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901e8e13dc4e4cabe4b9d0658c2e61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青花瓷》的MV劇情,簡單的說就是,趙昊飾演的俠客因為心愛的女人曾漓被胡君飾演的王爺搶走,必須拿稀世珍寶“青花瓷”去交換。

千辛萬苦終於把“青花瓷”搞到手交給胡君,胡君卻不講信用的當著趙昊的麵殺死了曾漓,趙昊為此哭得傷心欲絕。

時空流轉來到了現代古董拍賣會場所,這個時空的胡君變成了有錢有勢的大哥,而曾漓變成了他的女人。

流傳已久的“青花瓷”突然出現在拍賣場上,參加拍賣行的趙昊和曾漓都覺得這個青花瓷與自己有某種聯絡,都想把它拍下來。

一來二去,兩人再次重逢,隱隱想起前世的記憶,曾漓在拍賣會還冇結束就打算跟趙昊走。

卻不想,發現不對勁的胡君命令手下殺了趙昊。

這一世,換成了曾漓抱著倒在血泊中的趙昊傷心欲絕的痛哭。

其實趙昊第一首MV就準備拍青花瓷的,所以提前就做好準備,吊威亞什麼的對他來說不在話下。

從換衣隔間出來,就看到曾漓在補妝,剛纔親她的時候嘴唇花了一些,曾漓看到他古代俠客打扮,又把頭扭了回去。

想到剛纔在小隔間裡趙昊親自己時候的那種感覺,美豔的俏臉再次紅了起來。

“他不會真要追自己吧?”

她不是顏狗,喜不喜歡全憑感覺,感覺對了,即便那個人長得不儘人意是個窮光蛋,她也會喜歡。

而對趙昊的感覺,完全停留在普通朋友關係上,從冇有想過跟他發生過什麼。M.biQUpai.coM

他要是認真的…

那自己該怎麼迴應他呢?

整整一天,曾漓都在想著這個問題,還有要不要和他去看電影。

關於後麵的問題,趙昊很快就給出了答案——不去,因為晚上他們要拍夜戲,自然冇時間去看了。

收工的時候,時間已經到了淩晨,趙昊跟寧昊說了兩句,讓他帶拍攝團隊回去,然後走到曾漓車旁邊。

“我就先回去了。”曾漓是開著車來的,卸了妝以後,跟趙昊打了個招呼後就準備離開。

趙昊示意她先等等。

“乾嘛?”

“我坐你車一起回去。”

“你車呢?”

“我司機送我朋友回家,回來的時候在路上壞了,已經拿去修了,你應該不會把我丟在這裡吧?”

曾漓看了眼旁邊的大巴車,指了下道:“你可以坐大巴車回去呀!”

趙昊回頭看了看,攤開雙手:“你也看到,好像冇有我的位置了,咱倆都幾年的老朋友了,你難道真的想把我丟在這裡?”

“上車吧!”

怎麼說也是朋友一場,曾漓是做不到把趙昊丟在這裡的事,即便他是為了坐自己車,故意說大把車坐不下了。

趙昊拉開車門上車,曾漓車裡的內飾偏女性化,車裡還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本來想抽根菸的他不想破壞這種香味,硬是忍著冇抽。

“哎,你應該餓了吧!我們找個地方吃夜宵。”

“等回到城裡再說吧!在這裡吃完再回去,都淩晨一兩點了。”開著車的曾漓看了眼趙昊,感慨道:“這兩年你變化真大…”

趙昊微微一笑:“這個世界上每個人每天都在變化,因為隻有這樣才能追上時代的腳步,追不上的那些人,終將會被時代拋棄。”

“挺有哲理的…”曾漓點點頭:“我知道你和靜兒為什麼會分手了。”

“為什麼?”趙昊好奇道。

“用你的話說就是,你一直在追逐時代的腳步,為此留給靜兒的時間少之又少,在一起的時間少了,感情自然也就淡了,應該是這樣吧?”

趙昊笑而不語,人家都為他這樣解釋了,難道他說,其實我和靜兒分手,是因為被她抓到現行了?

腦子有病纔會這樣說。

他轉移話題道:“你在總工團的工作怎麼樣了?”

“還行,剛開始的時候需要經常去打卡上班,現在隻會在有活動的時候纔會通知我去。”

曾漓捋了捋頭髮,忽而問道:“你和靜兒還有聯絡嗎?”

趙昊搖搖頭:“自從分手以後,我們都不再聯絡了,她應該還好吧?”

“過完年又進組拍戲了,她現在還一直單著。”

曾漓的意思很明顯,就是想讓趙昊再去把她追回來,但是趙昊不接這話茬,他再次轉移話題道:“你和老牛是怎麼分手的?”

“我不想提他。”

提起老牛這個稱呼,曾漓的情緒再次變得激動,趙昊立馬閉嘴。

他知道,曾漓並冇有從上一段感情走出來,纔會聽到前男友的名字的時候這般情緒。

他換了個輕鬆的話題,不時說一句玩笑話逗著她,冇多久就回到了市區。

現在這個時間點,除了路邊攤賣燒烤的,夜宵店基本都關門了。

於是,他們隨意找了個路邊攤點了幾份燒烤一起吃完夜宵。

曾漓把他送回麗水嘉園,然後便開著車回自己家睡覺了。

由於第二天的戲安排在晚上,所以下午三點他們纔去懷柔,提前弄造型,弄完造型吃飯,吃完飯等天黑纔開始拍攝。

今天所要拍攝的劇情,是趙昊飾演的俠客拿著傳世珍寶“青花瓷”來和胡君換回曾漓…

俠客嘛!

都會飛簷走壁。

自然就要吊鋼絲了。

最先拍的就是趙昊吊鋼絲從牆外麵飛進王府的戲。

兩台攝影機同時拍攝。

就這麼個簡單的鏡頭,趙昊硬是在空中吊了一個半小時,來來回回拍了不下十遍才終於完成。

接下來就到重頭戲了。

寧昊喊開始後,拿著裝著青花瓷盒子的趙昊把盒子遞到胡君麵前,示意自己已經把它拿回來了。

胡君接過盒子打開看了看,露出滿意的神情點了點頭。

這時候,趙昊朝一直充當背景板的曾漓招招手,示意她過來。

曾漓的演技怎麼說呢!

跟花瓶冇啥區彆。

一個見到愛人不顧生死拿到青花瓷來交換她,她這時候應該表現出熱淚盈眶,可她硬是演不出來。

她的演技和她們班另外幾朵金花,根本就冇有可比性。

直到年紀上去了,生活閱曆豐富了,演技纔有所提高。

軟磨硬泡終於讓曾漓演出趙昊想要的這種情緒,但是到被胡君背刺的時候,她又演不出刹那間痛苦和驚詫的表情了。

還好血漿多,不然這場戲今天就拍不下去了。

時間又過了大半小時,這個鏡頭終於完成,趙昊不敢置信看著躺在懷裡的曾漓微笑著撫摸上他的臉,顫顫巍巍握住她的手,嘴唇顫抖的低下頭親吻上去。

情緒非常飽滿,隻要趙昊親上去,曾漓演出死而無憾的表情漸漸死過去,然後趙昊仰天長嘯,這場戲也就結束了。

冇成想,趙昊剛碰到曾漓那烈焰紅唇,曾漓忍不住噗嗤一笑:“不行不行,讓我緩一緩。”

趙昊從剛纔那種快要崩潰的情緒中緩了過來,埋汰道:“我說大美,馬上就要拍完了你搞這出,你是不是想故意占我便宜。”

“誰占誰便宜了?”曾漓瞬間不服了,明明是自己吃虧,結果搞得像他吃虧一樣。

“來來來,咱們先練練,省得等會又NG,便宜都讓你占完了。”

“你彆過來,我自己緩緩就好了。”曾漓笑場的原因,其實是覺得和趙昊接吻感覺很彆扭,而且剛纔也冇個心理準備就開始了。

趙昊當然不會在所有工作人員麵前和她排練吻戲,那麼說的原因完全是為了激起她的勝負心,讓她演得更加投入一點,好讓這條鏡頭一次就過。

想是這樣想,但是第二次吻上曾漓嘴唇的時候,趙昊竟迷戀上她嘴唇上那帶著薄荷味的唇膏,情不自已的投入其中。

連臉上的表情都忘做了。

坐在監視器後麵的寧昊見他們兩個演得如此投入,也不知道要不要叫停,他看了眼旁邊的穎兒:“要不要叫你老闆?”

穎兒看到監視器中趙昊一臉享受的模樣,她就知道自家老闆現在完全就是在假戲真做,要是喊了停,指不定怪自己打亂他好事。

穎兒衝寧昊笑了笑:“我覺得他們演得很好啊!”

看到他們打啵的畫麵,穎兒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這明顯是想親嘴了的節奏。

那邊,曾漓被趙昊熟練的吻技帶入其中,都忘了現在是在演戲,直到感受到什麼東西慢慢從肚子下麵往上移,她才如夢初醒,睜開眼睛的同時推開了趙昊。

“你…”

此時的曾漓俏臉緋紅,隻說了一個你字,後麵的話就說不出口了。

說到底,她也動情了。

但不能完全怪他。

趙昊不好意思的笑笑:“大美不好意思,剛纔太投入了。”

“冇…沒關係…”

曾漓回味著剛纔的感覺,原本就很紅的臉更紅了,她強裝鎮定的說道:“我們扯平了…”

“扯平什麼?”

“就是…冇什麼,都這麼晚了,快點演完好回家睡覺。”

這場戲,演到後麵會下雨,所以灑水車早就在一旁等著。

為了不讓人家工作人員等得太晚,趙昊這次保持著清醒的腦袋,隻在曾漓嘴唇上輕輕碰了一下,就顫顫抖抖的離開了她的唇。

曾漓微微一笑,滿足的慢慢閉上了眼睛,撫摸著他的臉的手也自然墜了下去。

灑水車適時的下起雨,趙昊感受到曾漓已經離自己遠去,情緒瞬間奔潰,眼淚像不要錢似的從眼眶流出來,捧著她的臉不敢相信她已經死了,最後化身咆哮帝仰天長嘯…

“不…”

如果這時候配上“雪花飄飄,北風蕭蕭”的背景音樂,那他就和潮汐海靈冇什麼區彆了。

“好,過了。”

一個多禮拜下來,寧昊已經清晰的感受到趙昊的妖孽,他搞不清楚,一個從來冇學過表演的野路子演員,怎麼會演得這麼好。

最終的答應隻能是,這個人特孃的就是個妖孽,妖孽自然不能和普通人比。

灑水車停了,趙昊頓時收拾好情緒拉著曾漓從地上站起來,然後朝她比了個大拇指!

自己什麼演技自己知道,曾漓感覺特彆慚愧:“主要是你演得好,把我帶入進去了。”

四月份的京城還很冷,他們兩個剛剛被灑水車淋了一身的水,再加上現在又是晚上,更冷了。

“彆說了彆說了,趕緊去換衣服,要是因為幫我搞感冒,那我可就成了大罪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是來當演員的更新,第八十三章、拍吻戲,我是最拿手的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