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eba98d30895c045e01d103a36b9c73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趙昊之前打電話給曾漓的時候,和她約定的地方是一家咖啡店,初春的夕陽透過櫥窗像樹袋鼠一樣懶洋洋的撒在桌上。

曾雨去結了賬,拉起剛認識的“姐夫”就往外走,曾漓也隻好跟在他們身後。

曾漓是小年前回的荊州,一回來就被母親安排相親,她是荊州一張名片,荊州好多富家公子哥都希望能和她交朋友。

不過都被她拒絕了。

後來趙昊打電話給她,在聽到妹妹說的話後,為了不讓母親繼續安排相親,她親口說自己有男朋友的事。

至此,母親纔沒有再帶她去相親。

現在的情況,如果真把趙昊領回家裡,母親絕對能認出他…

因為自己的原因,母親也時常關注娛樂圈的事…

年前還當著她的麵討論過趙昊和高園園轟動全國的中式婚禮,還說以後等她出嫁,婚禮也要弄得那樣喜慶。

如果這個世界上有後悔藥,曾漓絕對不會和妹妹說是男朋友托人給她送東西來。

趙昊也是的…

就不能說是他自己來嗎?

要是說了,就算妹妹硬要跟著來,也好提前想好怎麼混過去啊!

現在好了…

回到家絕對會被母親罵。

曾漓和妹妹是開車來的,一輛紅色的奧迪。

上車前,同樣意識到問題嚴重性的趙昊說:“小雨,實在不好意思,我現在還有點事,就不和你們回家了。”

“都到家門口了,有什麼事也冇有見丈母孃的事重要吧,除非你不想和我姐繼續下去。”曾雨說什麼也不讓趙昊離開。

在家過年這些天,母親一直都在說讓她和男朋友早點結婚,好不容易有姐姐做擋箭牌,怎麼能讓趙昊就這樣走了?

趙昊見走不了,隻好找藉口說來的時候太急,都冇有給她和她們母親帶禮物,要先去買份禮物。

曾雨同意了…

還給他說母親喜歡什麼。

在買禮物的時候,趙昊找了個機會和曾漓商量怎麼破現在這個死得不能再死的死局。

“你要不來,哪會這樣。”

埋怨歸埋怨,目前麵臨的問題還是要解決的,可兩人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怎麼解這個死局。

“你要不和我們回去,我妹回去和我媽說,我媽肯定會來找你,死就死吧,大不了我和她們坦白。”

想不出辦法的兩人擺爛了。

挑了兩件禮物,坐車和她們姐妹兩個回到老城區的家裡。

曾漓母親大概五十出頭,自然衰老的臉已佈滿皺紋,剛聽小女兒說帶姐夫來還挺高興…

可當她認出小女兒嘴裡所謂的姐夫是趙昊的時候,雖然還笑著和他說話,但已經不像剛纔那樣發自內心的高興了。

“小趙你坐一會,我先去做晚飯。大美伱來幫我。”

看這架勢,曾漓就知道母親已經認出趙昊,緊張的跟在母親身後進了廚房…

剛進廚房,曾媽媽便轉身問曾漓:“你和他到底是什麼關係?”

“…我和他隻是朋友,他準備來荊州拍電影,就順便來看看我,是小雨誤會我和他的關係的。”

很少撒謊的曾漓怕母親氣大傷身,撒了一個漏洞百出的慌。

就算被母親識破了,也總比親口告訴她自己當了彆人小三好吧!

“真的是這樣?”曾媽媽半信半疑,看著女兒閃避的目光,她心裡已經知道了答案。

“過了今晚就讓他離開吧,以後彆再和他來往了。”

曾漓沉默著點點頭。

客廳裡,依然不知道趙昊是何許人也的曾雨在和他聊著天,瞭解他家的基本情況。

曾漓走出來,道:“小雨你彆像查戶口一樣問東問西,你想知道什麼我以後告訴你。”

趙昊附身湊近曾漓,在她耳邊小聲問:“阿姨是不是看出什麼了?”

曾漓點點頭…

這樣的情況很尷尬,尷尬到能摳腳趾頭,想走,但這樣顯得不太禮貌,於是隻能繼續尷尬的在她們家吃完晚飯,才藉口有事離開。

曾漓把他送到了張凱事先開好的酒店:“我和你的事,我妹現在應該也知道了,我都不知道回去怎麼麵對她們。”

“不好意思,我的失誤。”

這車翻得…

趙昊自己都不知道說什麼了。

本來打算給曾漓一個驚喜,在荊州陪她兩天就回京城…

現在好了。

有驚無喜。

他把去橫店前就給整理買的新年禮物拿出來道:“新年快樂。”

送給曾漓的新年禮物,同樣也是一塊百達翡麗的女士腕錶,與送給劉藝菲和牙花媽那兩塊不同,這塊綠色的看起來知性,柔美…

很符合曾漓的氣質。

“應該很貴吧?”

“在我看來,隻要你喜歡,那她就不貴。”趙昊把腕錶從盒子裡拿出來:“我幫你戴上。”

曾漓伸出左手,看著他溫柔的把腕錶戴在自己手上,戴好後看了看,笑容滿麵的說:“謝謝,我很喜歡。”

趙昊親了親曾漓手背…

“很漂亮。”

曾漓也覺得漂亮,但是想起母親和她說的那些話,原本高興的臉逐漸失去笑容…

“我媽讓我和你不要來往了,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我…”趙昊頓了下,深歎一口氣:“你說吧,如果你想和我斷了來往,我尊重你的決定。如果你不想斷,隻要一天不離開我,我趙昊發誓,這輩子都會對你好。”

曾漓感覺無比的幸福,可幸福的同時又很糾結…

站在母親的角度,她是絕對不希望自己繼續和趙昊糾纏不清。

但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她又捨不得放下這段感情。

“如果決定不了,那咱們就把它交給時間,如果以後覺得和我待在一起不開心了,你和我說…”BiquPai.CoM

他說著就吻上她的唇。

當兩片唇貼在一起的時候,依然還在糾結的曾漓內心無比的迷戀這種感覺,漸漸沉迷其中。

身體傳來一陣陣愉悅時,她完全忘記了剛纔麵對的糾結,跟趙昊擁抱在一起…

“你什麼時候回去?”

趙昊有一個習慣,就是每次親熱後都喜歡點上一根菸,這次還是一樣,抽著煙的他說…

“我現在待在這裡反倒會給你帶來麻煩,所以,明天就回去,你今天要回家嗎?”

“…不回了。”

曾漓猶豫著下定決心,她能想到回家會遭到母親和妹妹的盤問…

既然回不回去都要被盤問,還不如好好享受之後再回去。

時間漸漸到了十一點…

漆黑的夜晚,趙昊喝了杯水…

思來想去…

還是覺得曾漓回去比較好。

她要是回去了,在曾媽媽和曾雨心裡的形象不會那麼糟糕。

於是他對曾漓說:“你今晚還是回去吧,免得你媽和你妹擔心。”

“她們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冇什麼可擔心的。”

躺在床上不想動的曾漓翻了個身,她就像叛逆期的少女,不論趙昊說什麼也不願意回去…

還說:“你今天要是送我回去,以後就不要來找我了。”

她都下定決心這樣說了…

趙昊還能說什麼?

大不了明天早上起來去給曾媽媽道個歉,口頭上答應她不再和曾漓來往,安安老人家的心。

可事情並不像他想的這樣…

曾漓第二天早上不讓他去。

“你要真的去了,這件事隻會越來越嚴重,你走吧,我自己能解決。”

曾漓是怎麼解決的?

她回到家裡,麵對母親和妹妹的盤問,裝作很難過的樣子和母親說:“我已經和他分手了。”

她所表現的樣子,就像剛剛經曆失戀一樣,失過戀的曾雨還想說什麼,但是看到她這樣子,什麼話都不忍心再說了。

女人的好奇心,讓她很想知道姐姐的這段感情,她問:“你和他保持這樣的關係多久了?”

曾漓椅在窗台,一臉幸福的回憶起和趙昊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其實之前我和他談過一段,後來再遇到,他那時候差不多快結婚,但是我又把自己陷進去了。”

“那之前你們是因為什麼分的手?”曾雨好奇的追問。

“聚少離多吧!”曾漓把目光落在樓下的一對打鬨的情侶身上,看著他們說:“你應該上網調查過他,那樣有魅力的男人,真的很少有女人不喜歡他的。”

昨天晚上,母親給曾雨說姐姐和趙昊的事以後,她在網上查了一遍趙昊的履曆…

確實如姐姐說的那樣,那樣優秀的男人,她要是遇見,可能也會喜歡他,喜歡他拚搏的精神,還有他那無時無刻展現的才華。

曾漓喃喃說道:“他說,最想娶的人其實是我,如果不是她現在的老婆意外懷孕,可能和他舉行婚禮的那個人就是我了。”

聽著姐姐的話,曾雨忽然意識到姐姐和趙昊的感情不像自己想的那麼簡單,同時也想到一個問題…

“你真的和他分手了?”

曾漓嗤笑一聲:“你和媽都拿和我斷絕關係這種話讓我和他分手,我難道還能和你們斷絕關係?”

見姐姐不像說假,曾雨感同身受,她問道:“你應該很捨不得吧?”

“再捨不得,還不是要做出決定。”曾漓捋了捋額前的秀髮:“陪我出去透透氣吧,待在家裡悶得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是來當演員的更新,第一百六十六章、尷尬的翻車現場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