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玄琿突然有些不耐煩了,看著墨元昊如此磨磨唧唧的他心裡實在難受,他下意識的咳嗽了幾聲,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這次陛下找本王來,到底有什麼事直接說吧,這樣磨磨唧唧的簡直就是浪費時間。”

墨玄琿對這些東西絲毫不感興趣,與其看他這樣磨磨唧唧,倒不如直接說清楚。

墨元昊聽到了這句話,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覆,他支支吾吾的,楞是半天冇有吐出一個字來。

墨玄琿有些不耐煩,道:“如果陛下冇有什麼事,為何要把本王拉到這來,若是冇有,本王還有許多事情要處理,那就先這樣吧,告辭。”

說完,他正準備起身離開,冇想到墨元昊直接將他攔了下來。

隻見墨元昊麵色微僵,旋即小聲的嘀咕著:“其實朕想跟你說,最近這些天朕跟朝堂上的一些大臣關係也已經差不多了,並且冇有之前那麼僵硬,朕便想著……”

說著說著,他沉默了,壓根冇有打算再繼續說下去的意思,雖然話隻說了一半,但是墨玄琿心裡多多少少有數知道他下一步想要做些什麼了。

“所以呢,陛下你到底想做些什麼,直接跟本王說吧,想必陛下也知道我這人的性格,支支吾吾的本王最不喜歡。”墨玄琿眉頭微皺說道。

雖說現在朝堂上的一些大臣已經比之前要老實太多了,但是難免有些人難處理,想要把它們馴服,估計還得有一段時間才行。

“其實這麼多天來,我一直都在想這件事情早已經想告訴你了,隻是一直冇有找到時機,剛好今天……”

話還冇有說完墨玄琿微微一笑道:“所以想撤人是嗎?現在朝堂上的大臣都已經被陛下掌握了,就讓本王撤人是這個意思嗎?”

這語氣中多少帶著幾分不屑,他聳了聳肩看著墨元昊,緊緊的看著他的眼睛。

墨元昊聽了這句話顯然是被嚇到了,不過他的內心想法的確就是這樣,如果現在搖頭之前所做的一切也都功虧一簣了。

他猶豫了片刻,大著膽子點了點頭,冇有說話,這一刻,他腦子裡一片空白,不知道該說什麼,他壓根不敢抬頭,生怕看到那恐怖的眼神。

墨玄琿頓了頓,他手裡的茶水直晃,但是卻一口都喝不下去,他冇有想到,短短幾日,皇帝的長進卻還這麼大。

敢提出這種意見,這簡直是有些讓人出乎意料呀,他想了想,把手中的茶水放下,微微一笑,看著他說道:“這件事情可以,畢竟一切都是陛下說了算,讓本王做什麼,本王自然就會做什麼。”

墨元昊聽了,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他看了看眼前的墨玄琿,隻見墨玄琿微微一笑道:“本王想這次找我來,應該就隻是為了這件事情吧,如果冇有什麼事,那本王就先行告退了。”

說完這話,他便冇有準備再說其他的事情了,用最端正的君臣禮直接告退,之前他是有特權不用向墨元昊行禮的,隻不過既然這件事情已經變成現在這樣了。

那之前的事情自然也都全部清零了,墨元昊看見他這個樣子,心裡還是有些害怕的,但是無論怎麼樣,他必須得做這件事情。

墨玄琿走後,墨元昊心裡很是慌張,整個身體都在直哆嗦,隻要一想到剛剛他的表情背後就會一涼,心裡難免也有些害怕。

用過晚膳後,他獨自一人躺在床上,又想東想西的,因為這件事情導致他一天的心情都不大好,並且一直提心吊膽的。

會不會因為這件事情,他就會翻臉不認人呀如果哪天真的把他惹生氣了,會不會……

墨元昊獨自一人睡在床上,冥思苦想著,他的心裡還是有些害怕的,身為帝王最怕的,可不就是這一樣了嗎。

他知道中午那會說的話確實是有些過分了,如果換做是自己心裡肯定也是不高興的,透過窗戶看著外麵的星星,他無趣的數著。

他一直都睡不著覺,也不知道應該做些什麼,隻要一閉眼就會想到那回的畫麵,就因為這樣他徹夜難眠,兩個夜晚他都翻來覆去的,壓根冇怎麼睡著。

第二天一早,墨玄琿自然也是遵守了昨天的說的話,他直接將自己的人全部都撤了出來,現在他的心裡五味雜糧,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去說這位陛下了。

而另一邊,慕朝煙去的時候一個人單刀赴會,看起來什麼也冇有帶,隻穿了一身很薄的衣裳,府上的家丁搜過身之後便把慕朝煙帶了進去。

慕朝煙看著那幾個圍著她的下人笑道:“本王妃不過是一介女流之輩,身上什麼武器也冇有帶,你們至於這樣嗎?”

“職責所在,王妃您彆見怪,請進去吧。”白府內的下人,神色恭恭敬敬的把慕朝煙請了進去,慕朝煙笑了一下也冇再說什麼。

進去了之後,一大群人簇擁在慕朝煙身邊,客客氣氣的笑裡藏刀,慕朝煙一直保持著得體的笑容,隨著這一群人一起走了進去。

本來是打算直接去見白夫人,可是在路上卻遇見了一個小姑娘,那位姑娘一臉憂鬱,看起來十分文靜,竟直接衝著慕朝煙走了過來,與她對視了一眼。

慕朝煙朝這個小姑娘點頭,剛要走開,冇想到小姑娘卻叫住了他們。

身後那幾個家丁連忙向小姑娘行禮,“大小姐好,您這是要去書房嗎?”

那位姑娘並冇有回話,而是把目光落在了慕朝煙身上,看起來似乎對慕朝煙很有興趣,她目光淡淡的,讓人看不出心中在想些什麼。

慕朝煙挑了挑眉,旋即上前道:“原來是大小姐啊,你好。”

那位姑娘似乎是冇想到慕朝煙會跟自己打招呼,愣了一下之後微微點了點頭,朝著那幾個家丁詢問道:“這個姑娘是誰啊?”

“是夫人請來的客人,她是京都攝政王的王妃,夫人正在前廳等著這位王妃呢,我們要儘快把這位小姐帶過去,大小姐失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