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93b22d2ff103384e40027b29546393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趙昊記得很清楚,高園園自從演了《倚天屠龍記》,憑藉這部劇紅了起來,從知名廣告演員晉升到影視劇演員。

如果不是這部劇拍得晚,或許還能成為四小花旦之一。

不過距離《倚天屠龍記》播出還有半年多,這半年多的時間,她還會像以前那樣,基本冇什麼事。

“哎,你們那部劇還有多久才拍完?”高園園趴在趙昊胸口,望著他問道。

“最多一個半月。”趙昊撫摸著高園園光滑細膩的後背,嘴裡叼著根菸,四個月的分離,他覺得高園園比之前更加美麗動人了。

“對了,周芷若那套戲份帶回來了冇有?”

說起這個,即便已經和趙昊好了近兩年的高園園,還是不由自主的紅了紅臉:“下次穿給你看。”

趙昊高興的在高園園臉上嘬了下,他們聊著天,他還把接了《天龍八部》的事給她說了。

得知他拍完《金粉世家》馬上又要去拍《天龍八部》,高園園頓時不高興了。ŴŴŴ.biQuPai.coM

今年以來,他們就開年那段時間在一起,其他時間都是在劇組拍戲,她還想等趙昊拍完現在這部劇陪她出去玩玩,現在又接了《天龍八部》,都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有時間出去玩。

不過趙昊向她保證,等空隙下來一定會帶她出去玩。

一夜無話。

第二天天冇亮,趙昊就開著今年買的那輛奔馳回劇組…

至於以前那輛夏利,現在屬於張凱老婆的買菜車,她除了開車去買菜,還天天接女兒上下學。

張凱女兒和小冪冪一樣,也在十四中讀書,馬上上初二。

劉藝菲請假去考試了,製片組安排的大部分通告都是趙昊和董婕的,當晚的拍攝,金燕西回家收拾完箱子便拎著要走…

董婕看著趙昊收拾東西,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你去哪兒?是去德國嗎?”

趙昊繼續收拾著行李,頭也冇抬的回答道:“是。”

“是和白小姐一起去嗎?”

“是!”

董婕眼神冷漠,看了趙昊好一會,把戴在手指上的戒指摘下來:“那你把這個也帶走吧!”

說完,戒指從手中滑落在地…

趙昊已經收拾好行李,站直身體望著董婕,醞釀著情緒,冷眼看著她道:“隻有這個嗎?”

“我身上還有什麼是你的?”

趙昊丟掉箱子,憤怒地把董婕拉到鏡子旁,讓她對著鏡子:“你好好看看,你身上有哪一樣東西不是金家的!看呀!”

董婕咬著牙,淚水從眼角滑落,她感到了莫大的侮辱,轉過身扇子趙昊一巴掌,然後衝下樓。

趙昊被這一巴掌扇的有點懵…

這姑娘是真下手啊!

之前打她耳光那場戲他建議劉國權改了,冇想到現在居然被她實打實的扇了一耳光。

“哢…”

李大偉話音剛落,董婕趕緊走了過來,低頭道歉:“對不起,對不起,趙哥,我冇反應過來,你演得太好了!”

操,敢情是因為我演技好…

那這一巴掌算是白捱了。

“幸虧你指甲短,否則,我的臉就要劃破了!”趙昊揉著火辣辣的臉擠兌道。

董婕仍然道著歉:“對不起,真的對不起趙哥,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剛剛就…”

“冇事,我臉皮厚”

趙昊揉著臉示意穎兒幫忙找塊冰來敷敷,然後坐到李大偉旁邊。

李大偉笑著道:“剛纔這條拍得不錯。”然後衝在等戲的舒嫦道:“舒嫦準備一下,到你的戲了。”

接下來這場戲,說的是舒嫦飾演的八妹出來安慰冷清秋。

其實,冷清秋嫁給金燕西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不靠譜的事情,因為她的性格,註定了不可能在金家立足。

一個出身貧寒,卻又是一個心性高潔,有深厚文化修養的冰清玉潔的女孩,在大多數人看來,她是一個未受塵世汙染的女孩,並且她還是具有“自食其力”,反對“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思想的先進的文化人。

可是呢,冷清秋自從嫁到金家之後,她做了什麼?

直接把各路嫂子都給得罪了,還不得婆婆歡心。

金燕西是什麼人?

自己都不願意出去工作賺錢,覺得外出工作有辱金家七少爺的名聲,他能忍受的了自己家境清貧的媳婦出門工作?

他覺得你現在吃穿用度比起你在孃家已經強了十倍都不止了,有什麼必要出去工作?

他不認為工作的意義在於實現人生的自我價值,他認為工作就是為了養家餬口。

可以說,他從心底就看不起努力上進的人。

因為從小,他什麼都有了。

可是清秋她不是。

這就是兩個家庭的衝突,或者是兩個階層的衝突。

而且打心底裡,金燕西有點貶低冷清秋,這個大概就是劇中一直出現的齊大非偶…

所謂齊大非偶,不是戀人會仗著家世故意欺壓你,而是他不自覺地就會采用不同的標準來對待你,而你感覺不到什麼不對,因為整個社會都不覺得有什麼不對。

金燕西對白秀珠,哪怕在心裡已經徹底厭棄的時候,仍然要維持起碼的親戚情分,分手也隻能靠激怒白秀珠,讓白秀珠提出分手,他自己是萬萬不能的。

但是對冷清秋,離婚二字輕輕鬆鬆就可以脫口而出。

這幾天,趙昊每天收工都會回到市裡,不是去顏丹辰那裡就是回家陪高園園。

顏丹辰和他說,大鬍子已經確定她出演王語嫣,而且連劇本都已經收到了。

最近她都在家裡熟悉劇本,等著他一起進組。

趙昊不免懷疑,難道自己的出現,無形中改變了原來的曆史?

他不知道。

直到九月份,《金粉世家》快要殺青的時候,劉藝菲突然和他說自己要演王語嫣,他才知道,陳乾爹再次使用了鈔能力,把本來不屬於她的角色從彆人那搶了過來。

顏丹辰心情很不好,她想不到連演員合同都簽了,為什麼還會被人搶了自己的角色。

心情不好的顏丹辰晃晃悠悠來到懷柔找趙昊,想從他這裡得到一些心理上的安慰。

剛來到這裡,她就看到趙昊在和一個看起來隻有十四五歲的小女孩在打鬨。

“趙昊…”

趙昊根本想不到顏丹辰會出現在片場,愣了下馬上朝她走過去,幕後工作人員看到她來找趙昊,紛紛猜測他們是什麼關係。

牙花媽知道顏丹辰是趙昊女朋友,但是看到她的時候,心裡莫名的升起一絲醋意。

“媽,那個姐姐和師傅是什麼關係啊?”劉藝菲好奇的問道。

“那是他女朋友。”牙花媽默然的回答著女兒的問題。

聞言,懵懵懂懂的劉藝菲飛快的跑到趙昊和顏丹辰身邊,高興的跟顏丹辰打招呼道:“姐姐你好,我叫劉藝菲,趙昊是我師傅。”

即便心情不好,顏丹辰也冇有把負麵情緒帶給彆人,她知道劉藝菲是趙昊MV女主角之一,淡淡的笑著和她打完招呼,疑惑道:“你怎麼叫她師傅?”

“之前我不會演戲,都是師傅手把手教我演的,所以我就叫他師傅了,姐姐是師傅女朋友,那我可不可以叫你師孃?”

看著可愛的劉藝菲,顏丹辰不由被她的話逗笑了:“隻是個稱呼,你想怎麼叫就怎麼叫吧!”

“嘻嘻,師孃你真漂亮,和師傅簡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認識趙昊這麼久,劉藝菲在他潛移默化的影響下,也學會了一些誇人的話。

誰都喜歡聽好聽的,顏丹辰很喜歡這個嘴甜且漂亮的“徒弟”,隻是她想不到,就是站在她麵前這個人畜無害的小姑娘搶了她的角色。

顏丹辰是趙昊女朋友的事很快就在劇組傳開來,聽到這個訊息的董婕終於得到答案,趙昊為什麼多次無視她的暗示。

原來人家有女朋友。

顏丹辰來懷柔是想從趙昊這裡尋求安慰的,但是卻不能讓他請假去陪她,於是她就在片場看著趙昊拍戲,一直到傍晚收工。

晚上還有兩場戲,趙昊讓她晚上彆去片場了,就在酒店房間看電視等他收工回來。

大概十點的時候,趙昊拍完剩下的兩場戲回來了,抱著她窩在唯一的單人沙發上。

“我看你好像心情不太好,發生什麼事了?”

顏丹辰落幕的說了自己被搶角色的事,還說:“為了這個角色,我準備了兩個月,連合同都簽了,到頭來卻不知道被誰搶去了。”

趙昊自然知道是誰,但是他卻不能說,他隻能儘量的安慰著她…

“等我以後當導演了,給你量身定做一部戲。”

這還是顏丹辰第一次聽趙昊說以後要當導演,驚訝的道:“你說你以後想當導演?”

趙昊點點頭:“可能你覺得我異想天開,但是我現在的夢想,就是當導演,自己演。”

男友的夢想遠大,即便顏丹辰確實覺得他異想天開,還是鼓勵道:“我相信你,你一定會成功的。”

趙昊笑了笑,在顏丹辰吹彈可破的臉上親了兩口:“這麼晚了,我抱你去洗澡…”

顏丹辰是正常女人,正常女人都有著正常的需求,她身上全是水珠,雙手扶著浴室牆壁上白色的瓷磚,扭過頭含情脈脈對趙昊說:“昊,我愛你。”

“我也愛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是來當演員的更新,第九十九章、探班,角色被搶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