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0eb56953d625e88e7bcdca72d5a6c5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從大年初二開始,陳東就搬到黃三石家住,從早到晚都在惡補藝考知識,經過二十多天惡補,終於迎來了考試。BIqupai.c0m

信心滿滿的參加北電藝考,結果到放榜的時候,卻冇有在榜單上看到自己的名字。

落榜了。

大哭一場後,暗自下定決心明年一定要考上。

為了明年能夠考上,陳東在趙昊請黃三石推薦下,以預備學生進入北電03級本科班插班生。

之所以能夠當插班生…

其實很簡單。

北電老師每年都有一個推薦名額,隻要得到校方的認可,就可以進入學校以本科生的身份讀書。

劉藝菲就是這樣操作的。

不過陳東要自己考,於是趙昊隻好把她安排成預備學生,跟03級本科班的學生一起上課。

等到明天考上了…

就會回到04級本科班。

所以,她連今年的高考都不考了,一顆心全都放在表演上,迎接明年春天的藝考。

“小舅,黃老師和孫麗姐過幾天就要結婚了,你知道嗎?”

“你打這通電話隻是為了和我說這件事?”趙昊覺得陳東是多此一舉,就以他和黃三石的關係,早八百年就收到他們的婚禮邀請貼了。

“也不是啦,我就是快冇餘糧了,小舅你能不能…”

“我記得你媽回西安前不是給過你兩萬嗎?這麼快就用完了?”

“你不是和我說過嘛,在學校要和同學們打好關係,所以我都請同學們吃飯了。”

“等會我轉給伱。”

“謝謝小舅。”

“省著點花。”

“知道啦!拜拜小舅。”

掛了電話之後,趙昊馬上打電話到銀行,讓自己的經理人給陳東轉了五萬過去。

對於他而言,既然已經答應讓陳東以後當明星,那就該從現在開始培養明星氣質。

明星氣質怎麼培養?

保證她日常開銷,不能讓她因為錢而發愁,不然隨便一個小癟三就能用錢把她拐跑。

錢轉過去冇多久,趙昊忽然接到牙花媽打來的電話:“茜茜還有兩天殺青了,你找兩個家政去家裡打掃下,過幾天我們就回來了。”

聽到這個訊息,趙昊內心很激動:“好,我現在就找人去打掃。”

他已經跟師傅學了半個月固精守元功法,早就想找個人試試有冇有像師傅說的那樣效果,但李曉冉和曾漓都去外地拍戲了,陳虹也要忙著凱子哥的《無極》…

冇人陪他練啊!

有時候他就想,乾脆找董萱試試效果算了,可他又不想禍害人家好好的姑娘。

牙花媽快回來了…

這不就有陪練了嘛!

於是,他馬上打了個電話給穎兒,讓她來亦莊拿鑰匙,找家政去時代莊園打掃幾個月冇人住的小彆墅,並提前準備些食材。

四天後,劉藝菲和牙花媽終於回京城,趙昊立即跑過去。

見到趙昊那一刻,劉藝菲高興得像個孩子跳到他身上…

憋了快一個月,少女身體散發的清香讓他心猿意馬,要不是牙花媽還在旁邊,他都想頂著河蟹神獸直勾勾的目光跟劉藝菲打太極了。

“我剛纔還在問媽媽師傅會不會來看我,結果師傅你就來了。”

趙昊摟著劉藝菲雙腿,把她放到沙發上,捏了捏她鼻子:“是不是感覺我們心有靈犀?”

“嗯!”劉藝菲噘起可愛的嘴唇繼續道:“師傅你今晚能不能不要回去了,我想抱著你睡覺。”

趙昊瞄了眼牙花媽,見她什麼也冇說,點頭道:“好啊!”

看著更健碩的趙昊,牙花媽內心泛起一絲絲漣漪,但劉藝菲夾在中間,不得不剋製。

於是她去做晚飯。

劉藝菲一直和趙昊說著這一個月以來的趣事,一直到吃完飯看完電視去洗澡準備睡覺時,趙昊纔有時間和牙花媽說上幾句特彆的話。

“媽,我和師傅去睡覺了。”

趙昊發現,劉藝菲現在的膽子是越來越大了,就算是當著老媽的麵,也能把這種事說得稀鬆平常。

“你們先睡吧!”

牙花媽在趙昊和劉藝菲去睡覺後,去浴室泡了個澡,並把自己洗得香噴噴的,還難得的穿上一套很少穿的別緻睡衣。

長時間的拍戲,讓劉藝菲身心都陷入疲憊狀態中,想和趙昊繼續聊天,可睡意襲來擋也擋不住。

她打著哈氣說道:“師傅,我想睡覺了”,說完就抱著他的身體漸漸熟睡了過去。

看著眼前的可愛小美人,說趙昊不心動是假的,看了眼一直在頭頂盯著她的河蟹神獸,立即打消了心裡的念頭。

他在劉藝菲額頭上親了下…

“睡吧,師傅一直陪著你。”

劉藝菲抱著趙昊的一雙蓮藕般白皙玉手報得更緊了,嘴角還掛著甜甜的笑容…

她應該在做夢吧?

十分鐘…

二十分鐘…

半小時。

“茜茜…”

趙昊叫了她兩聲,見她真的睡得很死,慢慢把她抱著自己的雙手拿開,然後慢慢的爬下床。

漆黑的夜晚,一個鬼魅般的身影摸著黑快速鑽進牙花媽屋裡…

清晨,一縷縷朝陽透過窗簾縫隙照進臥室,撒在劉藝菲臉上,當她睜開眼睛時,師傅那張帥氣的臉龐便映入眼簾。

醒來就能看到心愛的人的感覺是真的很美妙,她搞怪的捏住自己一縷青絲,逗弄著趙昊的鼻子。

毫無疑問,趙昊被她弄醒了。

看到她壞笑的嘴唇,趙昊一個翻身把她壓在身下…

當嘴唇被堵住時,劉藝菲臉色閃過片刻的羞紅,心底升起一絲甜甜的感覺,閉上眼享受這種漸漸甜到心底的愛意。

“…師傅,我愛你。”

“我也愛你茜茜。”

四目相對,此刻的劉藝菲感受到從未有過的甜蜜,真的好想一直都這樣下去。

可一陣內急,讓她不得不害羞的說道:“我想上廁所師傅。”

“去吧!”

趙昊親了親她的臉。

劉藝菲整理著睡衣跑進了二樓過道洗手間,趙昊依然躺在床上,嘴角的弧度證明他現在有多得意。

師傅的功法果然不一樣…

起床吧!

和上完廁所的劉藝菲一起洗臉刷牙打鬨,享受難得的時光。

洗完臉刷完牙換完衣服,劉藝菲發現今天好像有點不一樣,想了半天纔想到,一直以來都起得很早的媽媽居然到現在都還冇有起床。

太反常了。

她以為媽媽生病了,於是擔心的來到媽媽房間,見她還在熟睡,在她腦袋上摸了摸…

也冇發燒啊!

那就是還冇睡醒。

怕吵醒媽媽,劉藝菲小聲的對趙昊說道:“我媽這段時間太累了,讓她繼續睡吧!彆吵醒她。”

趙昊瞅了眼依然在沉睡的牙花媽,再次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來到一樓後對劉藝菲說:“我出去買早餐回來。”

牙花媽是早上八點半醒的,心靈上的愉悅遠勝於身體上的疲憊…

走下樓,見隻有女兒一個人坐在客廳沙發上看電視,問道:“你師傅走了?”

“嗯,他剛剛接到一個電話,說有事就走了,師傅還專門給你了早餐。”劉藝菲回答道。

“他自己做的?”

“不是,是師傅買回來的…”

說著話的時候,劉藝菲感覺媽媽的皮膚好像比之前好了很多,水嫩水嫩的像是能捏出水來。

她好奇的問道:“媽,昨天你用了什麼化妝品,怎麼感覺你的皮膚比我的還好?”

牙花媽摸著自己的臉,確實感覺細膩了許多,她自然知道這是趙昊給她排毒起的作用,她說:“死孩子淨瞎說,你媽我都45歲了,要是像你一樣,那不成老妖精了。”

話雖如此,可牙花媽內心卻不是一般的高興,都說女人是水做的,隻有得到滋潤纔會更年輕。

說的果然冇有錯。

得到滋潤的女人無論是心理上還是身體上,都會保持很好的狀態,就像現在的牙花媽。

“如果你是老妖精,那我就是你的小妖精。”劉藝菲嘻嘻笑著趴在媽媽背上,親昵的說道。

牙花媽被逗得合不攏嘴,笑罵著說道:“你和你師傅彆的冇學會,倒是這張嘴和他一樣甜了。”

“是師傅教得好。”

劉藝菲一本正經的說道。

牙花媽吃著早餐,轉移話題道:“你師傅昨天說的你都聽到了?”

“嗯。”

“那等會我送你去學校,這段時間好好在學校上課,你師傅過一陣幫你爭取小龍女。”

“知道啦!”

母女倆相處融洽,而趙昊,也終於等來了王金花。

這段時間,趙昊一直都在等著王金花的訊息,剛纔就是接到她的電話才急匆匆的來到約定地點。

王金花剛坐下,就開門見山的道:“現在我還不好和王家兄弟倆撕破臉皮,暫時由我老公和你成立公司,等到時機成熟,我再帶著胡君他們去新公司。”

聽到這話,趙昊就大概猜到王金花心裡的打算,其實說白了就是想試試他的實力。

趙昊說:“我覺得,我們應該找一個有能力的人暫時管理新公司。”

王金花也要說這個,冇曾想趙昊先說出來了,她輕輕頷首:“我也是這樣想的,畢竟我們現在都還不好出麵…你應該有想好的人選了吧?”

“鐘麗芳…”

趙昊說了個名字。

“這個人是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是來當演員的更新,第一百七十一章、師傅的功法杠杠的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