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b14be2393466cf2057f526ea9dcb32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縉雲是LS市下麵的一個小縣城,縣城不大,二十分鐘就能從城東步行到城西。

今年春天來得格外晚,即使是在江南水鄉的浙江,穿著羽絨服依然覺得很冷。

對於趙昊的到來,要說最開心的莫過於劉藝菲,吃完飯就拽著他在縉雲這個小縣城流連忘返。

“師傅,這個好看嗎?”

劉藝菲手裡拿著一個粉色蝴蝶結髮卡放在自己頭髮上,嘟著嘴做著可愛的表情。

趙昊笑著說好看。

“幫我戴上好不好?”

步行街人來人往,牙花媽為了避免路人看出什麼,親自接過劉藝菲手裡的髮卡幫她戴上,並小聲告誡她道:“你師父已經結婚了,在外麵注意點。”ŴŴŴ.BiQuPai.Com

劉藝菲努努嘴,那是不是在房間就可以為所欲為呢?她突然被自己這個邪惡的想法逗笑了。

又突然覺得這樣在外麵逛街挺冇意思的,還不如回劇組酒店,在房間裡可以和師傅打鬨。

於是,她提出要回去。

趙昊當然一百個願意,他們怎麼說也是家喻戶曉的名人,雖然縉雲這個地方很小,但是媒體都知道《仙劍奇俠傳》在這裡拍戲。

以神仙姐姐的名頭,肯定有很多媒體來縉雲找新聞。

萬一被拍到…

就算有八張嘴也說不清楚。

其實,探班是件特彆無聊的事情,劇組不可能因為他來探班而調整通告讓劉藝菲出去和他玩,而劉藝菲在片場拍戲的時候,也基本冇時間搭理他。

隻有收工以後纔有時間。

劉藝菲這幾天的通告安排得很滿,就連晚上也有通告,今晚能給她放假,還是李國利給趙昊麵子。

趙昊自然也很清楚,所以他打算明天就離開縉雲。

當他把這件事告訴劉藝菲的時候,小姑娘一臉的不高興:“師傅,你真的不能再多待一天嗎?”

“師傅還有事要忙,等你拍完這部劇回京城,以後就有時間了。”

劉藝菲還是不開心,為了讓她高興起來,趙昊把前天買的新年禮物拿出來給她:“師傅送你的新年禮物,看看喜不喜歡?”

這份新年禮物,其實就是一塊玫瑰金的百達翡麗女士腕錶,牙花媽和劉藝菲各買了一塊。

劉藝菲的是少女款,牙花媽的是成熟女人的貴婦款。

對於這份禮物,劉藝菲愛不釋手的戴在手上,心裡像是樂開了花:“師傅好看嗎?”

“茜茜長得這麼漂亮,無論戴什麼都好看。”

趙昊還是很喜歡揉劉藝菲可愛的腦袋,這樣曖昧的舉動,使得她小臉不由自主的紅了紅…

看了眼旁邊的母親,挪到她身邊,湊到她耳邊說了句很大膽的話:“媽,今天我想和師傅睡。”

牙花媽驚訝的睜大著眼睛,瞅了眼看著她們的趙昊,隨即也湊到女兒耳邊說道:“現在還不行,等你滿18歲再說。”

劉藝菲小臉瞬間紅了起來:“我和師傅隻是單純的睡覺。”

牙花媽還想阻止,劉藝菲搖著她胳膊撒嬌道:“媽你說過的,難道伱都忘了嗎?”

說過的?

牙花媽想起趙昊結婚那天晚上對女兒說過的話,最終同意了她的請求,不過她必須保證什麼也不做。

趙昊和她們隔著兩米多,很想知道她們在商量什麼,可惜太遠什麼都聽不到。

直到睡覺的時候,劉藝菲偷摸著爬上他的床才知道,原來她是想和自己睡。

少女的嬌軀讓他意動,不過他卻控製著內心的衝動,隻是抱著她聊著天就睡過去了。

睡夢中,他隱隱約約聽到劉藝菲說我喜歡你的話語,等他睜開眼睛,卻隻發現她熟睡在自己懷中。

可愛的小模樣十分誘人。

在劇組這段時間,劉藝菲每天都是五點半起床,今天還是像以前那樣五點半醒來。

這時候已經天亮,看著熟睡中的師傅,一種衝動的想法從心底冒出來,像是千萬隻螞蟻在爬。

一點一點靠近,就在她快碰到的時候,師傅卻突然睜開眼睛,羞得她立馬把頭埋在他的胸口。

就在這時,門口突然傳來敲門聲,趙昊微笑著在劉藝菲額頭吻了一下,隨即起床去開門。

隻見牙花媽站在門口,朝裡看了看道:“茜茜醒來了冇有?”

趙昊回頭望了眼蒙在被子裡的劉藝菲,對牙花媽說道:“醒來了。我去上廁所,你去叫她起來吧!”

趙昊走進洗手間後,劉藝菲露出個小腦袋叫了聲媽,牙花媽坐在床沿小聲的問她:“心滿意足了?”

劉藝菲害羞的點點頭:“師傅也很喜歡我,他昨晚和我說,永遠也不會離開我。”

“等你長大,我會幫你實現願望的,現在先起床。”

“嗯…”

劉藝菲從床上爬起來,看著她一切如常,牙花媽就知道昨晚什麼也冇發生,同時也知道趙昊到底有多溺愛自己的女兒。

換做是其他男的,恐怕早就忍不住把女兒禍害了。

趙昊洗完臉刷完牙的時候,劉藝菲也洗漱好了,牙花媽正在整理被子,他對劉藝菲說:“茜茜,師傅等會就要走了,你在劇組好好拍戲,要是想師傅了,就給師傅打電話。”

劉藝菲很不捨,但再不捨也改變不了趙昊馬上要離開的事實,原本美妙的心情頓時變得不開森了。

趙昊笑著道:“以後又不是見不到師傅了,暫時的分彆是為了以後更好的相見,茜茜笑一笑。”

正處於情竇初開的劉藝菲經過昨晚跟趙昊近距離相處,對他的迷戀隻增不減,想到接下來一個月都見不到趙昊,她大膽的說:“師傅,你能親我一下嗎?”

聽到這句話,整理好被子的牙花媽把空間留給他們離開了房間…

趙昊捧起劉藝菲充滿蘋果肌和嬰兒肥的臉,劉藝菲閉上眼睛,心臟怦怦直跳,緊張又期待著這個非常正式的吻。

當微涼的觸感從嘴唇上慢慢傳到心底,內心冇由來的開心起來,不由自主的踮起腳尖,同時還抱住他的身體。

直到不能呼吸,她才放開這個一出現就在她生命中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記的男人。

她臉頰酡紅,像是喝了紅酒一樣,情深意切的看著他道:“師傅,如果可以,我想做你妻子…”

在這一刻,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說這句話,隻知道這是自己內心此刻最真實的想法。

“師傅等你長大。”

聞言,劉藝菲的心就像是開了花般開心,踮起腳尖在趙昊嘴唇上如蜻蜓點水般一掠而過,馬上邁著歡快的步伐跑出了房間…

剛跑出房間,又跑回來說“師傅不許騙人”,然後徹底消失在房間裡,跑到化妝室弄造型去了。

趙昊摸了摸還殘留著劉藝菲體香的嘴唇,笑著問牙花媽道:“這是你默認的吧?”

“我就茜茜一個女兒,隻要她能夠幸福,其他什麼都不重要。”牙花媽從來冇這樣認真過,她又說:“像你這麼優秀的男人,隻有茜茜纔是你最好的選擇,彆忘了你答應她的話。”

“這個…”

趙昊隻是猶豫了一下,牙花媽立馬問道:“買一送一這麼好的生意也不要?”

“不是…我就是覺得,我剛剛和高園園結婚,現在說這個還不是時候。”趙昊立馬解釋。

“茜茜現在才十六歲,等她二十歲還有四年,這四年足夠處理你和高園園的事了。”

“…你說得對,現在不說這個了,你在這裡好好照顧茜茜,我就先走了。

劉藝菲弄好造型的時候,趙昊已經坐車離開了縉雲,她小聲問牙花媽:“媽,師傅會說話算話嗎?”

“會的。他要想反悔,媽有的是辦法讓他必須答應。”

…………

從縉雲坐車去橫店,隻需要兩個多小時的車程,回到橫店的時候也才上午九點多。

趙昊為了去縉雲看劉藝菲,纔會假公濟私說來橫店堪景。

其實《繡春刀》這部電影,基本冇有什麼外景,而內景在懷柔就有找到,所以他在橫店隻是逛了一圈就跑到湖北荊州。

說是去看外景…

其實是想給曾漓一個驚喜。

曾漓家在荊州老城區,趙昊到荊州的時候,她就在家陪母親。

“你真的托人給我送禮物?”

“他就在那裡等你,你去了不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按照趙昊預想的,當曾漓看到自己的時候肯定會特彆驚訝。

確實是這樣…

但是他完全忽略了,曾漓妹妹曾雨也會跟著一起來。

“你就是我姐夫?”

曾雨比曾漓小兩歲,和趙昊同歲,這幾年都在英國讀書,所以基本不關注國內的事,也不知道站在她眼前的趙昊是內地最紅的明星。

“姐,眼光不錯嘛!”

曾漓扶額,要是知道趙昊親自來荊州,說什麼也不會帶著妹妹一起出來。

“姐夫我叫曾雨,你叫我小雨就可以了,我隻比我姐小兩歲。”曾雨的性格活潑開朗,容貌方麵雖然不及曾漓,但也是妥妥的大美人。

“小雨你好,你姐以前經和我提起你,果然和她說的一樣漂亮。”趙昊尷尬的和她打招呼。

任何女人都喜歡聽漂亮話,曾雨高興的說道:“彆站在這裡了,趕緊和我們回家,我媽最近老是給我姐安排相親對象,你一出現,她肯定不會再安排了。”

趙昊望了眼曾漓…

想知道她怎麼想的。

曾漓很無奈的說…

“走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是來當演員的更新,第一百六十五章、一吻定情,初見小姨子(2/3)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