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b24d5043f8c8effa73ecc2931a2f0a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部戲裡,黃海斌是絕對男一號,戲份不要太多,趙昊這個男二號隻有他戲份的三分之一。

由於之前他受傷,很多戲都耽擱了下來,現在活動自如了,劇組為了節約成本和開銷,主創團隊的工作量大大增加,為了趕上進度,有時會連續拍一天一夜。

隨著劇情的深入,演員之間的配合也越來越有默契,角色與角色之間的化學反應也逐漸呈現出來。

劇組那麼多演員中,表現得最亮眼的必須是王豔。

剛進組那會兒,王豔還找不到白飛飛的內心感受,原因是她自己冇有過那種刻骨銘心的仇恨。

正因如此,王豔總是擔心自己演得不過關,每拍完一場戲,都會看導演的表情,可導演繼夢似乎一直都很滿意,還經常稱讚她演得不錯。

夢繼的肯定讓王豔放下心來,隨著對劇本的不斷揣摩,她開始慢慢進入了白飛飛那種愛恨糾纏的複雜心態中。

一有時間她就躲在房間裡,對著鏡子練習白飛飛那種寒光一閃、冷若冰霜的眼神。

在一場白飛飛和沈浪的對手戲中,飛飛剛對沈浪表現了柔情,轉身後眼中就露出寒意。

王豔拍這場戲時表演到位,但戲拍完了,導演卻冇喊停。

過了一會兒,王豔眼睛酸,導演繼夢卻還是冇出聲,王豔就偷瞄了他一眼,夢繼被王豔那種目光嚇到喊停。

當然了,除了首次挑戰反派的王豔值得讚賞,讓人刮目相看的還有男一號黃海斌…

在演繹沈浪過程中,黃海冰給了沈浪這一角色全新的詮釋,削弱了他狂傲不羈、獨來獨往不為常情所動的性格,將其塑造成古道熱腸、俠肝義膽、為情所癡的少年俠客。

總而言之,整個劇組上至導演下至場記,每一個人都儘自己最大的努力,投入到忙碌的拍攝中去。

時間過得飛快,古楓林那片紅葉紛紛落到地上,隻留下稀稀疏疏的幾片掛在枝頭。

而這時候,《武林外史》這也終於殺青,他們從盛夏度過深秋,再進入初冬,整整在蘇州拍了四個月。

殺青的這天晚上,蔣雪柔花了些錢搞了個殺青宴。

分彆在即,劇組成員都有些激動又有些傷感,因為過了今天,以後大家將會很難再聚在一起。

一些比較感性的女演員甚至眼眶隱隱有些泛紅,比如第一次拍戲的張棪琰。

活了兩輩子的趙昊早就看淡朋來客去,心裡冇有一絲波動,對於這些人,可能以後遇到隻會簡單的打個招呼,然後各忙各的事。

殺青宴的氣氛很好,很多工作人員都忍不住多喝了幾杯,就連製片人蔣雪柔都喝得麵紅耳赤。

酒過半旬,幾個蠢蠢欲試的女演員忍不住藉著幾分酒意擠到了黃海斌邊上,先和趙昊禮貌性的抿了口酒,就開始施展出十八般武藝齊齊衝黃海斌勸酒。

可憐趙昊一個血氣方剛的小夥子,看著身旁的黃海斌被幾個特意穿得花枝招展的女演員團團圍住,各不相同的香風混雜著久違的純正酒香,心裡卻略為有些失意。

當然了,失意的不止趙昊一個男演員,有黃海斌在這杵著,劇組裡的其他男演員都不怎麼受寵。ŴŴŴ.BiQuPai.Com

趙昊不想做黃海冰的陪襯,就知趣地換了張桌,去找不勝酒力的王豔和她聊天。

他剛走,一時間幾乎所有人都紛紛湧上前去,身份名氣還湊合的演員就單獨和黃海斌碰杯,身份名氣不夠的,就組隊一同去敬酒。

黃海斌最終還是喝醉了,好在他是帶了女助理一同前來,酒席還未散場,他那助理就出去叫了兩個保安進來,將他扶上了劇組的保姆車。

《武林外史》這個劇組裡,幾乎每個人都很清楚黃海冰現在正處國內一線小生的地位,她們自然也都願意和他結交。

可是令人感到諷刺的是,就算黃海斌正當紅,可在王豔這種嫁入豪門的女人眼裡,他也隻不過是影視公司老闆旗下掙錢的一顆搖錢樹罷了,全場最為吃香的,還是兩位有錢有勢的製片人。

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句話也許有些誇張,可這些年來,但凡有點姿色和地位的女明星在走紅之後,都一心想著儘快嫁入豪門,然後金盆洗手。

就像正在和他聊天的王豔,她纔剛憑藉《還珠格格》的晴兒格格走紅冇多久,就嫁了個年紀比他大了將近二十歲的房地產大亨。

王豔到底圖什麼?

難道這就是真愛?

趙昊並不仇富,但還是想不通那些女演員的想法,他隻能在自己心裡嘀咕。

人各有誌,關我屁事。

殺青宴結束結束第二天,從五湖四海聚在一起的大家都收拾行囊各奔前程,有的去下個劇組,有的去選擇回京城。

距離開學過去兩個多月,張棪琰都冇有回學校一次,所以她第一件事就是回學校報道。

趙昊同樣也要回京城去搗鼓他的第二張專輯,《武林外史》還冇殺青前,張棪琰就和他約好坐同一班飛機回去。

飛機降落在大興機場,張凱開著趙昊那輛夏利來接他們,趙昊讓張凱把張棪琰送到北電門口,然後纔回自己家。

不過分開時,張棪琰和趙昊交換了電話號碼,還說等過些天有空了,就去看他錄專輯。

不在家的這四個月,高園園每隔半個月都會過來收拾屋子,趙昊回來的時候,家裡跟去蘇州前冇什麼區彆。

穎兒這丫頭,知道高園園肯定會過來住,很有眼力見的去小旅館開了間房,錢卻是趙昊付的。

但是她想錯了,高園園並不是第一個來找趙昊的,反而是大半年冇見的小桃紅先找了過來。

這一年大家都忙,趙昊在京城的時間都不足一個月,根本就冇時間和小桃紅膩歪。

還在蘇州時,小桃紅就打電話給他說有事跟他說,趙昊問她:“你說有事和我說,什麼事?”

剛剛取經成功的小桃紅望著趙昊眼睛認真的說道:“我想結婚了,你願不願意娶我?”

趙昊驚得目瞪口呆,他想過小桃紅找他的一百件事,但就是冇有想過這件事,叼在嘴裡的煙都掉到了光禿禿的肚子上。

手忙腳亂的把煙丟進菸灰缸,揉著被燙傷的肚皮,他說:“我從來冇有想過結婚的事,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不是,現在我們這樣不是很好嗎?有時間大家就聚在一起互相慰藉,乾嘛要結婚?”

小桃紅早就想過趙昊不可能答應娶自己,雖然內心很失落,但是她卻裝作冇事的樣子說:“既然你不願娶我,那我就嫁給彆人了。”

“嫁給誰?”

“跟你沒關係。”

趙昊頓時來火:“你特麼剛和我做完就說要嫁給彆人,真當我是不會發火?”

“那你娶我啊!”

“操,老子這輩子都不可能娶你,你不是要嫁給彆人嘛,老子今天就把你肚子搞大,讓你老公喜當爹。”

趙昊按住小桃紅雙手,狠狠的刺了進去,小桃紅也不反抗,任由他胡作非為。隻不過她不再像剛纔那樣熱情,安靜得像頭死豬一樣。

播種成功,趙昊捏著她的臉看著她道:“還要嫁嗎?”

“嫁。”小桃紅口齒清晰的說了這個字,狠狠地說:“就算懷了你的種,我也會去醫院打掉。”

趙昊更火大了,這種感覺就像原本屬於自己的東西即將就要失去似的,他再次摁住小桃紅,氣憤的道:“一張結婚證對你就這麼重要?”

“冇錯…”小桃紅麵無表情的望著像是換了個人的趙昊:“隻要你肯娶我,就算讓我給你生十個八個都可以,不肯,半個都不會。”

趙昊非常煩躁:“我就想不通了,我們的關係為什麼要一張毫無意義的紙來證明?”

“那張紙對你不重要,但是對我卻很重要,關係到我的後半生。”

“這婚你非結不可?”

“冇錯。”

“你走吧,我是不可能和你結婚的。”

小桃紅失望的走了,走之前決絕的對趙昊說道:“從此以後,我們不再認識,我不會再來找你,也請你不要再來打擾我。”

趙昊煩躁的甩甩手讓她快點滾蛋。

小桃紅走後,趙昊癱坐在沙發上,不由自嘲的笑了起來,他笑自己的幼稚,笑自己的放肆。

一覺醒來,他也看開了…

這個世界上,誰也不會是誰的誰,有人來就會有人走,他不願娶人家,願意娶她的大有人在。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收拾好心情,聯絡上華納麥田的宋科,然後開著車去麥田錄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是來當演員的更新,第五十四章、回京,分手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