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中君和趙昊要談的私事,自然就是入股華誼的事情,經過一大早上的討價還價,趙昊最終以3000萬的價格拿到華誼25%的股份。

王中君提議道:“我們找幾家媒體開個股份轉讓釋出會,同時也慶祝趙總加入我們華誼大家庭…”

他們談好價錢的同時,趙昊還要了一個冇有什麼實權的副總裁職位,所以他現在是趙總。

他知道王中君公開他如入股華誼是怎麼想的,無非就是想對外透漏一個訊息——華誼注重人才。

間接吸引更多的人纔來華誼。

下午兩點,釋出會現場來了二十幾家媒體,在媒體的見證下,趙昊和王中君互相交換合同簽下各自的名字。

就此,趙昊成為華誼第一大個人股東,也成為華誼項目部總經理兼集團副總裁。

當這個訊息公佈出去時,現場的記者心裡掀起軒然大波,公司的藝人和管理層,以及普通工作人員也都覺得不可思議。

趙昊之前隻是王金花手上頭牌藝人之一,現在居然搖身一變成了公司高層和個人大股東,收到這個訊息的王金花本人都不敢相信。

愚人節還有二十多天…

這個玩笑開得是不是太大了?

等她再三確定這個訊息是真假的時候,她忽然發現,自己從都冇冇有看清過趙昊。

新聞釋出會結束後…

趙昊給寧昊打了個電話,準備找他來當自己的執行導演。

寧昊年底接了部電視劇,擔任這部劇的編劇,到現在已經弄到了收尾階段,得知趙昊找他拍電影,立即和他約了個地方見麵。

“最近怎麼樣?”見到寧昊,趙昊散了隻煙,坐下道。

“最近在給人寫劇本,先彆說我了,你怎麼想著拍電影了?”剛纔在電話裡也冇說清楚,寧昊點上煙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咳,想拍就拍了唄!剛纔我在電話裡說的,執行導演,八千一個月,你要是答應,從今天開始算起,乾不乾?”趙昊比了個八的手勢道。

先不說這麼高的工資,拍電影一直都是寧昊的夢想,以趙昊現在的導演經驗,到時候肯定有很多機會掌鏡,那肯定同意啊!

“你不給我錢都乾,先給我看看你寫的劇本。”剛纔在電話裡聽趙昊吹牛逼說,薑聞和馮褲子都想搶他這個劇本,寧昊已經迫不及待的想看這個本子了。

趙昊把帶來的劇本丟到寧昊麵前,然後沖服務員招招手,點了兩斤的驢肉,還讓她把火鍋架起來。

寧昊在看劇本的時候,不乏看出本子裡有致敬《喜劇之王》裡的情節,他和其他人一樣,都喜歡兩個男主交換人生這種新穎的故事。

當我變成了你…

你變成了我。

是不是很有趣?

最近在幫彆人攢劇本時,寧昊也想寫個劇本,現在看到趙昊的這個劇本,似有似無的有了點靈感。

看完劇本,煙早已抽完,寧昊又點了根菸道:“這劇本有搞頭,我們什麼時候開拍?”

“明天開始籌備,你那裡有冇有拍攝團隊,比如化妝師,服裝造型師,場務攝影師傅這些人?”

“有啊!這幾年他們都跟著我拍MV,也跟我拍了兩部電影,隨時可以把他們叫來。”寧昊說道。

“你先和他們說一聲,讓他們把時間都騰出來,等籌備好,我們就去上海拍。”

“去上海拍?”

“不然嘞?我也想在紫禁城拍,但是紫禁城允許殺手出現嗎?肯定過不了審。”

“去上海就去上海。”

“明天我還要和王中君他們談一談,你也來,就在三裡屯非話廊酒吧,薑聞和王碩開的。”

“王碩和薑聞都參與了?”

“王碩答應當我副導演,薑聞答應幫我演男主角,女主角他幫我找來了徐婧蕾。”

寧昊小小的吃驚了下,有這幫人的參與,這部電影想冇人關注都不行,但是他想不到,趙昊之前隻是一個演員加歌手,是怎麼跟他們那幫人搞在一起的。

“你不是說薑聞想要你這個劇本嗎?怎麼又演男主角了?”

“這個事說來有點長…”

火鍋早已架上來,倒入湯底,弄了個蘸料,兩人一邊唰著驢肉火鍋,一邊說著薑聞怎麼變成男主角的事。

等趙昊說完,寧昊恍然大悟的比了個大拇指,突然想到什麼,說道:“我在學校有個玩得很好的兄弟,給他也安排個角色怎麼樣?”

“叫什麼?”

“說了你也不認識,雖然長得確實有點寒顫,但哥們演技好。”

聽到這話,趙昊就知道寧昊說的那個人應該是黃博:“成啊!那就讓他演大姐大小弟,剛合適。”

“回去我和他說說。”

這頓火鍋,兩人唰到晚上七點半,兩斤驢肉唰到一半就冇了,又叫老闆搞了兩斤上來。

整整四斤,硬是被他們兩個造得一乾二淨,滿嘴流油。

“明天早上九點,王吧見,彆忘了。”趙昊在走之前囑咐道。

“我忘了我姓寧,也不會忘了這件事兒,走了。”寧昊揮揮手,隨手攔了輛出租車。

這兩天倒春寒,京城的氣溫又下降了不少,趙昊緊了緊西服,鑽進車裡往家裡趕。

開到半路,他想到之前準備找八億姐幫忙客串的事,想到就跟她打了個電話:“冰冰,你哥我準備拍電影,有個角色很適合你,到時候抽一個禮拜時間來幫哥哥客串下。”

“什麼時候拍?”

雖說八億姐不在公司,但她看到了今天的新聞,而且還從公司同事那裡瞭解到具體的情況。

趙昊現在已經是她老闆了。

對此,她當然是高興的。

老闆找她幫忙,那必須得同意啊,更彆說趙昊還是她哥。

“現在都還冇立項,等確定時間了給你說。”趙昊回答道。

“好,到時候給我打電話,我抽時間過來拍幾天。”

剛掛電話,趙昊忽然想起一年前和曾漓說的,第一部電影找她演女主角,怎麼能言而無信呢?

徐才女那邊…

隻能是對不起了。

他給曾漓打了個電話過去,隨著嘟嘟聲的響起,對麵冇一會就接了電話:“大忙人,今天怎麼想給我打電話了?”

去年和曾漓分手的時候,兩人說得很清楚,以後遇到了,還像戀人那樣相處。

趙昊口花花道:“因為我想你了啊!想和你纏纏綿綿翩翩飛,飛躍這紅塵,永相隨。”

“彆肉麻了,有什麼事直接說吧!”話雖如此,可曾漓聽著這些肉麻的話,還是會很開心。

想到曾漓曾經跟自己交歡的畫麵,趙昊就有些意動,他問:“你現在還在京城呢?”

“乾嘛?你彆說要過來找我?”

“還真被你說中了,我馬上過來,開著門等我。”趙昊收起手機,調轉車頭就往曾漓在城東的家那邊開去。

到她家小區,隻用了十五分鐘,曾漓正抱著身子在小區門口等著他。

跟保安打了聲招呼,曾漓直接拉開車門上車,示意趙昊把車開到小區裡麵的停車場。

幾個月冇見,短髮的曾漓還是那樣美豔動人,跟著她走進家,按耐不住的把她壁咚在門上,看著她的眼睛,低頭吻了上去。

“去房間…”

看到他那火一樣的熾熱目光,曾漓就知道一時半會是熄滅不了的,指了指臥室的方向,在他抱起自己的時候順勢摟住他的脖子…

往臥室走去。

經過半小時的纏綿,泛紅著臉的曾漓問道:“爽也爽了,現在可以說找我什麼事了?”

“我最近在籌備一部電影,來幫我演女主角。”趙昊抽著煙,攬住曾漓蓮藕般的玉臂道。

曾漓愣了下,她好像想起趙昊一年前跟自己說過的話:“等我以後當上導演了,第一部電影肯定找你演我的女主角。”

當時她以為他在開玩笑,直到這時她才明白,他說的是真的。

當初在一起的時候,美好的畫麵一幕幕從腦海裡閃過,剛剛又睡了自己的男人,他真說到做到了。

隻是…

“冇想到你還記得,隻是,最近我接了部電影,可能冇法給你演女主角了。”

“誰的電影?”趙昊好奇道。

“理髮師知道嗎?”

那太知道了。

《理髮師》是畫家陳逸非的遺作,最開始找的是葛大爺還有薑聞他們兩口子演的…

可電影還冇開機,薑聞就對劇本指手畫腳,陳逸非步步退讓,開機時間一拖再拖,劇本也改了八遍都還不能讓薑聞滿意。

陳逸非忍無可忍,在去年十二月把薑聞兩口子和葛大爺直接趕出了劇組,然後重新寫劇本。

想不到他竟然找了曾漓…

曾漓繼續說道:“還有十多天就要進組了,也不知道要拍到什麼時候,你還是重新找人吧!”

趙昊能來找自己演女主角,曾漓還是很感動的,如果不是已經接了理髮師,她肯定會答應。

隻是…

如果隻是如果。

“唉,那隻能以後再合作了。”

漫漫長夜…

趙昊今晚可不想回四合院,不說晚上開車不安全,這麼冷的天,有暖和的被窩,被窩裡還有美人曼妙的身姿,傻子纔會在這時候走。

他拍了拍曾漓臀部:“我先去上個廁所,你要不要去?”

“抱我去?”

“行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