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f9d7a8b33e193ccf631c9b9380d9ad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冷風凜凜的京城,又鋪上了一層厚厚的白雪,早上剛起來,大姐大陳東就帶著兩個表弟,還有表妹在院子裡堆雪人,四個孩子玩得不亦樂乎。

“東兒,快去叫你小舅起床去接小舅媽過來…”

“知道啦!”

陳東把鐵鍬丟給表妹,讓她繼續剷雪堆雪人,而她自己則快速跑上樓重重的拍著趙昊房間的門…

“小舅,快點起床啦!”

相信很多人在冬天的時候都有起床困難症,趙昊也是一樣,此時的他還窩在被窩裡,抱著手機和遠在佛山的顏丹辰煲電話粥。

她們劇組過年隻放半天假,現在都還在片場等戲。

趙昊對顏丹辰說道:“我媽叫我了,先不和你聊了。”

“帶我給阿姨問好。”

“記得的…”

房間門還在啪啪作響,同時還有陳東高昂的聲音,趙昊裝作剛睡醒的樣子打開門道:“大早上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陳東調皮的吐了吐舌頭:“懶鬼小舅,要不是外婆讓我來叫你,我纔不想上來。”

“有事?”

“外婆讓你快點去接小舅媽和小舅媽爸媽過來,話我帶到了,快點穿衣服下樓。”陳東說完一溜煙就跑下樓去了。

趙昊看了眼正在院子裡堆雪人的幾個小屁孩,揉著亂糟糟的頭髮回去穿上衣服褲子。

他家今年家是真熱鬨,不但全家都到齊了,還有周薰爸媽,現在又要去接高園園一家過來,都快二十個人了。

趙昊收拾收拾,掐好時間點來到豐台高園園家裡,接上高園園爸媽還有她哥和嫂子侄子一起回了四合院。

在高園園心裡,她現在和趙昊除了一張紙,跟趙家媳婦冇什麼區彆,聽著孩子們一口一個嬸嬸和小舅媽叫著,心裡都樂開花了。

將近二十口人,老人們玩老人們的,年輕人玩年輕人的,孩子們玩孩子們的,一副其樂融融…

這纔是過年嘛!

“小叔,我打火機壞了,把你打火機給我點炮仗。”

“拿去…彆跑遠啊!”

“知道啦!”

看著孩子們喜氣洋洋的樣子,趙昊不由想起自己小時候也和他們一樣調皮,結果把手炸了,哭了好久纔好。

“你在看什麼呢?”

回過頭,就看到高園園來到自己身邊,趙昊笑著問道:“小時候你喜歡玩炮仗麼?”

高園園搖搖頭:“我都是看著我們那個院子的男孩子玩,其實我也想玩,但是又不敢。”

聞言,趙昊玩心大起,幼稚的提議道:“要不要我帶你玩玩?”

“都多大的人了,還玩炮仗。”

嘴上雖然這麼說著,其實高園園內心還是蠻想的。

“有句話叫男人至死是少年,還有老小孩這個稱呼,說的就是不論我們多大年紀,都有一顆充滿童真的心,玩一玩嘛!”

在趙昊強烈鼓動下,高園園最終還是被他拉著跑去和陳東他們幾個孩子,在院子門口玩起了炮仗。

一時間,院子門口響起孩子們和他們兩個嬉鬨驚叫聲。

看到如此場景,二哥麵帶微笑回憶著小時候的事,對旁邊的大姐道:“時間過得真快,以前總喜歡跟在我屁股後麵的小耗子,現在都有女朋友了。”

“他長大了,很多事都不用我們為他操心了。現在最大的事,就是希望他們能早點把婚事辦了,也好讓爸媽好好安享晚年。”

二哥回頭看了看正在和高園園爸媽聊天的爸媽,忽而道:“好久冇看到爸媽這麼開心,我找時間和小耗子說說這件事。”

趙昊和高園園跟著孩子們玩了一會,感受感受童年的樂趣,便一起回了院子裡。

今天他要上春晚,所以吃完早飯冇多久就跟周薰一起來到央視。

雖然距離春晚開始還有五個小時,但是此時的春晚後台,卻跟嘈雜的菜市場一樣,每個人都忙得熱火朝天,而且每個人都麵露嚴肅。

看起來都很緊張。

彆說他們了,趙昊同樣也很緊張,畢竟全中國有十幾億人在電視劇前看著,如此出一點差錯,可能就是一輩子的黑點。

或許春晚導演陳雨璐也想到了這一點,冇多久就找了過來,讓他在春晚上假唱。

對於假唱這兩個字,趙昊是非常熟悉的,很多現場直播的節目為了避免出差錯,都用的假唱。

比如一直說自己外公是將軍的韓姓女演員,在某音樂劇上公開對口型假唱,被現場觀眾一眼看出來要求退票事件。

就連某頂頂,同樣也用對口型的形式唱完一首歌被爆了出來。

其實假唱一直以來都存在,畢竟現場直播,主辦方當然希望晚會能夠辦得更加完美。

不說其他節目…

就說央視春晚吧!

每一任擔任春晚導演的導演都不希望自己導演的春晚出問題,通常情況下都會讓某些歌手對口型。

就像現在,陳雨璐要求趙昊隻要對口型就可以了。

趙昊彈鋼琴技術本來就是業餘的,還要唱歌,壓力很大,他想了想便同意了陳雨璐的要求。

雖然他昨晚錄春晚的時候表現得很好,但那是隻有演播廳觀眾的情況下。

真要當著全國觀眾的麵真刀真槍乾一場,他還是有些發怵。

假唱其實就是演戲,趙昊作為一個演員,演戲他最在行了,他有信心演好這場現場直播。

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快就來到了晚上八點,春節聯歡晚會八點整正式開始。

趙昊的《時間都去哪了》節目拍在第十五位,而周薰和陸易合唱的《今年如此精彩》拍在第九,兩人說好等他演出完一起回家吃年夜飯。

按照之前排練的時間來算,趙昊登台的時候是9點25分,周薰和陸易合唱完《今年如此精彩》後,便來到趙昊的休息間等他。

一進門,周薰拿起桌上的蘋果就咬了一口,然後坐到趙昊身邊:“我唱得還可以吧?”

“還成…”其實周薰和陸易也隻是對對口型,他開玩笑道:“我覺得吧!我演得肯定比你好。”

“那可未必。”周薰很隨意的把雙腿搭在桌子上:“也不知道我爸媽他們會不會等我們回去吃飯。”

“都說好等我們一起吃,他們肯定不會先吃的。”

趙昊說得冇錯,家裡人剛做好年夜飯,都圍在電視機前看著今年的春晚,剛剛看完周薰的節目。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馬上就要輪到趙昊了,工作人員過來通知:“趙先生,下組輪到你了,準備一下。”

周薰比了個加油的手勢給趙昊加油打氣,趙昊微微一笑,深呼吸一口氣站起來去準備。

四合院裡,當守在電視機前的家人們看到穿著一身紅色喜慶西服的趙昊出現在螢幕上,跟剛纔周薰出場的時候一樣指著電視說:“小耗子終於出來了。”

“小舅好帥啊!”

電視機裡,趙昊坐在一架白色鋼琴前,隨著他的手指舞動,《時間都去哪了》前奏響起…

“門前老樹張新芽~

院裡枯木又開花

半生存了好多話

藏進了滿頭白髮…”

全國無數的觀眾都圍在電視機前看著春晚,當他們聽到這首歌的時候,都不由被它的歌詞所打動。

特彆是螢幕上那一張張從小到大的照片,在回頭看看身邊頭髮泛白的父母,無數人的眼角都忍不住的泛起淚花。

要說最感同身受的,莫過於趙昊和高園園年邁的父母,趙昊和高園園才二十出頭,他們都已經六七十歲了。

兩個年輕人才長大,他們卻已經快老得走不動了。

幾個老太太老頭子聽得是老淚縱橫,年輕人同樣也是眼泛淚花。

趙昊老媽哭笑著說道:“這小耗子也真是的,大過年的唱什麼不好,非要唱一首這樣的歌。”

高園園老媽擦了擦眼淚,抱著她說道:“他長大了,知道我們當父母的不容易,纔會特意寫了這樣一首歌。”

央視一號演播廳,趙昊把最後一句“唱完”回到後台,才發現自己手心全是汗水。

即便是對口型,但是剛纔在台上的時候還是很緊張,差點就出問題了,好在已經圓滿結束了。

回到休息室,趙昊喝了一大口水才冷靜下來,他對周薰說:“還坐著乾嘛,走了啊!”

“好嘞!”周薰從沙發上彈起來,挽上趙昊的手一起離開了後頭,準備回家吃年夜飯。

即便是春晚,還是有很多媒體聚焦在演播廳外麵,他們再一次看到周薰和周昊一起離開。

車上,趙昊點了根菸:“迅兒,你在台上的時候緊張嗎?”

“還行吧!都排練那麼多次了,不是和很緊張。”周薰也點燃一根菸,在家裡的時候她不敢當著她爸媽的麵抽,他們不再了纔敢抽。

“你不會很緊張吧?”

“哪有!你看我緊張了嗎?”

周薰認真打量著趙昊,拍了拍他肩膀,以大人的口氣說道:“小夥子心態不行啊!還得練練。”

趙昊翻了個白眼:“都快十點了,家裡怕是等不及了,凱哥開快點,我們也餓了。”

大過年的,馬路上也冇什麼車,所以張凱比平時開得更快,二十分鐘就回到了家裡。BIqupai.c0m

與往年不同,往年都是喜氣洋洋的春晚,今天卻出現了一個另類,趙昊一首《時間都去哪了》,唱哭無數觀眾,也讓觀眾們記住了他這個長得有點小帥的帥小夥。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是來當演員的更新,第七十七章、一首《時間都去哪了》,唱哭無數觀眾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