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d40c32d4c4c64ae423a441d5100b69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大明宮詞》這部劇是圍繞太平公主一身講述的,所發生的故事大部分也是在她和武則天身上。

所以,其他人都是配角。

比如李弘這個人物,他在這部劇中所有戲份加起來也不過一集多一點,戲份少歸少,但是出彩呀!

特彆是死之前的那場戲。

根據史料記載,李弘是隨唐高宗去洛陽,猝死在合璧宮綺雲殿。

唐高宗在《賜諡皇太子弘孝敬皇帝製》中更直接提到,李弘自被立為太子後就染上癆瘵,又接受父君之命帶病理政,以致操勞過度,使舊病加劇,最終病卒。

但是根據《新唐書》和《唐會要》的記載,李弘可能被武則天鴆殺的傳言,而且很多人都相信。

他們相信的理由,其一;李弘深得唐高宗寵愛,立為太子後仁孝謙謹,禮接士大夫,中外屬心。後期唐高宗慮及身體不支,有提前禪位給太子之意。但當時的武則天政治得意,李弘因此成為了其掌權的障礙。

其二;李弘與武則天之間存在矛盾,主要反映在兩件事上…

第一件事發生在鹹亨二年,李弘留在長安監國,發現宮中幽禁著兩位異母姐姐義陽公主和宣城公主,倆人因母蕭淑妃獲罪,年齡很大了仍不能出嫁。

李弘懷著悲憫之心奏請唐高宗恩準她們出嫁,卻違背了武則天的旨意,由此失愛於武則天。

第二件事便是太子選妃未能如願。武則天最初選擇的太子妃是司衛少卿楊思儉的女兒。但定下婚期後楊氏竟被武則天的外甥賀蘭敏之姦汙,婚事被破壞,造成了李弘同母後孃家人的宿怨和疏離。

而在《大明宮詞》中,暗示了李弘的死是被武則天鴆殺的,而武則天殺他的原因,隻是因為他站錯立場。

義陽公主和宣城公主的母親是王皇後和蕭淑妃,而武則天和她們是政敵,李弘請求唐高宗準許她們出嫁,從這裡開始就站在了武則天的對立麵。

雖然唐高宗同意他的請求,但是武則天卻惡意的將兩位公主指配給了粗鄙不堪的門衛。

得知這件事後,李弘在武則天生日那天又繼續為兩位公主請求更好的歸宿,還說武則天若能答應的話,王皇後和蕭淑妃天之靈也會感激她的。

他的這種不理智行為不僅讓唐高宗生氣,也徹底激怒了武則天。

還有更重要的一點,這部劇中暗示了李弘性取向有問題,向來端莊持重的他,一生中做得最離經叛道的事就是他與合歡的戀情。

即便在恢宏包容、風氣開放的大唐,一個人與孌童發生戀情也是為正人君子所不齒的事情,更遑論這個人是身份高貴的太子。

這註定了他與合歡的愛,不容於世且不得善終。

然而明知如此,李弘的心卻從未動搖過,他甚至當場明確拒絕了唐高宗為他的指婚。

但是身為太子,大唐未來的皇帝的李弘,怎可執意做出如此令人側目、招人非議的荒唐之事呢?BiquPai.CoM

顯然,這種事情是唐高宗和武則天,乃至朝臣百姓都無法接受和容忍的。

其實當初考慮太子人選時,李弘原本就不被他武則天看好,認為他穩重有餘卻果敢不足,難當大任。

被立為太子後,他的所作所為與父母(尤其是武則天)的期望又不甚相符,有時甚至背道而馳。

那麼,廢掉或者除掉他,不過是遲早的事。

那一日,李弘因修編《叢台玉覽》的事與武則天發生爭執,本來武則天還想著如果李弘放棄修編這本書,就讓他好好做個親王。

可李弘卻執意要修編這本書,於是武則天一不做二不休,狠下心送走了自己的親生兒子。

這段母子倆起爭執的戲前兩天已經拍了,但是後期會被剪掉,最後隻剩下李弘一臉落寞的從武則天寢宮走出來,回到宮中冇多久就突然吐血身亡了。

而現在,趙昊隻要演完李弘回到寢宮吐血身亡,他就殺青了。

因為昨夜下過一場雨,今天的陽光顯得特彆溫暖,北影廠大明宮最深處的太子宮殿中,掛在窗邊的紗簾隨著窗外吹風機的頻率輕盈的飄蕩在空中。

朦朧的太子寢宮中,飾演合歡的劉暢拿著半把素梳子幫著披頭散髮的趙昊梳著頭髮,而趙昊一臉不服輸的拿著髮簪戳著梳妝檯前的碎蠟燭。

鏡頭慢慢移動,掃到兩人麵前的銅鏡,劉暢嘗試著開口道:“這兩天您辛苦了,我看,《叢台玉覽》的事是不是…”

劉暢還冇說完,趙昊便斬釘截鐵的打斷他的話:“不,《叢台玉覽》是樹天地之正義,匡扶人間真情,這本書的修編絕對不能停,而且還要編得好,還要廣采人間英詞麗句,廣納民間摯意真情。它將是帝國百姓行為之根本,大唐國政之指南。要編好這樣一本書,何錯之有?”

趙昊重重的拍了下梳妝檯,越說越氣憤,聲音也越來越大:“難道就因為我用了長孫候,纔要遭此非難,難道大唐的胸襟,就這麼狹窄嗎?”

說到這裡,趙昊特彆氣憤的拍著梳妝檯站起來,群情激奮的繼續大聲說道:“我們看過太多的同室操戈,太多的友朋相殘,這不僅是百姓的悲哀,更是帝國統治的恥辱。子不教父之過,民不仁官之患,我們如果不是罪惡的拯救者,至少也是陰暗的守陵人。”

李弘死之前的這段戲,是趙昊的高光時刻,為了能夠演好,昨晚他硬是和李兵兵排練到淩晨三點。

隻睡了一個半小時,五點不到便起床,一直等到下午兩天纔開始拍這段戲,隻是為了能夠表現出憔悴的模樣。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和劉暢演這場戲的時候,李兵兵帶著王金花來到了片場。

李少鴻和王金花都是在京圈混的,以前冇少打過照麵,見到王金花來,李少鴻意外的同時,示意她先坐下,有什麼事等拍完這場戲再說。

李兵兵指著披頭散髮的趙昊小聲的在王金花耳邊說道:“他就是趙昊,我的眼光不錯吧!”

王金花目光投向場中間趙昊的身上認真的看了看,第一印象就很不錯,她微微點了點頭。

雖然李兵兵聲音很小,但是距離李少鴻不過一米,這麼近的距離自然被她也聽到了。

聽李兵兵的意思,好像是想把趙昊推薦給王金花,她內心不由想到,王金花今天是來和她搶人呀!

周熏和胡婧也都在現場,看到李兵兵帶著王金花來,胡婧莫名升起一絲危機感,她對周熏說:“她帶著王金花來這裡做什麼?”

“可能是看中趙昊了吧!不難猜呀!”聰明的周熏一猜就猜中,見胡婧臉色不太好看,嘻嘻笑道:“你彆多想,可能她隻是來看看我們導演。”

今天早上起來,胡婧就看到李兵兵從外麵回來,而且趙昊也是無精打采的,哪能讓她不亂想。

現在又看到李兵兵帶著王金花來劇組,她的心更亂了。

正在和劉暢對戲的趙昊也注意到李兵兵和王金花來現場了,不過他隻是看了一眼,然後又全身心的投入到這場戲當中。

既然已經確定以後跟王金花混了,現在不正好趁著這次機會讓她看看自己的實力嗎?

所以接下來的戲,趙昊發揮出自己全部實力,和劉暢演這最後一場殺青戲。

這場戲趙昊和周熏胡婧等人排練了不下三十遍,即便台詞多得令人髮指,但依然吐字清晰,而且還接二連三,一字不差的一口氣說完幾千字的台詞。

期間都冇有看劇本。

這是他的“天賦”,重生後上天賜予他的超級記憶。

王金花很滿意趙昊的表現,先不說他戲演得怎麼怎麼樣,就台詞功底這一項,她就能給他打滿分。

更彆說他的演技並不差,而且還在很多剛踏出藝術學校的學生之上,她已經決定把他簽下來好好培養了。

下午五點,經過三個小時的演繹,趙昊終於迎來殺青戲的最後一個鏡頭——吐血身亡。

當攝影師把鏡頭打開,站在銅鏡麵前的趙昊控製著身體抽搐一下,隨後身體前傾,忍不住把嘴巴裡的血漿噴到銅鏡上,最後直躺躺的倒在了地上。

突如其來的一口夾雜著老壇酸菜的老血噴出來,打得劉暢一個措手不及,驚恐中伴隨著悲傷叫著他的名字。

這時候,周熏正好從宮外跑進來,看到這一幕,嚇得驚恐大叫,不過馬上反應過來,一邊朝外麵跑一邊大叫著來救人…

“來人啊,快來人啊!弘哥哥死了,快點來人啊!弘哥哥死了。”

拍到這裡,趙昊在這部劇中所有的戲已經全部殺青了,周熏跑出去後,他就從地上爬起來了。

滿嘴的血漿讓他很不舒服,正想去找漱口水漱口,誰知胡婧和李兵兵同時給他遞過來一瓶礦泉水,讓他都不知道接誰的好。

胡婧冷哼一聲,把礦泉水塞進趙昊手裡,然後拽著他去漱口。

看到這一幕,一直坐在李少鴻旁邊的王金花好有興致的說道:“現在的小年輕還真受歡迎啊!”

“我冇猜錯的話,你這個大忙人也是因為他來我這裡的吧?”

王金花不置可否的點點頭:“難得遇到個好苗子,不爭取一下可惜了。時間不早了,一起吃個飯?”

“我叫他們收拾一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是來當演員的更新,第九章、第一次殺青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