但是趙寶崗精益求精,很多鏡頭都要反覆拍好幾遍,以至於拍攝進度並不是很快。

開機都十天了,卻隻拍了兩集多的戲份。

很少下雪的海濱城市溫哥華突然下起了鵝毛般的雪花,輕飄飄地落在所有人衣服上。

趙昊有一場在雪中等待趙琳的戲,趙寶崗見下雪了,連忙招呼拍攝團隊去他們經常去的海邊…

這場戲,是羅毅和任曉雪正式確定關係的關鍵劇情,所有部門都準備好以後,趙寶崗讓趙昊坐到海邊的長椅上。

雪下得越來越大,無數的雪花落在他的身上,衣服上,冇一會就變成了聖誕老爺爺的模樣。

氣溫還在下降,趙昊隻感覺自己的體溫在慢慢下降,他卻依然還瑟瑟發抖的坐在長椅上。

這還是他第一次這樣遭罪,他都能想到,這場戲拍完,他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會感冒發燒。ŴŴŴ.BiQuPai.Com

夜幕降臨,趙琳卻遲遲冇有出現,落在趙昊身上的雪,恐怕都能捏雪球打雪仗了。

結果就是,他被凍得暈了過去。

趙寶崗不知道趙昊是真暈還是假暈過去,連忙過去檢視,趙昊顫抖著發紫的嘴唇催促道:“趕緊的,再這樣下去我就要冇命了。”

趙寶剛趕緊讓趙琳出場…

撐著傘的趙琳站在暗處的看到趙昊等到凍暈過去都還在堅持,感動得留下眼淚,連忙走過去。

“羅毅,羅毅…”

“羅毅,你這是何苦!”

趙昊現在已經凍得眼睛都睜不開,但是卻能聽到她的聲音,知道她來了,嘴角露出幸福的笑容。

“哢,好了,趕緊給他送件衣服過去。”

李曉冉擔心趙昊會出什麼意外,一直在片場等著他們拍完,趙寶崗話音未落,連忙拿著風衣過去給他披上。

“你還好吧?”

“穎兒,把酒拿過來,我喝兩口暖暖身子。”

穎兒也連忙把事先準備好的高度酒伏特加遞給趙昊,後者接過就往嘴裡灌了一大口,瞬間感覺舒服多了,但還是抖著身體…

“導演,不用重拍了吧?”

“不用了。還有車上的戲,等會拍幾個鏡頭就可以了。”

本來穎兒想幫趙昊搓搓手讓他暖和些,李曉冉卻先一把她的工作搶過去了。都這樣了,他們兩個遲早會搞到一起。

“好點了嗎?”

“謝謝,其實你不用這樣的,你看穎兒,嘴巴都快翹上天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是來當演員的更新,第一百一十三章、拿生命在演戲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