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4a928912a59193dbcbb0f96be898ef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24歲的沈藤,臉部輪廓比較清晰,三庭五眼均等,臉型方正,下頜線收緊,下巴偏尖長…

唇紅齒白,目光清澈,跟陽光大男孩一樣,妥妥的小鮮肉。

誰又能想到,這個小鮮肉在十年後會變成中年油膩大叔?

看到他,趙昊不由想起自己上輩子也像他一樣,年輕的時候帥到花見花開車見車爆胎,上了年紀顏值呈直線下滑…

到最後連帥大叔都稱不上。

歲月可真是把殺豬刀啊!

“大家都到齊了,我簡單的說幾句。我的這部新電影,原本製片人是打算全部用港台藝人的,是在我一意孤行下,才同意讓我全部啟用我們內地演員,我希望你們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對待接下來的訓練,給我們內地藝人爭口氣。”

“接下來要進行為期三個月的封閉式訓練,訓練你們的體能,訓練你們刀法,在此期間,我不希望你們任何一個人把我們訓練的東西泄露出去。”

“我就說這麼多,大家努力!”

趙昊麵前,站成一排的有還是小鮮肉的沈藤,還有趙昊寄予厚望的黃教主,更有四大小生之一的聶遠,大美女董萱,看起來有點猥瑣的廖帆。

他們五個所需要演的角色都有武打動作戲份,冇有動作戲份的冇有加入這次封閉訓練中。

就像飾演周妙彤的八億姐和飾演很潤姐的霍思豔等人,她們隻需要開機的時候進組就行。

集訓的五個人裡麵都不知道自己要演的是什麼角色,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讓他們形成競爭關係,訓練的時候纔會更加認真。

因為他們也不想中途被淘汰。

就拿聶遠來說,雖然2000年的時候就憑藉《上錯花轎嫁對郎》出名了,但是這麼多年都還在電視劇圈打轉,而且這幾年也冇有拿到什麼好本子。

名氣都快掉完了。

現在的演藝圈,話劇圈看不起電影圈,而電影圈又看不起電視劇圈子,電視劇圈子呢,又看不起那群搞綜藝的。

有機會演電影,聶遠很珍惜這次難得的機會,再聽趙昊說是他憑一己之力選擇了他們…

更加珍惜了。

“於老師傅,程導,這裡就交給你們了,我會時常過來看看的。”趙昊對旁邊的程曉東和於承惠老師傅說道。

“你去忙伱的事吧!三個月我們肯定讓他們煥然一新。”

趙昊剛要走,於承惠老師傅叫住他道:“小趙啊,我看你身體不太行啊!你也在這裡訓練段時間吧!”

於承惠老師傅的話,把趙昊搞得很不好意思,什麼叫“你身體不太行?”

見趙昊疑惑,於承惠老師傅示意他彎下腰,然後湊到他耳邊輕聲道:“我這裡有套固精守元的功法,隻要你跟著我練,保證你到我這個年紀還能一夜七次郎。”

趙昊狐疑的看著於承惠,中國地大物博,臥虎藏龍,絕對有各種不出世的隱藏家族。

比如傳說中的唐門。

而這些門派都有著各自不為人知的武功心法,其中肯定有於承惠剛剛說的固精守元功法。

雖然他看起來老態龍鐘,但精神麵貌卻跟二十多歲小夥子一樣。

難道他就是練了剛纔他說的功法,精神麵貌才保持得這麼好的。

於承惠見趙昊似乎不信,又湊到他耳邊輕聲說道:“四年前在蘇州見到你第一眼,我就看出你成謎於女色之中,那時候還比較正常。今年再見到你,我發現你比四年前虛的不是一星半點。以前你能半個小時,現在是不是隻有二十分鐘了?”

趙昊目瞪口呆的看著於承惠,他居然說的一點冇差,陳虹前兩天就嫌棄他冇以前久了,他還狡辯說不在狀態。

“於老師傅,如果我跟您學了這套功法,真的能恢複到原來的狀態?”

“還能比以前更厲害。”

聞言,趙昊當即跪在於承惠老師傅麵前:“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他這個舉動,看得程曉東有些懵,剛纔他們說了什麼?

怎麼就突然拜師了?

“起來起來,現在已經不興這套了。”於承惠把趙昊扶了起來:“我隻是覺得和你有緣,纔會把這套功法傳授給你,拜師就免了。”

“絕對不行,既然於老師傅肯教我功法,那就是我趙昊一輩子的師傅,這個禮必須行,我準備準備,過幾天正式行拜師禮。”

趙昊說得很堅決…

從於承惠老師傅看出他的逐漸不行這一點來看,那他絕對是有兩把刷子的。

學了他的功法…

那就是趙昊一輩子的師傅。

程曉東聽出來了,但這是趙昊和於承惠老師傅的事…

他不便插嘴。

趙昊心意已決,本來隻想隨便教教的於承惠見他誠意滿滿,於是說道:“你先和我學,等真正有效果了再行拜師禮也不遲,也免得其他人說我坑蒙拐騙。”

就這樣…

本來還想在家畫《繡春刀》分鏡頭的趙昊,把工作地點挪到了亦莊,一邊和於承惠學固精守元的功法,一邊畫分鏡頭。

趙昊把行李搬過來的時候,董萱正好看到,於是好奇的問道:“你也和我們一去練?”

“其他事都有陳國富他們,我現在隻需要把分鏡頭畫出來,所以我也趁這段時間和你們練練,就當鍛鍊身體了。”

“需要我幫你整理床鋪嗎?”新筆趣閣

“不用,我自己來就行了。”趙昊笑著拒絕道。

“還是我幫你吧,你一個大男人弄這個乾什麼,這都是我們女人該乾的活。”

趙昊還想拒絕,董萱卻不由分說的開始幫他整理行李鋪床了。

“現在都二十一世紀了,不是封建社會,任何事都不分男女。”

“這些話都是說給普通人聽的,像你這樣的男人,不應該把時間浪費在這種小事上。”

看著鋪著床的董萱,他說的確實很對,但是他卻搞不懂,她為什麼要這樣做。

難道想泡自己?

趙昊很快就否定了這種想法。

以她的性格,是絕對不會明知道自己已經結婚的情況下,還飛蛾撲火自薦枕蓆的。

既然不是想泡自己…

那是為什麼?

想來想去,也隻有她想真誠的和自己交朋友,所以纔會做出這種看起來像巴結自己的舉動。

“你幫我鋪床整理行李,那我請你吃法吧!”他說道。

“行呀,把黃教主他們幾個也叫上,人多熱鬨。”

董萱的話,再次證實了她隻是單純的和趙昊交朋友,不然也不會叫上黃教主他們了。

下午四點的時候,趙昊把程曉東和於老師傅也都叫上,一群人到對麵小酒店吃飯。

“可能你們都已經知道了,從今天開始,我將會和你們一起訓練。”

為了打消他們心中的疑慮,趙昊又說道:“你們彆胡思亂想,我隻是單純的想鍛鍊身體而已。”

這兩天黃教主他們知道了一點點情況,那就是《繡春刀》這部電影說的是錦衣衛三兄弟的故事。

一部電影,有正派有反派,三兄弟是正派,那絕對有一個反派。

而這裡隻有四個男的,所以他們應該都是絕對主角。

黃教主奉承道:“趙導身體這麼好,哪還用過得著來這裡鍛鍊身體,在家就可以鍛鍊了啊!”

“在家那是瞎幾把練,在這裡有程師傅和於老師傅指導,可比家裡事半功倍多了。”

趙昊倒了杯酒:“這裡除了廖帆和董萱,你們幾個都是第一次和我合作,希望我們能夠合作愉快,都乾了。”

“乾。”

彆看董萱一介女流,喝起酒來那叫一個豪氣,就是酒量有點差。

飯才吃到一半就倒了。

趙昊叫來一個女性工作人員把她扶回宿舍,他們幾個男的繼續。

男人的友誼來得很快,一頓酒還冇喝完,聶遠和沈藤等人都知道趙昊平時是一個和隨和的人。

就是不知道拍戲的時候會不會像其他導演那樣是片場暴君。

趙昊喝得五分嘴,他拍著沈藤的肩膀道:“小沈,你真的很有喜劇天賦,將來肯定會成為像周星弛那樣的喜劇大師。”

沈藤訕訕笑道:“謝趙導吉言…”

話冇說完,趙昊立馬打斷他的話:“剛剛說的你都忘記了?”

“昊哥,我的錯,從今往後你就是我親哥,讓我往東,我絕不往西。”沈藤拍著胸脯說道。

“好,今天哥哥我高興,來,咱倆再喝一杯。”

也不知道是咋的…

趙昊今天心情特彆的好。

或許是這一圈未來的大明星們都叫他哥,而上輩子卻看都不看他一眼吧!

一高興,就喝高了。

什麼時候回去的都不知道。

隻知道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七點多。

洗完臉刷完牙出來,於老師傅已經帶領著黃教主他們在訓練了。

於老師傅見到趙昊,朝他招招手:“都起來了,你也過來和他們一起。”

趙昊跑到隊伍中,有樣學樣的把腿搭在木樁上,成年人的脛骨一般都比較硬,好幾下纔上去。

於老師傅和程曉東給他們製定的訓練計劃,第一步就是把他們僵硬的脛骨儘量打開,然後纔開始鍛鍊體能。

刀法會放在最後。

咬著牙練了兩個小時,趙昊跑到於老師傅身邊輕聲問道:“師傅,什麼時候教我固精守元功法?”

“下午開始。”

“好嘞。”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是來當演員的更新,第一百七十章、功夫隻度有緣人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