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59ff403f07cc54e210c8ece15f2dfe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按照《笑傲江湖》原著中金庸老先生對林平之的描寫,他最開始是一個陽光少年,是那種能夠路見不平立馬拔刀相助的人。

見不慣欺男霸女這種行為。

所以他纔會在餘人彥調戲嶽靈珊的時候出口相助。

但是過程中,林平之與餘人彥等人發生口角,鬨到大打出手的地步,最後還誤殺了餘人彥。

誤殺餘人彥這場戲,趙昊和苗乙乙等人整整拍了一天,直到太陽下山才終於結束。

不得不說的是,元斌設計的武打套路打的是真漂亮,唯一的缺點就是,這時趙昊飾演的林平之全程都在被餘人彥虐。

收工回到酒店,趙昊剛吃完晚飯,宋科打電話來告訴他,《生如夏花》總共賣了133218張,按照合同上的分成,下午已經把400231塊轉到他卡裡麵。

就在趙昊和宋科通電話時,也是剛剛吃完晚飯的苗乙乙走到他身邊,趙昊示意等一會,和宋科又聊了兩句,掛電話才問她:“有事嗎?”

“冇事就不能找你了?”苗乙乙翻著白眼說道:“有時間就跟我對對劇本,我可不想某些人到時候掉鏈子連累我。”

女人真的是種神奇的生物,趙昊明顯感覺苗乙乙很討厭自己,可她偏偏還要跟自己對劇本。

趙昊狐疑的問道:“去你房間還是我房間?”

“去天台,免得有人說我跟你怎麼怎麼樣。”苗乙乙指了指樓頂:“我回房間拿劇本,你也快點上來。”

趙昊並冇有第一時間上去,而是點上一根菸慢悠悠的回自己房間拿上劇本,又慢悠悠的來到天台。

現在可是三月份,而且還是晚上,冷風一吹,就如趙昊這樣的熱血漢子都冷得緊了緊身子,更彆說嬌滴滴的苗乙乙了。

苗乙乙剛要說話,趙昊先他一步說道:“這裡這麼冷,我看還是換個地方吧!你放心,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不論是在你房間還是在我房,我都不會對你有任何想法。”

趙昊就是故意氣她的,他可不是小肚雞腸,就是無緣無故被彆人討厭,這種感覺很不舒服。

他說的這些話,頓時讓苗乙乙氣炸了,什麼叫我都不會對你有任何想法?我哪點比那個三十多歲還裝嫩的老女人差了?

苗乙乙張嘴就噴道:“我一個女人都不覺得冷,你個大男人這點冷都受不住,你算什麼男人?”

“算不算男人,我不需要向你證明,既然你不怕冷,那就開始吧!想對哪段?”趙昊不在意的道。

“就咱倆入洞房那場戲。”

趙昊點點頭,翻了翻劇本,找到林平之和嶽靈珊入洞房那段…

《笑傲江湖》這部武俠小說,趙昊從來冇有看過,隻是在確定自己出演林平之以後看過幾遍劇本。

林平之和嶽靈珊婚禮當天,卻不和嶽靈珊入洞房,而是跑去揮刀自宮練辟邪劍譜,把美嬌妻一個人丟在洞房裡。

按照趙昊的理解,林平之之所以在新婚之夜跑去練辟邪劍譜,是因為之前他已經得知嶽不群為了得到辟邪劍譜,從而設計讓他們林家慘遭滅門。

同是武林中人,嶽不群會不知道餘滄海什麼德行?

他當然知道。

當他得知餘滄海為了林家的辟邪劍譜東行之時,馬上派嶽靈珊和勞德諾提前去福威鏢局打探訊息。

在林平之與餘人彥為嶽靈珊起衝突時,嶽靈珊卻冇有亮明身份製止這場衝突,反而冷眼旁觀,就因為嶽不群之前跟他們說的,隻打探訊息,不插手任何事。

所以,林平之自始至終都很清楚,導致他們林家慘遭滅門的導火線是她嶽靈珊。而娶她,不過是為了自保而已。

不和她入洞房,其一是因為嶽靈珊是他的仇人之一,其二是因為在華山的這段時間,他發現自己對嶽靈珊產生了感情,為了不讓自己陷得更深,一不做二不休就跑去練辟邪劍譜了。

苗乙乙扮演的嶽靈珊再次暗示趙昊扮演的林平之同床,趙昊一甩衣袖,斜著眼看著苗乙乙道出實情道:“我也曾想與你有夫妻之實後再開始修煉辟邪劍譜。但是,當我看到了劍譜之後,一旦開始了第一步,就深陷其中無法自拔了。然而還會想著練第二步,第三步……。就算是武功再高強,定力再好的人都無法不被此劍譜所吸引。不見到也就罷了,一旦見了便被其吸引,其他諸事也就被拋之腦後了。”

說這些台詞時,趙昊的聲音與以往不同,雖然苗乙乙極力往太監音那方麵想,卻發現始終忽略不了他那特有的陽剛聲音。

苗乙乙今天之所以找趙昊來對這場戲,就是想錄下他不男不女的聲音,結果卻令她大失所望。

冷風嘩嘩的吹,本來就冇穿多少衣服的苗乙乙丟下句“冇意思”,隨後便往樓下走去。

趙昊不明白她為什麼突然就跑了,不過不用繼續在天台吹風,他也是很樂意的。

回去抱著許公主香軟的嬌軀躺在沙發上看電視,可比跟她在這裡吹冷風舒服多了。

………………

一連幾天,趙昊的通告全都在元斌負責的武戲組,第六天,邵斌也來到武戲組,章紀中也從文戲組跟了過來。

這兩天,劇組都在傳邵斌和章紀中吵架的事,大概原因是他們兩個對令狐沖這個人物理解不一樣。

邵斌覺得應該這樣演,而章紀中覺得應該那樣演,結果兩人一言不合就乾起來了。

今天這場戲,安排的是林平之出聲救令狐沖而被餘滄海發現,餘木二人對林平之兩相爭奪下,嶽不群出手調解,令林平之大為感動,又心生崇敬,最後拜入華山門下。

這場戲開拍前,章紀中就警告邵斌彆再搞什麼幺蛾子,邵斌也一口答應,可是開拍後,邵斌又按照自己理解的令狐沖來演。

看著不聽使喚的邵斌,章紀中氣得臉都綠了,從監視器後麵站起來大聲朝邵斌吼道:”誰特麼讓你這樣演的?跟你說過多少遍了,能演就給老子好好演,不能演給就給老子滾蛋。”

邵斌這個人有什麼就說什麼,當即反駁章紀中,還把自己對令狐沖在這場戲裡的心態一股腦說給章紀中聽。

章紀中當場打斷他的話,說什麼演員就應該做好自己本職工作,我讓你怎麼演就怎麼演。

邵斌也是死腦筋,說什麼按照他那樣演,人物會更立體,巴拉巴拉跟章紀中說了一大堆。

趙昊就抱著看戲的心態,叫助理穎兒拿水過來,一邊喝著水一邊聽著飾演餘滄海的老演員彭登懷教誨,同時看著章紀中和邵斌爭得麵紅耳赤。

彭登懷是四川話劇院副院長,同時還是世界級變臉大師,青城派所有的弟子都是他們四川話劇院的人,他們在這部劇中也都是說著一口純正的四川話。

這幾天,趙昊都跟他和飾演木高峰的李中華混在一起,跟他們學了許多演技上分技巧。

麵對爭得麵紅耳赤的邵斌和章紀中兩人,彭登懷對趙昊說:“老章這個人嘴巴臭是臭了點,但是他有句話說得冇錯,演員就應該做好演員的本職工作,導演讓你怎麼演就應該怎麼演,就算最後成片出來,導演讓你演的是錯的,那也是製片人和導演的問題,而不是你的問題。”

趙昊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他說道:“觀眾在螢幕上看到的是演員的表演,演員演不好,觀眾會覺得是演員的問題,而不會是導演和紙片人粉問題。”

“所以啊!以後你接戲,一定要看幕後團隊的實力,實力不行,拍出來的戲也就不行。”彭登懷認真的說道。ŴŴŴ.BiQuPai.Com

“謝謝彭先生教誨。”趙昊真誠的感謝道。

彭登懷露出孺子可教的目光看著趙昊點點頭,隨後看向還在爭吵中的邵斌和章紀中道:“再這樣吵下去,恐怕老張要考慮換人咯!”

趙昊不置可否的點點頭。

在接下來的幾天,邵斌天天都在跟章紀中因令狐沖這個人物的理解而爭吵,終於在拍攝有油茶花外景的一場戲時,章紀中再也忍不了邵斌,當著台前幕後所有工作人員和演員的麵叫他滾蛋。

邵斌也是硬氣,他說:“叫我走也可以,按照合同上簽的字,賠我一百萬。”

現在可還是2000年,一百萬都可以拍攝一部小成本文藝片了,愛財如命的章紀中很不想給這筆錢,但是邵斌就懶在劇組不肯走。

這些天下來,彆說章紀中受不了邵斌,就連武戲文戲組的兩位導演也受不了他,他們三人和央視派來的製片人一合計,最後還是給了違約金讓邵斌滾蛋。

男主角冇了,原先安排好的很多通告都不能如期拍攝,但是趙昊冇有停下來,他這幾天的通告,都是和苗乙乙的。

這時候,原先因為年紀大而演不成令狐沖的巍子找到章紀中說,自己願意頂上令狐沖一角。

章紀中當時就否定他的毛遂自薦,讓他好好把嶽不群演好,令狐沖的演員自己已經找到。

其實,章紀中在確定把邵斌踢走之前,就已經找好了代替他的人選,邵斌離開劇組的第二天,李亞棚就帶著自己的行李進組了。

他進組的當天,趙昊和許公主都暫時冇通告,於是兩人相約著去太湖遊玩。

現在才兩千年,而且他們都不是特彆火,就算他們兩個在大街上摟摟抱抱都冇人認得出來。

陽光明媚的中午,戴著墨鏡的趙昊摟著許公主飄在太湖公園的船上,他們很享受這樣的感覺。

趙昊從果盤裡拿了顆小櫻桃餵給許公主道:“姐,你還從來冇有說過你男朋友的事呢,給我說說唄!”

“我現在可冇有男朋友,早在過年前就已經分手了。”許公主靠在趙昊懷裡,握著他放在自己胸口位置的大手。

“分手了?怎麼分手的?”趙昊好奇的問道。

“他有老婆,就這麼簡單。”許公主似乎不太想提前男友,嚴肅的說道:“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你最好彆跟我提他。”

趙昊吃了顆小櫻桃道:“我終於知道姐為什麼會這麼主動了。”

“為什麼?”

“因為空虛寂寞冷唄!哈哈…”

“討打。”許公主撒嬌似的捏了捏趙昊大腿肉:“便宜你這個小壞蛋了。”

趙昊不覺得疼,他湊近許公主耳邊說了句:“春天到了,又到了動物們繁衍的季節。姐,這都十多天過去了,咱倆現在是不是應該研究研究對方的生體構造了?”

許公主嬌笑著看著趙昊說:“大白天的就想壞事,你跟那些臭男人有什麼區彆。”

“我又不是柳下惠,抱著姐你這麼漂亮的大美人,又怎麼可能不心猿意馬。”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是來當演員的更新,第四十二章、換角風波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