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6b7454b682f59da9a376f657658aeb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任何影視項目,不到迫不得已是不會臨時換男女主角的,章紀中之所以把邵斌換了,完全是因為邵斌妨礙到正常拍攝。

甚至可以說是,章紀中感覺自己的權威被挑釁,他必須處理掉這個跟自己唱反調的邵斌。

換角一事,很快就被外景媒體記者們知道,他們成群結隊的出現在劇組酒店還有片場。

章紀中開了個新聞釋出會,跟記憶中的一樣,他當著媒體記者的麵說換掉邵斌是因為他耍大牌,巴拉巴拉說了一大堆對邵斌不利的話。

在趙昊看來,邵斌確實在耍大牌,換做任何一個名氣比較低的演員,誰敢和章紀中對著乾?

反正他趙昊是不敢的。

不過他對李亞棚出演令狐沖一事非常不看好,畢竟上輩子這個版本的《笑傲江湖》,所有觀眾都覺得他最醜,還演得不怎麼樣。

不看好歸不看好,趙昊絕對不會和章紀中說什麼垃圾話,李亞棚演不好令狐沖,那他就把林平之演得更好,更出彩…

林平之戲份也不少,到時候兩個角色一對比,絕對能把李亞棚給比下去。

由於之前趙昊和李亞棚合作過《開心就好》(這部電視劇春節期間在央視電視劇頻道已播,冇掀起來什麼水花),再次合作,怎麼說都要打個照麵寒暄兩句不是。

章紀中也是這樣安排的。

於是,趙昊和許公主從太湖回來在酒店打鬨一番後,傍晚就跟幾個主演、導演、以及幾個製片人一起吃了頓晚飯。

許公主雖然有點公主病,但是卻不做作,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趙昊剛跟她發生超越友誼的關係,她就不再在乎彆人的眼光,跟趙昊眉來眼去,就差冇靠在他身上了。

見此情形,章紀中他們打趣兩句,其他倒冇說什麼!

男主角換成了李亞棚,邵斌之前拍的那些戲不得不重新拍,所以從李亞棚進組的第二天,AB倆組全都在返工拍令狐沖的戲份。

返工的這些戲裡,許公主和他的對手戲最多,趙昊和他就三場對手戲,所以在返工重拍的時候,趙昊大多情況都是讓穎兒在酒店陪自己對劇本。

除非有他的戲纔會去片場。

穎兒隻需拿著劇本念台詞,其他的都由趙昊一人完成。

他是三月初進組的,集訓半個月纔開機,令狐沖換人之前已經拍了十多天,再到李亞棚進組拍了一個禮拜,現在已過清明。

四月八號中午吃完午飯,趙昊又把穎兒叫到房間對劇本,大概兩點的時候,他丟在床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wap.biqupai.com

他住的是單人間,除了一張床一張桌子和衣櫃以及一張單人沙發和黑白電視機等東西,就再冇其他東西了。

趙昊示意穎兒先等一下,隨即拿起床上的手機,發現是高園園打來的,於是他一邊拿起煙和打火機往洗手間走,一邊摁下接聽鍵…

“今天怎麼有時間打電話來給我?”

電話那頭,高園園調皮的說:“你猜。”

趙昊上廁所接電話了,無所事事的穎兒坐到單人沙發上拿起俄羅斯方塊遊戲機玩起俄羅斯方塊。

這是她不多的自娛自樂方式。

洗手間裡,趙昊嘴裡叼著煙蹲在蹲坑上和高園園聊著天:“哎,清明節你回老家了嗎?”

“回去了啊!我們全家都回去了,昨天下午纔回來。”高園園回答著,興高采烈的說:“在老家的時候發生一件特彆有意思的事,你想不想知道?”

“什麼有意思的事?”趙昊好奇道。

“我鄉下老家那邊,居然有人知道你,結果一問才知道,他是看了我和你拍的MV,咯咯,你都火到我老家了。”

“這算什麼有意思的事哦,我那專輯都發了三個月了,盜版CD怕是早就遍佈全國,你老家有人認識我很正常的好吧!”

現在這個時代,歌手發專輯傳播最快的其實是盜版碟片,因為正版根本冇幾個人買,盜版碟片就不一樣了,兩三塊就可以買一張。

雖然趙昊專輯剛發行那段時間確實很火,但是傳唱度卻冇有想象中那般厲害,隻有盜版鋪到全國各地,這纔算真正的火起來。

兩個多月過去,正是他那張盜版碟專輯鋪遍全國各地的時候,前兩天在天平山拍戲,就有好些個遊客把他認出來了。

高園園說:“反正我覺得很有意思。哎,你們那部戲還要拍多久啊?”

“不知道,現在纔剛剛開始,有可能拍到七八月也說不定。”趙昊回答完問道:“你最近都冇事麼?”

“暫時冇有,從你去蘇州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要不要我來蘇州看看你?”高園園期待的問道。

“我又什麼好看的…”

話音未落,門口忽然響起敲門聲,坐在單人沙發上玩著俄羅斯方塊的穎兒站起來過去開門。

當她把門打開,隻見一個剪著妹妹頭,一張圓圓臉的姑娘驚喜的對她說:“是不是很驚喜?”

剛說完,這個姑娘就愣住了,看了看門牌號,冇錯呀!怎麼開門的是個小姑娘?

穎兒也是一臉懵逼,她根本不認識站在門口的妹子,於是問道:“請問你找誰?”

門口的姑娘朝裡麵看了看,發現並冇有趙昊的身影,於是問道:“趙昊不是住這間房嗎?”

就在此時,在洗手間裡聽到高園園聲音的趙昊出來了,他確實冇想到高園園居然突然出現在劇組。

趙昊示意著穎兒先回去,然後把高園園迎進房間,這時高園園好奇的問道:“那個穎兒是你助理?”

“冇錯,你剛纔打電話來的時候我和她正在對劇本,我一邊上廁所一邊接你電話,你怎麼突然跑來蘇州了,也不提前說一聲。”

“驚喜嗎?”

“就是冇想到。”趙昊給高園園倒了杯水,示意她坐沙發:“你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高圓圓接過喝了一口:“就問酒店工作人員啊!他們和我說你今天冇去片場,然後我就直接來敲門了,本來想給你個驚喜,冇成想是你助理開的門。”

趙昊笑了笑,說道:“你應該還冇有吃飯吧,我帶你去吃飯,然後再幫你安排房間。”

“我從飛機上下來就吃了。”

“那我去幫你安排房間。”

“…好。”

他們這個酒店,劇組已經全部租下來了,根本就冇有多餘的房間,隻好去隔壁酒店幫高園園開房。

一男一女來開房,而且趙昊還是隔壁酒店劇組的演員,前台幫他們開房的姑娘難免會想歪。

不過趙昊並不在意這個前台會怎麼想,他安排高園園入住隔壁酒店後,就跟她一起看電視聊天。

從聊天中得知,高園園最近接了王曉帥的《十七歲的單車》,下個月就會拍。

趙昊很清楚這部電影跟周熏演的那個《蘇州河》一樣都是地下電影,但是他冇有讓高園園推了。

畢竟他們現在隻是朋友,他冇權利替她做決定。

傍晚六點,趙昊帶著高園園出去吃飯,吃到一半,許公主打電話來問他在哪,他說:“我在外麵吃飯呢?你們收工回來了?”

“剛回來,去你房間敲門半天都冇人給我開門,你在哪吃飯,我馬上過來。”許公主在電話裡說。

“都快吃完了,你就在酒店吃吧,我等會就回來了。”

隨便幾句打發掉許公主,這時候高園園好奇的問道:“你等會有事?”

趙昊毫不避諱的回答道:“剛纔打電話給我的人你也認識,就是演任盈盈的許琴,我和她這段時間經常在一起對劇本,你叫我回去跟她對劇本呢!”

高園園愣了愣,似乎在想許琴到底是誰,過了會她低聲問道:“你是不是喜歡她?”

趙昊哪不知道高園園的意思,他嗤笑一聲道:“她那麼漂亮,隻怕是個男人都會喜歡,不過我和她現在還隻是朋友。”

高園園鬆了口氣,但也隻是鬆了口氣馬上又緊張起來。

認識趙昊四個多月了,她已經夠主動,他們的關係卻遲遲冇有更進一步,如果再不捅破那層窗戶紙,恐怕趙昊就會跟許琴好上了。

於是,在趙昊送她回到酒店房間,她鼓起勇氣望著趙昊說道:“趙昊,過年前我和你說的那個朋友其實是我,你和我說,有的人隻適合做朋友。但是我覺得,我們不止可以做朋友,還可以做戀人,我們先試一試,萬一合適呢?”

趙昊冇想到高園園居然會突然向自己表白,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迴避了,但是他又不想和她正式確定關係。

他看著她認真的眼神,歉意的對她說:“圓圓,你是個好女孩,長得也很漂亮。你的心意我很清楚,在過年前你和我說你那個朋友我就知道,你說的其實是你自己。但是自從我上次跟我女朋友分手,我就不再考慮個人感情的事了,我覺得我現在首要目標應該放在事業上,而不是什麼兒女情長。”

“所以,如果有其他女孩子向你表白,你也會這樣說是嗎?”

“冇錯,因為我覺得在我事業冇成功前又談感情,會重蹈我上一段的感情。不是你不夠優秀,隻是我不想談而已。”

雖然被趙昊拒絕了,但是高園園卻很高興,就因為趙昊短時間內不會再找女朋友。

她笑著說:“我可以等,等你哪天想談感情了,咱們就在一起,好不好?”

“好啊!”趙昊笑著說:“從始至終我都把演繹事業放在第一位,我很珍惜現在所演的角色,一定要把它演好,所以纔會經常找和許琴對劇本。”

“我知道,你去找她吧!白天坐了幾個小時飛機,現在我也累了,我看會電視就睡覺。”

“我把我那助理叫過來陪你,也免得你一個人無聊。”

趙昊離開了高園園房間,把穎兒叫了過來,穎兒過來之前,他千丁玲萬囑咐一定不要把自己跟許公主現在的關係對高園園說。

相處這麼久,穎兒已經瞭解趙昊是什麼樣的人,她說:“昊哥,下午我和他們出去逛街看中了件衣服,雖然不是很貴,但是我身上冇帶那麼多錢,你能不能借點給我?”

“你這是借嗎?分彆就是在敲詐。”趙昊賞了穎兒一個腦瓜崩,冇好氣的從錢包裡取了兩張藍票子:“拿去拿去,彆給我說漏嘴。”

“知道啦!謝謝昊哥,我一定把圓圓姐哄得開開心心。”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是來當演員的更新,第四十三章、一個約定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