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ce7248fcb3a3156675e3065571423f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胡婧從南戴河回來後,除了第二天幫趙昊收拾屋子,其他時間都在準備考公的事。

還有一年就畢業,她必須在畢業前考一個事業單位,這樣才能留在這偌大的京城。

她和趙昊聊過,是考人藝比較好呢還是國話比較好,趙昊給她的建議是,兩個其實都一樣,哪個好考就考哪個唄!

經過一晚上的思考,胡婧最後決定考國話,所以最近她都在準備明年開年國話的考試。

這天晚上,趙昊帶著胡婧回豐台的家裡,坐在摩托車後座的胡婧忽然問道:“如果有一天我老了,你會不會不愛我了?”

“會…”趙昊開玩笑道:“你老了誰愛你呀,滿臉的大褶子,臉往下耷拉,大眼皮子全耷拉下來了,誰愛你啊!我肯定找一年輕的。”

雖然胡婧知道他是在開玩笑,但是還是覺得難受,她說:“我跟你說趙昊,冇有永遠18歲的女孩…”

“但永遠有十八歲的女孩,哈哈哈…”趙昊笑瘋了,胡婧也跟著笑了起來,還在他背上打了一錘子。

“彆逗我,快回答我那個問題。”

趙昊收起嬉皮笑臉,認真的說道:“不知道你有冇有聽過這樣一句話,不求擇一人終老,但求愛一人無憾,人生不過百年,暮起暮落而已,再回頭,已是風燭殘年…所以啊!活在當下,且愛且珍惜,即時行樂就好。”

趙昊說得瀟灑,胡婧卻感覺特難受,她吸了吸鼻子,抱著他腰的手緊了緊:“你說我們會分手嗎?”

趙昊捏了捏胡婧抱著自己的手回答道:“未來的事誰知道呢!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我們現在絕對不會分手,彆多想了,前麵有賣燒烤的,想不想吃燒烤?”

“我要吃羊肉串。”

“好嘞,老闆,給我們烤三十串羊肉串,打包啊!”

這天晚上,胡婧像是害怕失去趙昊一樣,比任何時候都要主動,直到精疲力儘才抱著他睡去。

…………

轉眼就過去了十天,《生如夏花》終於錄製好,接下來就是做後期了,後期基本冇趙昊什麼事。

完事的第二天,趙昊收到陳虹打來的電話,說要來他這裡。

趙昊還在床上睡大覺呢,接到這個電話連忙起來:“姐,你彆來我這裡了,我過來找你吧!”

“你是怕姐知道你住哪裡嗎?”

“哪能啊!”

“那就把地址給我。”

趙昊抓耳撓腮,最後還是把自己家的地址告訴了陳虹。

大概一個小時後,陳虹便出現在家門口,光著膀子的趙昊笑著把她迎了進來。

陳虹進屋後左看右看:“就你一個人住嗎?”

“嗯。”趙昊點點頭,示意陳虹隨便坐,然後去飲水機前給她倒了一杯水。

他租的房子是一個大雜院,這個大雜院除了他,還有兩個住戶,每個住戶租的都是一間客廳和一間臥室,要做飯則去院子牆角的灶台做。

陳虹坐在老舊的沙發上,示意趙昊坐下後說道:“我今天來,是想告訴你一件事兒…”

“什麼事?”趙昊好奇的問道。

陳虹冇有回答,而且拿出一張醫院的檢查報告遞給他道:“你看完就明白了。”

趙昊接過檢查報告單,報告單上明確寫著陳虹已有身孕的字樣,趙昊腦子一時轉不過彎來,驚訝得連話都說不出,他指了指陳虹,然後又指了指自己。

陳虹點點頭:“就是在小旅館的那天晚上,我也冇彆的意思,隻是想單純的跟你說一下。他知道這件事,但他不知道不是他的。”

“那姐你來和我說是?”

陳虹噗的笑了出來:“你這麼緊張乾嘛?這件事除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會有任何人知道。”

趙昊鬆了一大口氣,卻還是結巴的問道:“你…你準備要?”

“他都知道了,難道我還能偷偷打掉不成?”陳虹鎮定自若的回答。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萬一他以後知道呢?”趙昊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腦子一時間亂糟糟的。

“所以,這件事你和我都在爛在肚子裡,這就是我過來找你的主要原因。”陳虹喝了一口水,然後把水杯放下,接著又說:“現在你就忘記這件事。對了我還有個事和你說,張依白準備拍一部電視劇,我讓你姐夫幫你在他那要了個角色。”

第一件事都還冇消化完,趙昊哪還有心情管第二件事,他說:“這樣真的不會有問題?”

“不會。”陳虹肯定的點頭:“你就彆想這件事了,今天是正好冇事,就帶你去找張依白,免得他隨便給你安排一個角色。”

陳虹是開凱子哥車來的,她讓趙昊開車,她自己則做到副駕駛位置上,看著帥氣的趙昊,她忽然期待起未出生的小生命。

“趙昊,你的夢想是什麼?”

對於陳虹突然的問題,腦子還有些亂的趙昊想了會說:“世人慌張,皆為碎銀幾兩,不過碎銀幾兩,卻讓世人惆悵。我的夢想很簡單,就是不想為那幾兩碎銀惆悵。俗吧?”

“俗。但是誰的夢想不都是需要碎銀的幫助下完成的呢。你隻要好好演戲,我會幫你完成夢想的。”

“謝謝姐。”

陳虹笑了,笑得特開心,她說:“等會到了地方,你一定要嘴甜,這不用我教你吧?”

“不用不用,這可是我最拿手的。對了姐,姐夫他知不知道你帶我去找張依白?”

“就是他幫我聯絡的,你說他知不知道?”

“這樣啊!那我得好好謝謝姐夫。”

“謝他乾嘛?你要謝也應該說謝我。”

“那姐要我怎麼謝你?”

“還冇想到,等我想到再告訴你吧!”

聊著天,陳虹和趙昊冇多久就來到城東見到了張依白。

張依白是重慶人,按理說應該和老謀子一樣屬於西北圈的人,不過都在京城混,跟京圈也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雖然他屬於第六代導演,卻不像賈科長和王曉帥以及婁葉那樣拍那些地下電影,第一部作品反而是《將愛進行到底》這樣的青春偶像劇。

這部電視劇是內地第一部青春偶像劇,完全可以說他是內地的青春偶像劇開山鼻祖。

現在籌備的這部劇,依然是青春偶像劇,隻是和後世的那種校園青春偶像劇有所不同。新筆趣閣

看到帥氣的趙昊時,張依白對他的第一印象還是很滿意的,而且還是凱子哥介紹過來,陳虹親自送他來的,當然得給麵子。

於是,他給趙昊安排了一個男二號的角色。男一確定了上次和他合作過的李亞棚,是不可能把男一交給趙昊的。

對此,趙昊萬分感謝,即便冇聽過《開心就好》這部劇的名字。

張依百給趙昊開出三萬的打包價,簽了合同後說道:“我們這部劇九月初開機,這段時間你把劇本好好熟悉一下。”

“謝謝張導,我肯定會好好表現的,不給您丟臉。”趙昊的態度非常誠懇,畢竟他現在什麼都不是,得靠著彆人賞飯吃不是。

趙昊和陳虹陪張依百吃了個午飯,然後開著凱子哥的車把陳虹送回家裡,凱子哥不在家,他逗了會陳虹的大兒子,冇多久就離開了。

離開前陳虹和他說:“冇事就彆打電話給我了,就算打,也要等我說話你再說。”

“我知道的姐。”

趙昊明白她的意思,就是怕凱子哥發現些什麼。

“你知道就好,回去吧!”

趙昊步行著離開凱子哥家裡,本來他今天準備睡醒就去找李兵兵的,不過既然過來了,現在去找她也冇什麼關係。

走出小區門口,他先打了個電話給李兵兵。李兵兵前幾天剛剛拍完《少年包青天》,這會也是在家睡大覺。

她給了趙昊一個地址,讓他直接去家裡。

趙昊到她家的時候,這妹子剛洗完澡在吹頭髮:“你隨便坐,我先把頭髮吹乾。”

李兵兵的家環境很好,是那種剛建好冇兩年的單身公寓,趙昊非常不客氣的拿起茶幾上的蘋果咬了一口,然後問道:“你這幾天都擱家呢?”

“好不容易有時間休息,我還不得好好睡覺啊!”回答完,李兵兵轉過頭問趙昊道:“你那歌什麼時候出?”

“可能還要一陣吧!”咬著蘋果的趙昊瞄了瞄李兵兵那雙雪白的大長腿,還有那冇有贅肉的小腹,不得不說,現在的李兵兵還是有一些誘人的。

李兵兵注意到他的目光,嘴角得意的勾起一抹微笑,這時候她已經吹好了頭髮,放下吹風機走到趙昊麵前,麵對麵坐到他腿上,勾住他的脖子,居高臨下的看著他:“這麼久冇見,是不是想我了?”

趙昊雙手搭在李兵兵雪白的大腿上撫摸著,看著她的眼睛笑著說道:“說真的,你不裝純,發騷的時候,我也特想把你摁在下麵。”

“那你倒是摁呀?”李兵兵笑得更得意了,隻穿著褲衩的她低頭就在趙昊的嘴上嘬了一口:“姐姐想你了,給我解解渴吧!”

“不急,我們先說說正事。”

“這也是正事,等辦完這件正事,我們再去辦正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是來當演員的更新,第二十三章、新戲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