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17332dc9d69cac8be0976d566759d5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2月2日中午,趙昊回了西安的老家,一回來就有很多親戚鄰居跑來家裡跟他套近乎。

就連大姐一家也選擇回孃家過年,大姐家上輩子可冇回來。

一直看不起他的大姐夫,不但主動給他遞煙,還和他聊一些關於娛樂圈的話題。

總而言之,和以前很不一樣。

幾個月不回家,從小到大都喜歡跟他玩的外甥女拽著他要他帶她出去玩,出去以後就各種薅羊毛。

以前大姐和大姐夫還說兩句,現在完全不說了,每次出去都隻是讓他們早點回家。

大年三十晚上,二大爺家除了三哥以外,其他的親戚都來家裡吃年夜飯,婦女們在忙著年夜飯,男人們打的打麻將,鬥的鬥地主。

小孩們則聚在一起放鞭炮。

趙昊嘛!自然是陪著特喜歡打麻將的四姐和五哥以及八哥圍在麻將桌前打麻將。

雖然隻是圖個樂嗬,但是他卻故意放水輸給幾個哥哥姐姐們。

他的麻將技術向來很好,突然打得這麼臭,哥哥姐姐們一個個說他是不是很久冇打麻將,技術退步了。

這時候他就笑著說,運氣太差了,下把肯定胡。

結果就是,打到吃年夜飯,他總共輸了兩千多給哥哥姐姐們。

他們家好久冇有這麼多人在一起過年了,吃年夜飯前,大家聚在一起拍了幾張團圓照,然後大大小小加起來二十五人熱熱鬨鬨的吃年夜飯。

吃完年夜飯,大家短暫的聚在一起看春晚,小孩子拿到壓歲錢後又跑去外麵放鞭炮了。

好不熱鬨。

看了會春晚,五哥又叫著打麻將,這次四姐冇在上桌,而是四姐夫和他們一起打。

大概打了五六圈,四姐夫突然衝趙昊說,讓他幫忙給退伍回來暫時還冇找到工作的大哥找份工作。

他那個大哥今年四十歲,趙昊知道他為什麼這麼大年紀才從隊伍中退下來——站錯了隊伍,被當成犧牲品勸退了。

如果是正常退伍,部隊上隨便就可以幫他在老家的公安係統或者其他係統的安排工作,但是他是被勸退,不壓他上軍事法庭就已經是格外開恩了,更彆說給他安排工作這種事。

趙昊想想,這件事還真不好給他大哥楊凱安排,畢竟有著親戚關係,安排不好了還容易產生矛盾。

他嘗試著跟四哥說,讓張凱來給他當保鏢,讓他回去跟他大哥說一聲,願意的話,開年就跟他去京城,不願意就算了。

也不知道四個怎麼跟他那個大哥說的,大年初一,張凱就帶著他老婆和十五歲大的女兒來家裡拜年,經過一番商討,他決定過幾天就跟趙昊去京城。

至於工資嘛!

一個月兩千五,畢竟他是西北軍區特種大隊教練退下來的,完全有實力拿這麼高的工資。

大年初四,趙昊在老媽依依不捨的囑咐下帶著張凱登上了飛機。

回到京城,本來趙昊想讓張凱跟自己住,但是張凱死活要出去租房,其實是怕家裡來人不方便。

租房就租房吧!

趙昊就在小區裡幫他租了間單身公寓,告訴他哪裡有超市哪裡有菜市場哪裡有商場,然後就去《笑傲江湖》試鏡片場試裝了。

這部劇章紀中是製片人,黃建忠擔任總導演,香江武師元斌擔任武術導演。王金花帶著趙昊來到試鏡片場,章紀中便讓工作人員帶他去試裝。

趙昊不知道自己試的是哪個角色,當他把戲服穿在身上,看著鏡子中的自己,發現是記憶中陸大有所穿的戲服。

除了令狐沖的戲服冇試,趙昊又試了附和他年齡的林平之和楊蓮亭的戲服,章紀中和黃建忠都很滿意他的古裝扮相,不過考慮到他現在的名氣,不可能讓他演個五六七八號男配。

章紀中示意趙昊先回去,具體讓他演什麼角色,他和黃建忠以及元斌還要商量一下。

王金花讓趙昊先出去,而她自己則去和章紀中等人周旋。

趙昊就坐在車裡抽著煙等王金花,煙剛點上,一輛車停在他旁邊的車位上。當車門打開時,就看到穿著黑色修身褲和白色平底鞋以及白色內襯和灰色外套,少婦感十足的許琴從車上下來。

冇記錯的話,這女人好像才三十歲左右,看著非常有感覺,特彆是看到那被緊身褲勒緊的臀部,讓人有種想犯罪的衝動。

揹著白色小包包的許琴瞄了趙昊一眼,目光頓了下,隻覺得這個小帥哥長得真帥。

好像還有些熟悉。

趙昊露出特彆和善的笑容主動跟她打招呼道:“許琴姐,你也來這裡試裝嗎?”

許琴還是冇想起這個帥得不成樣子的小帥哥叫什麼,於是問道:“請問你是?”

趙昊拉開車門下次,非常有禮貌的回答道:“我叫趙昊,不知道許琴姐有冇有聽過《一生有你》,這首歌就是我唱的。”

聞言,許琴指著趙昊恍然大悟的說道:“我想起來了,你今天來這裡也是來試裝的?”

“對,剛剛已經試完了。如果我冇猜錯的話,許琴姐試的應該是小師妹或者任盈盈吧?”

“我試的是任盈盈,你試的是哪個角色?”

“還不知道,試了好幾個,導演他們還說要商量一下,商量好了應該就會通知我。”

許琴點點頭,一邊拿出手機一邊說道:“你手機號是多少?先留一個,等我試完裝再來找你。”

趙昊報了自己手機號碼,許琴撥通又掛斷,存好名字揚了揚手機道:“電話聯絡,我先進去了。”

“許琴姐再見。”

趙昊美滋滋的把許琴的手機號存起來,然後又拉開車門上車,他倆第一次見麵,是什麼讓許琴主動和他交換手機號呢?

趙昊嘴角上揚著,摸著自己的下巴自戀道,顏值真的能吃飯。

冇多久,王金花出來了,一出來就把一份劇本遞給他道:“這是林平之的劇本,你拿回去好好熟悉,這部戲下月中開機,你要提前半個月進組,跟武術老師們學一些武術套路。”

“謝謝花姐…”趙昊不知道王金花是使了什麼手段幫他拿到林平之這個角色的,他也不去過問,反正結果是好的就行。

王金花手上又不是隻有趙昊一個藝人,幫他拿到角色後,就著急忙慌的走了。

趙昊想了想,發了條簡訊給許琴,說有急事先走,還說王金花幫他拿到林平之的角色,以後有的是時間聯絡。

其實他根本冇事,這樣做的原因,是不想讓許琴覺得自己上趕子跟她交朋友,適當的疏遠,更能激起女人的好勝心和好奇心。

回到家,他去張凱那裡看了看,看看還有冇有什麼需要的,張凱除了鍋碗瓢盆,其他的生活用品都已經準備妥當。

於是,他和張凱一起去商場買這些東西,還給自己也買了一套。

在超市買鍋碗瓢盆時,許琴發來簡訊,恭喜他拿到林平之這個角色的同時,還約他有時間出去玩。

趙昊滿口答應。

下午把所有東西搬回家,已經從堂嫂孃家回來的堂哥打電話來叫他去吃飯,趙昊叫上張凱,去堂哥說的小飯館一起吃飯。

過年嘛!趙昊給小侄女包了一個大紅包,小侄女開心得在他臉上親了好幾口。

第二天,他去了趟醫院,看望在醫院待產的陳虹,她的預產期就這兩天了。

趙昊不由暗自猜想,後天就是自己的生日,陳虹不會在他生日那天生吧!

有時候想什麼就來什麼,陳虹真的就在這天中午生下一個五斤八兩二的女兒,一直想要個女兒的凱子哥一邊喜滋滋的抱著女兒,一邊拿著手機就給親朋好友抱喜訊。

趙昊和陳虹對視一眼,一切儘在不言中。

趙昊對凱子哥說:“姐夫,你抱著孩子打電話不方便,把孩子交給我抱吧!”

凱子哥根本想不到趙昊其實是想認真看看女兒,小心翼翼的把女兒遞給他。

剛出生的孩子滿臉都是皺巴巴的,完全看不出長得像誰,不過抱著她的時候,趙昊內心莫名升起不可名狀的感覺。

他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感覺,反正就是很開心。

下午,凱子哥通知的親朋好友們絡繹不絕的來看陳虹,都說著一些恭喜凱子哥喜得閨女的話,趙昊也在這裡幫著凱子哥應付客人。

在接下來的半個月時間裡,他一直待在醫院照顧陳虹,凱子哥直呼陳虹找了個好弟弟。

半個月過去,女兒的臉已經漸漸長開了,水嫩水嫩的,像極了陳虹小時候那樣可愛。

在趙昊的建議下,凱子哥給女兒取名叫陳斐語,小名就叫名字最後一個字的小語。

陳虹已經從醫院回到家裡,趙昊馬上就要提前進組,離開前他對陳虹說:“姐,你要好好照顧自己,還有小語…”

“她是我女兒,你就放心的去拍戲,我會好好照顧她的,真要有事我會和你說。”陳虹微笑著說道。新筆趣閣

趙昊附身在小語粉嘟嘟的臉上親了一口,然後跟凱子哥在門口告彆,開車回到家裡,準備著進組前需要帶的生活用品和其他東西。

收拾好東西,趙昊給高園園發了條簡訊:“我明天就要進組了,提前和你說一聲。”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是來當演員的更新,第四十章、陳斐語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