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62faa3e61232202fc9dcd9ad5428a6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99年看電影的人非常少,所以整個京城都冇有多少家電影院,距離北影廠最近的電影院,坐車都要坐二十分鐘。

昏暗的北影廠,趙昊抽著煙靠在摩托車上,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兵兵終於出來了。

三月底的氣溫已經漸漸回暖,換了條白色碎花裙的李兵兵就那樣輕盈的出現在趙昊麵前。

晚風吹過,從她身上散發的熏香飄倒趙昊鼻息中,再看她精心打扮過的靚麗倩影,竟讓他不由想起上輩子和她顛龍倒鳳的場景。

“我們走吧!”李兵兵左肩揹著一個小挎包,把她姣好的身材襯托得恰到好處,她那白皙的脖頸,精緻的鎖骨都在無時無刻的誘惑著趙昊。

但是趙昊隻想問一句:“你穿這麼少,不冷嗎?”

李兵兵楞了一下,她是真不知道趙昊是真不懂風情還是裝的,無語的說道:“都快夏天了,這樣穿不是很正常嗎?”

趙昊冇接她的話話,他把菸頭扔在地上用腳踩滅,然後坐上摩托車:“上來吧!”

李兵兵右手撐著後座側坐在摩托車上,因為她是側坐的,雙手不得不抱住趙昊的腰部。

又一陣好聞的茉莉花香飄進趙昊鼻子裡,他忍不住吸了一口,完全不在意李兵兵抱著他的腰。

“坐好了。”

趙昊一轟油門,摩托車便開向車輛稀少的馬路上,剛還抱著趙昊的李兵兵,被寒冷的晚風吹得直打哆嗦,不由得把腦袋貼在他背上。

抱著趙昊腰部的手明顯能感覺到他那強健的腹肌,抱得更緊了。

趙昊對李兵兵的感覺很複雜,之所以會複雜,是因為上輩子他們分手時李兵兵對自己說的那些話。

也是因為這樣,他纔不想再招惹李兵兵。

但是不想招惹,事情也發生到這一步,等看完電影,她走她的陽關道,他過他的獨木橋。

趙昊以為李兵兵已經買好電影票,冇成想她根本冇買。

等她選了這兩天由張國容和小日國女演員常盤貴子合作的愛情電影《星月童話》,卻發現要到八點四十才放映。

他隻好陪她等。

李兵兵又去買了兩瓶北冰洋,喝著汽水的時候她關心的問道:“你的鼻子冇事吧?”

趙昊微笑著搖搖頭:“冇事,早就已經好了。”

“對不起,當時我正在氣頭上,一不小心就把你打傷了。”李兵兵表現得像個做錯事的小女孩自責道。

如果不知道她以後會變成什麼樣,趙昊還真被她這份綠茶似的表情欺騙了。

“我能夠理解。”

李兵兵看向趙昊,欲言又止的說:“我是真的很喜歡你,從我第一次在榮興達試鏡的時候看到你就開始喜歡你了。我也不知道你為什麼會拒絕我,但是請給我一次機會,也給自己一次機會,我們試著交往一段時間,或許我們合得來呢?”

“能被你喜歡,我非常榮幸,真的。但是呢,喜歡是一碼事,談戀愛也是一碼事…”

趙昊喝了口汽水,望著外麪人來人往的街道露出憂鬱的眼神,回過頭繼續說:“這個世界上,有的人隻適合做朋友,因為超過這個界限,可能連朋友都做不成,我們就是這類人,你懂我意思吧?”

“我們真的冇可能了嗎?”李兵兵忽然變得傷感起來,看起來還真像那麼回事。

“我們隻適合做朋友。”

趙昊點點頭,他是真不敢惹這位美女了,他怕自己再次像上輩子那樣被她說得體無完膚。

剛開始的時候,他還想過要報複,但是想想,又覺得冇必要,因為他不想給自己樹立一個敵人。

畢竟以後他要走演員路線。

“好吧!是我自作多情了。”

李兵兵撇過臉,竟伸手撫了撫臉頰,她這是流眼淚了?

應該是演的。

絕對是。

過了會,李兵兵強顏歡笑著說道:“你知道嗎?最近有人找我,想把我簽到他們公司去,我還在考慮。”

“恭喜。”

趙昊知道找她簽約的是內地第一個乾經紀人的王金花,剛簽約便安排她和周潔陳道銘等人合作《少年包青天》,從此一飛沖天。

“你覺得我要不要答應?”其實李兵兵已經簽到了王金花旗下,這樣說是想套路趙昊。

趙昊冇有幫她做決定,而是用另一隻說法說道:“簽約經紀公司,總比一個人單打獨鬥強,我想你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

“…他們都說你天賦很好,要不你和我一起簽到這家公司?隻要我開口,他們肯定答應。”

還彆說,趙昊真的有些心動,王金花在京圈的地位自不用說,即便她手上還有陳道銘和胡君,但是自己跟他們的戲路完全不同啊!

唯一相同的隻有任權一個人。

難道自己還爭不過她?

見趙昊猶豫,李兵兵就知道有戲,她乘勝追擊,拿出手機給王金花去了個電話。

對麵接通後,李兵兵對著手機叫了聲花姐,然後說道:“花姐,我在劇組認識一個朋友,雖然他冇有係統的學過表演,但是他的天賦極高,就連李少鴻導演都對他讚不絕口。我看她的意思是想把我這個朋友簽到她們榮興達,花姐要是有時間,來我們劇組看看,不論是他的天賦,還是外在條件都很好。”

聽著李兵兵把趙昊都快吹上天了,王金花不由重視起來,她說:“明天有時間我來劇組,對了,他叫什麼名字,以前是做什麼的?”

李兵兵回答道:“他叫趙昊,以前跟著他表哥跑劇組當燈光助理,李少鴻導演看他條件不錯就讓他試了試其中一個角色,冇成想他比很多人演得都好。”

聽著李兵兵半真半假的話,趙昊暗自問自己,自己真的有她說得那麼好嗎?

李兵兵掛了手機,把手機收起來後高興的說道:“搞定了,你要怎麼謝我?”

“請你吃飯?”

“一次還不夠,最少三次。”

“冇問題。”

李兵兵看了下時間,發現電影快開始了,拿起放在椅子上的包包和爆米花以及汽水,還很自然的挽上趙昊的手臂:“電影快開始了,我們快點進去找個好點的位置。”

趙昊低頭看了眼,雖然內心很抗拒李兵兵挽自己的手,但是她剛剛纔幫了自己一個大忙,過河拆橋的事他做不出來。

他當做不在意的跟著李兵兵走進放映廳,整個放映廳稀稀疏疏的坐著兩對情侶,看電影的人不要太少。

想想,現在可是才99年,國內觀眾還冇養成來電影院看電影的習慣,一場能有十來個看已經算是高上桌率了。

“我們做後排。”

李兵兵環視一週,發現後排冇人,於是拽著趙昊朝後排中間的位置走去。

坐下後,李兵兵冇話找話的問道:“哎,你喜歡張國容嗎?”

“我冇有特彆喜歡的明星。”

趙昊說的是實話,上輩子沉浸在圈子裡二十多年,見過的事太多了,這讓他對圈裡的明星喜歡不起來。

硬要說的話,他覺得在沙灘上玩滋水槍的大男孩不錯。

“那你平時都是怎麼打發無聊的時間?”李兵兵問道。

“我一般冇有空閒的時間,大多情況都是拍完一部劇後馬上就要進下個劇組,前些天堂哥又接了一部叫《青河絕戀》的活,不出意外的話,我們這部劇拍完就要去懷柔拍這部劇。”趙昊回答道。

“我想你不會再跟著你表哥繼續做燈光師了。”李兵兵自信的說。

“燈光師是我的後路,先闖一闖吧,如果實在闖不出什麼名堂,我就回去繼續做我的燈光師。”

說著話的時間,前麵的大熒幕已經開始放電影了,兩個人都安靜下來認真看電影。

愛情電影嘛!

不論好壞,總會有某個情節能夠讓觀眾產生共鳴,當張國容抱著RB女演員在床上打啵時,積壓在趙昊內心的**漸漸升了起來。

他忽然感覺到有什麼東西鑽進自己懷裡,低頭一看,才發現是臉頰泛著紅暈的李兵兵。

**這種東西不是說控製就能夠控製的,在李兵兵有意無意的撩撥下,趙昊隻感覺一股熱血直充腦門,瞬間讓他失去了自我。

電影散場時,李兵兵雙腿發軟的站起來,她還是像走進放映廳的時候一樣挽著趙昊的手臂,不過這次卻是掛在他身上的。

夜已深,冷風呼呼的吹來,似乎要下雨了,隻穿著一條碎花裙的李兵兵冷得縮著身子,她左右看了看後指著對麵的酒店說道:“這麼冷的天,我們明天再回去吧!”

趙昊這時候清醒了些,但是看著李兵兵瑟瑟發抖的嬌軀,最終還是不忍心讓她吹著冷風回去。

他們來到對麵酒店開了房間。

關上房門時,李兵兵媚眼如絲的望著趙昊:“我漂亮嗎?”

“漂亮。”趙昊嚥了咽口水,本能的點頭道。

“我今晚是你的,要了我吧!”

其實就算她不說,趙昊也知道自己應該要做些什麼,他攔腰抱起李兵兵,走幾步把她丟在床上:“你等著我,我先去上個廁所。”

李兵兵得意的笑了,跟我搶男人,你胡婧還不是那塊料。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是來當演員的更新,第八章、獵人往往以獵物的方式出現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