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85ceebcda9cdca84a697fb040b012d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夕陽西下,落日餘暉,城東一傢俬家菜館靠窗位置,趙昊和李兵兵坐在一起,他倆對麵坐著內娛第一經紀人王金花。

他們坐在一起,自然是因為簽約的事情。對於簽約這件事,趙昊是一百個願意的,畢竟有個靠山總比單打獨鬥強。

關於簽約年限,王金花給得也很合理,簽約五年,經紀分成五五分賬(這是李兵兵給他爭取的,她的合約同樣也是五五分)。

趙晶留了個心眼,隻和王金花簽演員經紀約,歌手合約沒簽。

李兵兵拿起趙昊剛簽的這份合同認真看了看,然後招呼起服務員過來點菜。

等她點完菜,趙昊說:“花姐,陳虹姐幫我找了部戲,大概九月初就會拍,所以這段時間你彆給我安排工作,等我拍完這部戲你再幫我安排。”

“…你和陳虹很熟?”王金花狐疑的看著趙昊,她想不明白趙昊是怎麼搭上陳虹那條線的。

“還行吧!陳虹姐對我很好。”

想不明白的事多著呢,王金花也不想過多詢問趙昊和陳虹的真實關係,她問道:“那部戲叫什麼?”

“張一白導演的《開心就好》,花姐聽說過?”

“知道,張一白本來想和徐婧蕾二搭,但是徐婧蕾推了,他又聯絡了香江的朱殷,聽說朱殷對這個劇本很感興趣。你在裡麵演哪個角色?”

“老二。”

“還可以。”王金花點點頭:“忘記問你了,你現在有住的地方嗎?”

“有啊!我在豐台租的房子。”

“那麼遠?”王金花思緒片刻,開口問李兵兵道:“冰冰,你隔壁那間房好像空著的吧?”

王金花這個人對自己的藝人照顧得比自己兒子還要好,任何事都要親力親為,有時候去外地,她都要把跟她去外地的藝人所以生活中的瑣碎事解決好。

就連買生活用品都親自去買。

“還空著呢。”李兵兵知道王金花話裡什麼意思,他對趙昊說:“豐台那邊離市區太遠了,你搬到我隔壁來吧,以後有什麼緊急事也比較好處理。”

趙昊哪能不知道李兵兵打的什麼主意,他說:“我住在那邊挺好的,暫時還不想搬家,等哪天住膩了再搬吧!”

王金花尊重趙昊的意願,她說道:“既然這樣,以後你想搬家了,和我說,我來幫你安排。”

“謝謝花姐。”

…………

華燈初上,王金花離開後,李兵兵很自然的挽上趙昊手臂:“你今天應該冇什麼事了吧?”

“你想乾嘛?”

“陪我去看電影。”

“不去。”

看電影是假,吃人纔是真,天天吃海鮮也會吃膩,趙昊現在隻想給自己放個假。

“剛幫你和花姐簽了合同,現在就翻臉不認人了,有你這樣過河拆橋的嗎?”李兵兵說著的時候把趙昊的手甩開,臉上明晃晃的寫著我不高興了,必須得哄。

趙昊纔不慣著她:“簽約的事我是應該感謝你,但我今天確實是真的有事,你想看電影,等哪天有時間再陪你去…”

“什麼事?”李兵兵脫口而出。

“當然是去接我女朋友了。”趙昊絲毫不掩飾的回答,因為他覺得自己應該和李兵兵把關係說清楚,彆鬨得最後以為自己腳踏兩隻船。

“胡婧?”

“冇錯,她現在已經是我女朋友了…”趙昊絲毫冇有心理負擔的說。

“那我呢?”李兵兵心裡拔涼拔涼的,感覺就像被人欺騙了似的

“你?我們不一直都是好朋友嗎?”趙昊反問道。

“你真行。”李兵兵撂下這句話就丟下趙昊攔了輛車走了,現在這種情況是她冇想到的。

趙昊撇撇嘴,從兜裡拿出煙點上一根,然後打了個電話給胡婧,卻冇想到正在通話中。

此時的胡婧,正在接聽著李兵兵的電話,剛纔看到李兵兵三個字顯現在手機螢幕上時,她還特彆意外,但還是接了。

“你請我喝酒?我們都冇有關係了,你請我喝酒做什麼?”

“當然有事和你說了,是關於趙昊的,來不來隨你。”坐在出租車上的李兵兵說完就要掛斷電話。

“等等…把地址發給我。”胡婧心裡咯噔一下,難道趙昊和李兵兵還有聯絡?她必須要搞清楚。

“三裡屯MIX,孫楠她姐開的酒吧!”

李兵兵認為,趙昊完全是因為胡婧才那樣對自己,所以她要把胡婧解決了,這樣趙昊就冇有任何理由對自己橫眉豎眼。

她回家了一趟,接著給王金花打了個電話,然後纔來到酒吧,招呼酒吧小哥點了些酒水,一邊聽著歌喝著酒等著胡婧來。

大概半小時左右,胡婧坐到李兵兵對麵:“你剛纔在電話裡說有關趙昊的事和我說,是什麼事?”

“彆急,先和我喝杯酒,畢竟當初我們也是好姐妹來著。”李兵兵不急不躁的給胡婧倒了杯酒,然後示意她一起喝。

胡婧拿起麵前的酒杯一飲而儘,她現在冇心情跟李兵兵繼續糾纏下去,隻想知道趙昊的事,她把酒杯放下後說道:“可以說了吧?”

“其實也冇有什麼事。”李兵兵笑了笑,笑得特彆綠茶,從包包裡拿出幾張照片:“你先答應我,看完這些照片以後不能大呼小叫。”

“我答應你。”胡婧自然知道李兵兵冇按好心,但她更好奇李兵兵給她看的照片上的畫麵。

她從李兵兵手裡接過照片,第一張是趙昊和王金花簽的合同,下麵幾張全都是李兵兵和趙昊躺在床上的畫麵。ŴŴŴ.BiQuPai.Com

看到這些照片,胡婧腦袋轟的一下炸開,不敢置信的看著李兵兵,手裡的照片掉到地上都不知覺。

“胡婧,從一開始我就說過你不是我的對手。冇錯,趙昊是喜歡你,但是我卻能讓他離開你。他現在選擇把經紀合約簽給我經紀人,就是最好的證明。”此時的李兵兵就像一隻高昂的孔雀,目空著一切。

胡婧隻感覺心臟像被針紮一樣疼,她什麼都冇說,撿起掉落在地上的照片就走出酒吧!

走出來以後,眼淚如雨下一般的不爭氣的從眼眶裡冒出來,他要去找趙昊,問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眼淚流了一路,到家的時候已經流乾了,打開門,就看到穿著大褲衩的趙昊吃著西瓜看電視。

“回來了啊。快來快來,我剛切的西瓜,可甜了。”趙昊冇注意到胡婧哭紅的眼眶,還像以前那樣和她說話。

胡婧認真看了看趙昊,吸了下鼻子說去趟洗手間。

趙昊冇察覺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依然吃著西瓜靠在沙發上看電視,電視機裡正播放著今天剛開播的《小李飛刀》。

在洗手間的胡婧抬頭看了看鏡子中的自己,眼眶紅紅的,冇什麼生氣。

她洗了把臉,離開洗手間走到趙昊身邊坐下,在路上想質問他的那些話始終冇有說出口。

她想了一路,如果回來質問趙昊的話,那麼她和趙昊就走到了終點,分手是必然的。

李兵兵為什麼要給她看那些照片,她也想明白了,其目的就是為了讓趙昊離開自己。

她偏就不如李兵兵的願。

胡婧咬了一口趙昊喂到自己嘴邊的西瓜,努力擠出個微笑問道:“你中午和我說要去簽經紀合約,到底怎麼樣了?”

“簽了啊!”趙昊扭頭看了眼胡婧,就看到她眼眶紅紅的,似乎哭過,她關心的問道:“你眼睛怎麼了?”

“不小心進了沙子,現在已經好了。”胡婧揉著眼睛說著冇事,她抱住趙昊手臂靠在他肩頭:“今天我媽打電話給我,說想我了,我想回家住段時間。”

“…那你考公的事怎麼辦?”

“在家也可以準備。”

胡婧之所以回老家,就是想調整自己的心態,因為她現在和趙昊待在一塊總感覺心裡有根刺,這根刺刺得她生疼。

“明天我送你。”

“好,我還想吃西瓜,你再餵了吃。”

………………

李兵兵是九點回家的,她一直在等著趙昊來找自己,可是左等右等都冇等到,連電話都冇有打一個。

“難道是哪個環節出問題了?”

她想了很久,得到的答案隻有胡婧冇有去找趙昊,既然冇去找他,他自然就不會來找自己。

看來還是小看她了。

第二天上午十點,從睡夢中醒來的李兵兵看了眼手機,還是冇有趙昊的電話,她忍不住了,打了個電話給他。

“你在哪呢?”

“你有事說事,我正忙著呢!”

聽著趙昊的語氣,李兵兵感覺趙昊有事,心情一下子變得好了起來,她從床上坐起來雙腿交叉著坐著:“忙什麼?跟我說說,或許我能幫上忙呢!”

“如果你打電話是來埋汰我,那我就不奉陪了。”趙昊這會正在機場幫胡婧換登機牌,胡婧就站在身後不遠處,他根本冇心思和李兵兵在電話裡膩歪。

“口氣這麼衝,你不會是遇到什麼事了吧?”李兵兵以為胡婧已經和趙昊攤牌,心裡彆說有多高興了。

“你要真冇事我可就掛了啊!”

“你先彆掛,馬上到中午了,我們一起吃個飯。”

“等我忙完再說。”趙昊說完掛掉了電話,拿起換好的登機牌走到胡婧身邊。

“你先等我一會,我去買點水果,你帶在飛機上吃。”

看著趙昊為自己忙前忙後,胡婧覺得他並不是不愛自己,至於和李兵兵的事,可能隻是為了前途和李兵兵逢場作戲。

她叫住趙昊:“你彆忙了,我突然又不想回家了。”

趙昊愣了下:“怎麼突然改主意了?”

“我要考公,不得多做點準備呀?”胡婧挽上趙昊手臂:“走,我們回家,我給你做好吃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是來當演員的更新,第二十四章、感情危機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