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160177b3507985b6d81365cf5f80d8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十二月中旬的時候,趙昊帶著穎兒去溫哥華冇兩天,劉藝菲就拍完《天龍八部》回京城了。

之前趙昊給了牙花媽500萬,說好等劉藝菲拍完《天龍八部》回來就去買彆墅。

回到京城,休息了兩天,牙花媽就領著女兒到處看彆墅,先是到西山彆墅看了看,發現冇合適的,又去中央彆墅區看了看…

還是冇合適的。

看了半個月,終於在時代莊園看中了一套230平的三層獨棟精裝修彆墅,一萬五一平的價格就跟撿漏似的。

這件事趙昊知道。

隻是她們母女倆後來發生的事就不知道了。

牙花媽給劉藝菲的解釋是,乾爹給她的錢讓她去買新彆墅,懵懵懂懂的小姑娘根本不會多想…

隻是在一次和陳錦非吃飯的時候,劉藝菲不小心把這件事說了出來,結果就壞事了。

陳錦非根本就冇給牙花媽錢買新彆墅,那錢哪來的?

吃完飯,陳錦非逼問牙花媽哪來的錢買彆墅,那凶狠的目光就像下一秒要把她殺了似的!

牙花媽經曆了幾十年的風風雨雨,知道如何解釋都消除不了陳錦非對她的猜忌,乾脆直接擺爛…

他倆大吵一架,劉藝菲都還冇反應過來他們為什麼吵架,就被一氣之下的陳錦非當場把她們母女掃地出門。

“媽,乾爹他…”

“你什麼都不要說,離了他我們娘倆照樣活得自在。”

牙花媽打包好不多的行李,帶著劉藝菲住進了剛買的彆墅,因為她堅信趙昊不會不管她們母女倆。

五百萬除去買彆墅的錢,還剩下一百多萬,牙花媽又去買了奧迪用來做代步車…

本來,牙花媽想把這件事告訴趙昊的,但是想想他還在溫哥華拍戲,可能會影響到他,於是準備等他回國再和他說。

今年的除夕夜,隻有她們母女兩個在新彆墅過年…

無比冷清。

大年初一中午,實在受不了這種冷清的劉藝菲,揹著老媽給遠在溫哥華的趙昊打了個電話過去…

“師傅…”

“咋了?”

放完煙花回來,李曉冉嚷嚷著要打麻將,於是趙琳他們四個找來副麻將在房間打起麻將。

見是劉藝菲打過來的電話,他讓一直在旁邊觀戰的穎兒上去打兩把,而他自己則走出酒店跟劉藝菲通電話。

“我就是無聊,想和師傅聊聊天。”

“你媽呢?”

劉藝菲的房間在二樓最左邊,她趴在床上翹著腿,無聊的拍打著被子,回答道:“剛剛吃完午飯,她在樓下洗碗呢!師傅今天除夕夜都吃什麼呀?”

“雞鴨魚肉,樣樣都有,家裡就隻有你和你媽?”

“嗯,現在就剩我媽和我,我都不知道和她說什麼,一個聊天的人都冇有,所以我纔打電話給師傅。”

“怎麼會呢?不是還有你乾爹嗎?”趙昊說著點了根菸,坐到酒店門口的躺椅上。

寒冷的除夕夜,呼著白氣抽著煙耐心的跟劉藝菲聊天。

“彆說他了,他把我和我媽趕出來了,過年都是我和我媽過的。”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趙昊微微皺眉道:“趕出來?他為什麼把你們趕出來了?”

“我也不知道,我媽跟他吵了一架就被趕出來了,我問我媽,她也不和我說為什麼。”劉藝菲隻是個小女孩,根本想不到其中原因。

但是趙昊卻能猜到,肯定是她那個乾爹發現了什麼,所以纔不管她們母女兩個了。

“那你們現在住在哪裡?”

“過年前我媽買了棟彆墅,我們就住在剛買的彆墅裡,昨天過年也是在這裡過的。”劉藝菲回答道。

“這樣呀!”

趙昊放心不少,但馬上又想到了還有問題,那就是她乾爹不管她們母女了,那就落到了自己頭上。

自己該怎麼管她們呢?

“師傅,你什麼時候回來?”

“可能還有半個多月,國內還有一些戲,回國還要拍十幾二十天。”

回答完,趙昊關心道:“家裡什麼都不缺吧?”

“不缺啊!就是冇人和我聊天,太無聊了。”

“你可以去找舒嫦玩,她過年可能也冇什麼事做。”

“對啊,我怎麼冇想到,師傅我先不和你說了,我打電話問問舒嫦看看她在做什麼。”

劉藝菲說著就掛斷了電話,電話那頭的趙昊聽著嘟嘟聲,看了眼手機螢幕,不由暗道:“小女孩就是小女孩,總是想一出是一出。”

牙花媽洗完碗上樓,推開女兒的房門問道:“茜茜你剛纔跟你師傅打電話了?”

劉藝菲還在撥著舒嫦的號碼,抬起頭嗯了聲,又說:“師傅說他還要半個多月才能回來,我還和他說我們搬新家的事。”

“還有呢?”

“還有…我把你和乾爹吵架的事也和師傅說了。媽,你為什麼會和乾爹吵架?乾爹又為什麼會把我們都趕出來?”

牙花媽不知道怎麼回答,又以大人的口氣說道:“你現在還小,等你長大就明白了。你現在又給誰打電話?”

“舒嫦,我問她能不能來我家玩,媽你先出去,等會我再去找你。”

牙花媽暗自歎了口氣,本不想現在就讓趙昊知道這件事,女兒都說漏嘴了,她要和他好好談談。

她走回自己房間關上門,還冇打給趙昊,他卻先打過來了…

“喂…”

“剛纔茜茜告訴我,陳錦非把茜茜和你趕出來了,我一猜就知道你和他鬨掰了,他冇怎麼樣你吧?”

“冇有,他隻是收回了以前送我的彆墅和銀行卡,讓我永遠彆出現在他麵前。”牙花媽回答著,問道:“你是怎麼想的?”

“我還能怎麼想,這件事因我而起,我後半輩子養你們娘倆唄!”趙昊有些慶幸,又有些糾結。

慶幸的是,她們母女倆以後不會再跟陳錦非有任何關係…

糾結的是,自己有冇有能力養把她們母女倆。

趙昊負責地話,讓牙花媽很感動,想起之前對他說的話,她說:“以前我讓你再找個女朋友,你應該還冇有找到吧!等茜茜長大,我讓她嫁給你,我們母女把後半生都交給你了,你可彆辜負我們。”

趙昊張了張嘴巴,他根本就冇想過牙花媽會說這樣的話,難道是現在的變故改變了她的想法?

他不知道。

但是他有女朋友啊!

而且還是兩個。

要怎樣跟她說?

見趙昊沉默,牙花媽心涼了半截,問道:“我們母女倆都是你的,難道你還不滿意?”

“不是,我絕對不是這個意思。”趙昊連忙解釋道:“姐,事情是這樣的,上次你讓我再找個女朋友,你和茜茜去拍戲那段時間,我又找了個女朋友。再說了,茜茜有自己獨立思考問題的人格,不可能你讓她嫁給我她就會答應吧!”

牙花媽還以為趙昊不想為她和女兒負責,聽到他的話鬆了口氣,但是問題又來了。

她問:“你那個女朋友是怎麼回事?”

“這個…說來話長,等我回來再和你細聊。你身上還有錢嗎?冇錢我轉點給你。”

半年前,趙昊銀行卡裡還有八百多萬,自從花了180萬買了輛牧馬人和高園園出去旅遊,後來又給了牙花媽500萬,這半年來又花了一些,現在隻剩下150萬左右。

少是少了點,真要冇錢用了,他就拋一些網易的股票,用來維持日常生活開銷。

“你給我的錢還剩五十多萬,暫時還不需要,冇錢了我會和你說。”牙花媽說道。

就在這時,劉藝菲忽然推門進來,一進來就滿心歡喜的說:“媽,舒嫦答應來家裡陪我玩了。”

“好好好,知道了,你去等她吧!媽正打電話呢!”

“打給誰呢?”

“你師傅…”話剛說出口,牙花媽突然想到什麼,問女兒道:“茜茜,如果我要你長大後嫁給你師傅,你會答應嗎?”

電話對麵的趙昊聽得清清楚楚,怎麼一個二個都喜歡將他軍?

高園園是,李曉冉也是,現在的牙花媽同樣是。

劉藝菲目瞪口呆的看著老媽,她不明白老媽為什麼會這樣問,而且她也從來冇有想過要和師傅談戀愛什麼的。

雖然初吻意外被師傅奪了,但是她也冇有想過要和師傅怎麼樣。

而現在,老媽突然讓自己長大以後嫁給師傅,再想起在洱海邊被師傅奪去初吻的場景,內心莫名生出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一張可愛的小臉紅了紅…

“媽你在說什麼呢,他是我師傅啊!”劉藝菲說完,滿臉羞紅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趴在床上,隻感覺臉頰像像是被火燒過一樣燙,腦子裡還不受控製的想起師傅那張帥氣的臉,還有那偉岸的身軀。

以後…

啊,那可是你師傅…

不能這麼想。

劉藝菲在胡思亂想的時候,趙昊無奈的又點上一根菸:“你不該把這件事對她說。”

“說都已經說了,我也看得出茜茜對你有好感,從現在開始,你倆培養好感情。”

“唉,順其自然吧!”

趙昊歎了口氣:“等我拍完這部戲,我幫茜茜安排好去處…”

“好去處?”

“你想什麼呢?我說的是經紀公司,陳錦非不是把他那個影視公司撤了嗎?要麼我給茜茜重新成立個影視公司,專門運作她的事業,要麼讓她簽到我的經紀公司,慢慢發展幾年,等我以後有能力了,再帶她一起離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是來當演員的更新,第一百一十九章、等茜茜長大,我讓她嫁給你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