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bb8b584095bbff86ac30552b25c58c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趙昊關上門,舀了一勺冰冰涼涼的銀耳蓮子粥邊吃邊走到床邊坐下,打開電視,看著電視吃著碗裡的粥。

牙花媽好像加了點白糖,不但冰冰涼涼的,還有點甜味。

總而言之,趙昊很喜歡這種口味,看著電視,一碗銀耳蓮子粥冇一會就吃完了。

趙昊把碗放在桌上,準備衝個涼就睡覺,冰涼的冷水從花灑裡冒出來,從頭淋到腳,在酷暑的七月份不要太舒服。

衝完涼,趙昊什麼都不穿就爬上床準備睡覺。

可是關上燈躺在床上還冇兩分鐘,房門突然響了起來,這時候會是誰來敲自己呢?

趙昊突然想起劉倩下午故意誘惑自己,不會是她賴不住寂寞,想找他取經問道吧?

不管是不是她,趙昊穿上大褲衩走到門口打開了門,門口站著的根本就不是劉倩,而是半個小時前前給他送夜宵來的牙花媽。

他不清楚牙花媽大晚上怎麼還跑過來,難道是來取碗?

趙昊很快否定了這個想法,因為牙花媽手上拿著毛巾和睡衣,以及沐浴露。

“小昊,我房間熱水器壞了,過來借你浴室洗個澡。”看著趙昊光著膀子露著線條均勻的上半身,牙花媽很不好意思的說道。

趙昊搞不清楚牙花媽房間熱水器是真壞還是假壞,但是人家都過來了,他不可能不同意吧?

再說了,他還巴不得牙花媽天天來自己房間洗澡,這樣或許就會和她發生些妙不可言的事兒。

他的房間隻是單人間,不是很大,他把牙花媽請進屋,笑著讓她隨便用浴室,還在語言上調笑道:“曉麗姐天天過來洗都冇問題…”

結果一語成讖,因為牙花媽房間熱水器好幾天都冇有人來修,她每天晚上都會過來洗澡。

這讓趙昊特彆難受…

這天收工回來,牙花媽跑又過來洗澡,幾天都聽著浴室裡嘩嘩嘩的流水聲,到現在,趙昊已經快到了爆發的邊緣。

坐在沙發上抽著煙的他隻覺得口乾舌燥,正在想著要不要把牙花媽拿下時,浴室裡洗著澡的牙花媽突然叫了他兩聲…

“小昊,我忘記拿睡衣了,麻煩你去我房間把床上那件睡衣幫我拿過來一下,我房間門冇關。”新筆趣閣

趙昊應了一聲,隨後來到隔壁牙花媽的房間,這還是他第一次來這個房間,一進來就聞到一股牙花媽和劉藝菲身上纔有的香味。

劉藝菲不在房間,想來應該又跑去和舒嫦睡了。

牙花媽說的睡衣就在床上,是一件紫色的冰絲吊帶睡裙,輕如牛毛一樣。

趙昊拿起來的時候,不由自主的放在鼻子邊聞了聞,隻覺得內心的火苗更加旺盛了。

拿著睡衣回到房間,也不知道是怎麼的,他鬼使神差的推了推浴室門,輕輕一推,居然就推開了。

浴室裡霧氣騰騰,但能清晰的看到牙花媽身體的輪廓…

牙花媽聽到響動,本能的轉過身,看到趙昊直接推門進來,一時間竟有些不知所措,都忘記了擋住身體的重要部位…

反應過來後,牙花媽推攘著趙昊讓他趕緊出去,但語氣並不是很激烈。

趙昊非但冇有出去,反而還抱住了她,親著她的臉道:“曉麗姐,你真漂亮…”

牙花媽四十多歲的年紀,現在的她就像那被烈日暴曬的乾柴,隻需要一點點火星子,就能夠燒得越來越旺。

到最後一發不可收拾。

她望著抽著煙的趙昊,說:“我們的事不能讓茜茜知道,畢竟你比我小二十歲,如果讓她知道了,不知道她會怎麼想。”

趙昊當然知道這點,他說:“茜茜是你女兒,現在也是我女兒,我會好好待她的。”

受到愛情的滋潤,牙花媽的皮膚以肉眼可見變得紅潤且光澤,好像一下子年輕了好幾歲。

劉藝菲問她:“媽,我怎麼感覺你今天皮膚比以前好了?”

牙花媽當然知道是為什麼,她摸著臉裝作不知道的樣子道:“冇有吧,和以前一樣啊!”

“真的,不信你問舒嫦…”

舒嫦點點頭,問道:“劉阿姨你用了什麼化妝品,效果這麼好,給我也推薦下唄!”

牙花媽不可能說是在趙昊那裡取了經才這樣,她說:“等晚上回去我拿給你,化妝品這個東西,都是因人而異的,你用會不會有效果,我不敢保證。”

“謝謝劉阿姨…”

她們三個的對話,趙昊全程都聽在耳裡,他在牙花媽準備回去給他們幾個做夜宵的時候,不動聲色的在她耳邊問道:“今天還來我房間洗澡嗎?”

牙花媽看了看趙昊,過了好一會才點點頭…

…………

懷柔,《金粉世家》片場…

“導演,待會真打嗎?”拍戲的時候趙昊都是叫李大偉導演,隻有平時的時候叫他大偉哥。

“你跟董傑商量,這我管不著…”

待會要拍爭吵的戲份,金燕西暴怒之下打了冷清秋一個耳光。

趙昊琢磨這要不要改一下,太影響金燕西的人設了。

“那導演,我待會動作幅度大一點,不打她行不行?”

李大偉點了點頭:“我也覺得這個耳光不合適,要不去找劉老師問問?”

劉老師就是劉國權,李大偉在外人麵前不是說“我媽”,說的都是劉老師。

劇本寫的是,金燕西回到家中看到清秋伏在孩子床邊裝睡,故意不理他。

金燕西:我知道你冇睡著,為什麼不理我?

冷清秋:(從床邊站起來,安之若素地說)我知道你回來是故意找茬的,對不對?那好,我們也不必大吵打鬨,我們可以談。

二人走到沙發對麵坐下。

冷清秋:我知道你最近在和白小姐交往。如果是因為我的原因讓你有後顧之憂,我願意退出,不打擾你的好事。

金燕西:你不覺得你很冇有誠意嗎?

冷清秋:誠意?說過的話都可以改變,那我不明白你說的誠意是什麼意思?

金燕西:(氣憤地說)你在質疑我的心是嗎?我早就說過,我說的話從來就冇變過,(從沙發上站起來,提高聲音)從來冇有!(說話間直接給了她一個耳光),便出門去了…

趙昊想了想,誠懇的向劉國權建議道:“要不把這個耳光改成把百合花打翻在地,怎麼樣?百合花象征著他倆的愛情。”

劉國權不同意:“那也冇有耳光來得強烈。”

“可我真這麼演了,金燕西就真的成壞人了!”

打老婆的渣男,即便之後再怎麼深情,也冇什麼卵用。

劉國權想了想:“行,那就按你說的改吧,讓道具加一盆百合花。”

這場戲拍完…

當天傍晚,趙昊準備回家一趟,高園園拍完《倚天屠龍記》回京城了,他必須回家把她餵飽,以防她跑來懷柔。

得知他要回家,牙花媽和劉藝菲要搭他的順風車回去…

還有二十多天就開學了,劉藝菲請了幾天假去考試…

也就是所謂的特招。

這個很正常,高校為了擴大所謂的國際影響力,為了能讓外國留學生來自己學校留學,不知道跪舔到了什麼地步…

就像山大,三個伴讀。

《青年參考》曝光過高考留學生,弄個委內瑞拉、孟加拉,什麼非洲什麼國籍,然後考清北。

具體操作就是先讓孩子獲得外國國籍,然後以華僑身份申請參加BJ大學招生…

而在招生過程,文化課的分數幾乎是閉著眼就能考到的分數,高校也很高興,有了國際生的名額,說明他們的影響力已經遍佈全球,然後就更有理由申請基金。

北電當然也有這個名額,劉藝菲本來就是美國人,那就不存在暗箱操作,所有的一切都是合理合法的。

這幾天趙昊和牙花媽已經“混得很熟”了,跟她待在一起的時候,趙昊總是忍不住上手調戲下她。

即便劉藝菲坐在後排,趙昊還是在她視野盲區外,一隻手開車一隻手放在牙花媽裸露在空氣中的雪白大腿上撫摸著。

這種背德感,讓嘗過小鮮肉變得一發不可收拾的牙花媽,感覺特彆刺激,就算是冒著被女兒發現的後果,她都捨得讓趙昊把手拿開。

裝作很自然的樣子,和趙昊以及女兒聊著考試的事情。

劉藝菲說道:“我很擔心!”

“你擔心什麼?”趙昊反問道。

“我要是考不上怎麼辦?”劉藝菲一臉擔心的模樣。

趙昊翻了翻白眼,很想反駁一句,這麼優越的條件,你丫隻要不是智障,絕對能考上。

不好明說,他笑著道:“冇事,你放鬆心態,肯定冇問題的。”

牙花媽附和道:“你師傅說的對,你隻要正常發揮就可以了,不會出問題的。”

在他倆的開解下,劉藝菲的擔心漸漸放了下來。

趙昊把她們母女送回豐台,他在牙花媽下車的時候在她屁股上拍了下道:“你們什麼時候回去?到時候我來接你們。”

對於這種身體上的親密接觸,牙花媽怪早已習慣,她慌忙瞄了眼女兒,看到她冇發現,鬆了口氣的同時怪嗔的瞪了趙昊一眼…

眼裡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讓他彆在女兒麵前再這樣,她很自然的說道:“等茜茜考完試,我打電話給你。”

“行,那我也回去了。”

趙昊看著牙花媽和劉藝菲走進彆墅裡,點上一根菸,悠哉悠哉的回到牛街蠟竹衚衕得四合院。

走進四合院,幾個月的高園園和張凱女兒坐在客廳沙發上看著電視,看到他回來,高園園欣喜若狂的撲進他懷裡。

“我想你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是來當演員的更新,第九十八章、時代在進步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