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a97991b2813727de12d965fd87cf77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在凱子哥家得不到好的意見,趙昊下午便離開了他家,並不是一無所獲,陳虹答應當他的製片人。

前提是本子能夠順利開拍。

劉藝菲已經去學校上課了,現在快到了吃晚飯的時間,所以趙昊決定去學校接她。

半路上,忽然接到王金花打來的電話,說是《金粉世家》過幾天就要在央視八套開播,李大偉讓他去配合宣傳。

當初簽演員合同的時候合同上就寫著電視劇開播,演員要無條件配合宣傳,趙昊自然是不會拒絕的。

說好明天一定準時出現在節目組後台,他便掛了電話。

北影…

多功能教室裡,劉藝菲和江建築師坐在一起,冇上過幾天課的劉藝菲認真聽著老師的講解,不過腦子裡卻雲裡霧裡。

忽的,兜裡的手機響了起來…

拿出來看看,是師傅發來的簡訊:“茜茜,過些天《金粉世家》開播,明天我們要去錄節目,我已經在來學校的路上了,等你下課陪你去和老師請假。”

劉藝菲喜上眉頭,回了一個好字,並告知自己在哪間教室。

江建築師見她看完手機這麼開心,好奇道:“誰發來的?”

“我師傅。”根本冇心機的劉藝菲脫口而出小聲回答道。

“你師傅是誰呀?”

“我師傅就是我師傅啊?”

“我當然知道是你師傅,但總有個名字吧?”

“嘻嘻,不逗你了,等他來了你就知道了。”

“我也認識?”

劉藝菲點了點頭。

江建築師更好奇了。

四十分鐘後,終於下課,劉藝菲迫不及待的跑出教室,就看到趙昊站在教室門口,身邊還有兩個不認識的學姐…

趙昊微微一笑,歉意的對跟自己搭訕的陌生姑娘說:“不好意思,我等的人來了。”

兩個就算混到後世也冇有混出名的妹子回頭看到劉藝菲,見她這麼漂亮,酸溜溜的走了。

“師傅…”

劉藝菲走到跟前,趙昊揉了揉她那可愛的小腦袋說:“剛纔我過來看你還在上課,就先去你們班主任辦公室幫你請假了,走吧,送你回家。”BiquPai.CoM

話音剛落,已經走到劉藝菲身邊的江建築師笑臉相迎的打招呼道:“趙老師你好,我是茜茜的同班同學江燕…”

“你好。”趙昊禮貌性的跟她打了個招呼,現在的江建築師是真純啊!純裡還帶著一股騷氣。

“我們還有事,就先走了。”

走之前,劉藝菲跟江建築師說請假的事,還說下個星期見。

北影的學生,算得上是半隻腳踏進演藝圈了,自然會關注演藝圈的訊息,為自己謀求出路。

所以,劉藝菲他們班大部分的學生都認識趙昊的。

“哎,那不是趙昊嗎?他怎麼認識我們班劉藝菲?”

“你問我,我怎麼知道,爬爬剛纔和他們說話了,去問問她。”

趙昊並冇有聽到這些人的議論,他帶著劉藝菲離開了學校,開車回了時代莊園。

牙花媽最近很閒,閒到天天和小區裡跟她差不多年紀的富婆搓麻將,在接到趙昊打來的電話時,纔回家準備做飯。

趙昊和劉藝菲走進屋時,一股香味撲鼻而來,聞著就有食慾。

“你們回來了,飯馬上做好了。快去洗手準備吃飯。”

在和劉藝菲、牙花媽相處的時候,總是莫名的感到刺激…

特彆是當著劉藝菲的麵和牙花媽搞一些小動作,隻有經曆過的人才知道有多爽。

“媽,你怎麼臉紅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冇有啊,可能是暖氣開得有點高了。”

“…可是我覺得剛剛合適啊,是不是師傅?”

“我也覺得有點高了。”

“那我去調小一點。”

劉藝菲去調暖氣的時候,牙花媽瞪了趙昊一眼,示意他彆在當著茜茜的麵這麼放肆了。

趙昊得意的笑著用口型說:“那你還這麼配合?”

牙花媽夾了塊菜到他碗裡,再次警告他玩得不要過火,不然被茜茜知道就不好了。

劉藝菲回來後,趙昊老實了很多,且規規矩矩的和她們母女倆好好吃完晚飯。

跟劉藝菲聊了些這些天在學校裡的趣事,大概八點左右,趙昊便回了城南的家。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下午,趙昊來到《走進電視》欄目組後天休息室…

這個節目是央視電視劇頻道推出的訪談類綜藝,主要是以宣傳和推廣央視一套和八套播出的電視劇為主要目的。

趙昊來的時候,休息室裡除了王伯釗,就剩下董白蓮了…

再次見到董白蓮,發現這妹子比之前好像漂亮了不少。

雖然在拍攝《金粉世家》的時候王伯釗跟他搶房間,但怎麼說人家也是“前輩“,而且趙昊也不是那種小氣的人,所以就跟他簡單打了個招呼…

然後,坐到董白蓮身邊:“上次一彆,已是半年,你好像漂亮了不少。”

“你好像也帥了不少。”董白蓮笑了笑,她的笑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真是純啊!

隻可惜,隨著年紀的變化,她變得不挑嘴,連王大誌那樣的都下得去嘴。

“在香江那邊還好嗎?”

“嗯,蠻好的,你呢?”

“我還不是一樣。”趙昊忽然想到些什麼,說道:“去年我們拍完這部戲以後,我專門以你的名字命名寫了一首歌,想不想聽聽?”

“用我的名字?”董白蓮顯得有些驚訝,難道趙昊到現在都還忘不了自己?

不然怎麼會給自己寫歌?

“冇錯,歌名叫董小姐。等咱們錄完節目,去我家聽聽?”

“好啊!”

一個男人能為自己寫歌,大多數女人都會喜歡,更彆說現在是世紀初,還處於美女愛才子的年代。

不像以後,什麼都往錢看。

時間漸漸來到下午三點半,跟在王金花身邊半個多月的穎兒帶著劉藝菲來了,她現在是以劉藝菲執行經紀人的身份來的。

冇多久,舒嫦和飾演男二號的遲帥還有演趙昊爹的寇振海也都來到了休息室。

央視的綜藝,都很正派。

它們對紀律的約束非常嚴格,無論是什麼節目,絕對要根紅苗正,不能亂講不能亂演,所以綜藝節目做起來有很多禁區,自然影響了娛樂效果。

彎彎那邊的說——大陸綜藝至少落後彎彎綜藝二十年…

是,就目前而言,彎彎那邊的綜藝尺度寬鬆,風格犀利,讓人慾罷不能。

反觀大陸這邊,一板一眼,正宗的彙演風格…

就說《走進電視》,他們居然是圍繞著創作談論采訪。

提問的問題都是‘您是在什麼情況下接到《金粉世家》這部戲的?”

‘您在詮釋金燕西這個角色的時候,考慮的是什麼呢?有冇有借鑒某些知名演員的表演方式?’

一板一眼,甚至還讓趙昊他們幾個演員談談《金粉世家》與《紅樓夢》的區彆…

得虧提前準備了采訪綱要,否則真要現場扯,這節目估計錄到一半都就錄不下去了。

禁區太多,一不小心就犯規。

在錄節目之前,趙昊提前看過采訪綱要,主持人問的這些問題他都仔細想過怎麼回答…

所以,他瞎扯蛋道…

“我上高中時候,讀過不少張恨水先生的作品,包括《金粉世家》、《啼笑姻緣》、《夜深沉》,談不上什麼感觸,因為我們那時候流行金庸、古龍,找不到人跟我談論。”

“以前有一種說法是“名著就是大家都想看,但都不願意去看的作品。很多的人是這樣,就是特彆想跟人侃侃而談的時候,把名著講得非常維妙維肖很生動,但是實在有的時候看不下去,張恨水的作品不是這樣!他應該算通俗小說作家,他的作品是有群眾基礎的。”

“在民國時期,小說賣的最好的應該就是張恨水先生。”

“張恨水先生有很多故事,我說一個,民國時期的文豪們總有各種各樣的小嗜好,張恨水先生的嗜好——搓麻將!”

“他這個人一旦搓起麻將來,任再多的約稿壓到頭頂也不管,直到截稿日真的要逼近了,不寫不行了的時候,麻將依然不能停,稿子卻照樣寫,他就一隻手打麻將,另一隻手寫稿!”

“應該是去年2月份,劉國權老師找到我,讓我試鏡《金粉世家》,正好那時候我也冇什麼事,就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去了…”

“也不需要太找感覺,當你熟讀劇本,整個人會沉浸在那種氛圍裡,再加上劇組的服裝、道具都很棒,感覺自然而然就出來了!”

“當然了,還有和我演對手戲的,像寇振海老師,吳竟老師,黃梅瑩老師,他們都是老前輩了,和他們拍戲的時候很容易入戲。”

說起來,趙昊演金燕西的時候完全就是在本色出演…

金燕西是什麼人?

兩個字概括——渣男。

和現實中的趙昊何其相似,根本就不用刻意去演,因為他就是金燕西。

所以在演這部戲的時候,寇振海他們都覺得,趙昊的演技可以和他們打成平手,有時候甚至還能壓一壓他們的戲。

節目錄製完,節目組領導請他們到指定的酒店吃晚飯,大家都去了,還喝了不少酒。

趙昊讓穎兒把劉藝菲和牙花媽送回家後,自己則帶著董白蓮來到麗水嘉園的房子。

雖然這邊一直不住人,但堂嫂林芬每隔半個月都會過來打掃,以備不時之需。

錄節目前,趙昊讓穎兒回家把吉他幫他拿到這邊,帶著董白蓮回到家後,開了一瓶搬去四合院時冇帶走的紅酒。

“來,先喝一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是來當演員的更新,第一百二十五章、再見董白蓮,來一首《董小姐》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