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fef55125e9c33a98a34b1e412fc1cf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嗚……”

“嗚……”

“嗚……”

一陣陣悠長的號角之聲在黃池城外響起,驚醒了城內眾多的軍民,也拉開了魏國這一場對韓戰爭的序幕。

伴隨城外不斷傳來的號角聲、大軍行進聲,一陣有些慌亂的腳步聲在黃池的城頭響起。

腳下步伐快速邁動,身體如同疾風一般穿過通道兩側的一名名韓軍士卒,作為韓軍守將的韓國宗室韓讓終於站在了黃池的城頭。

一邊穩住自己的心神,努力使得因為跑動而飛快跳動的內心平靜下來,韓讓一一邊用目光打量著城外那支突然出現的魏軍。

可是不看還好,當城外的景象映入眼簾的時候,韓讓隻覺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來了。

隻見此刻城外已然是一片沸騰,身穿著紅色甲冑的魏軍士卒猶如一條條赤色巨龍一般彎曲盤延。

漸漸地無數巨龍開始聚合一處,近戰在前、遠攻在後,再輔以一座座大型攻城器械。

不用多久,一座陣型嚴整的攻城方陣就逐漸出現在了韓讓的視野之中。

看著城外的如同烈火一般的魏軍軍陣逐漸成型,韓讓的麵頰之上一滴滴汗水緩緩流淌而下。

與此同時,一股恐懼出現在了他的心頭。

麵對城外那般一看就知道是精銳的軍隊,就憑他手中不足兩千的士卒,真的能夠守住腳下這一座黃池城嗎?

下一刻,韓讓的左手死死捏住了腰間長劍的劍柄,手背之上甚至浮現出了道道猙獰的青筋。

好一會兒之後,韓讓心中的恐懼這才稍稍緩解,緊接著一股無名之火出現在了他的心頭。

“斥候營主將何在?”

聽到韓讓那明顯充滿怒火的低吼,跟隨在他身後的數名韓軍將領立時之間陷入了平靜。

所有人的目光幾乎同一時間看向了人群之中的一名韓軍將領。

迎著眾人齊齊投向自己的視線,感受著前方來自主將的怒火,這名韓軍將領帶著一絲恐懼的聲音出現在了眾人耳畔。

“末將在。”

韓讓在聽到這一道聲音之後,彷彿是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的稻草,擠出來的銳利目光直接投向了對方。

“魏軍已然兵臨城下,你等斥候為何不報?”

“這這這……”

麵對著來自主將韓讓的追問,這名斥候營主將一時之間卻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難道回報說他之所以冇有派出斥候出外打探,是因為根本冇有想過魏軍會前來攻打黃池嗎?

麵對著支支吾吾的斥候營主將,身為主將的韓讓眼中的光芒卻是愈發熾熱了起來。

心中略一思索,接下來就聽韓讓冷聲說道:“來人啊。”

“在。”

望著自己一聲令下便出現在前方的親衛,韓讓的心中終於能夠平靜一些,其後他的目光猛然轉向了那名斥候營主將,眼中一絲殺意緩緩浮現。

“此人探聽訊息不利,害我軍貽誤戰機,拖下去。”

“喏。”

韓讓這話一出,那名斥候營主將直覺得自己天都要塌了,他已然能夠預見到接下來等待自己的究竟會是什麼?

“將軍饒命,將軍饒命,將軍饒命啊……”

頓時之間,一陣充滿期盼的求饒聲出現在了城頭之上,隻是這一切卻顯得那般徒勞。

更為可悲的是,身為同袍的那些韓軍將領竟然冇有一人出來求情,往日裡稱兄道弟的關係在生死麪前實在是太過脆弱。

等到斥候營主將的聲音漸漸消失在耳畔,韓讓的視線直直掃過了前方的一道道身影。

看著他們每個人臉上生出的凝重,韓讓知道自己殺雞儆猴的立威舉動已然起到了效果,接下來就該在燃起的火焰之下再添一把柴。

心中思緒已定,就聽韓讓麵色嚴肅冷聲說道:“諸將各歸本陣,戰陣之中有誰敢退卻的,這就是下場。”

“末將遵令。”

韓讓用斥候營主將的生命為代價,將因為魏軍突然臨城而搖搖欲墜的城內軍心逐漸安定了下來。

亂世當用重典,韓讓這充滿血腥的舉動卻是十分有效,但它究竟能夠起到怎樣的效果?

那就要看雙方之間即將開啟的戰事了。

當身前站滿的身影一個個消失之後,韓讓帶著一臉凝重來到了黃池的女牆之後,自始至終他的左手都握在腰間的劍柄之上。

順著韓讓的視線,城外的魏軍方陣之中,一麵赤色大纛顯得那般耀眼。

中軍大纛之下,一駕戰車靜靜停止,戰車之上一身赤色甲冑的魏國司馬公孫頎如同一座山峰一般靜靜矗立。

作為魏國此番對韓、趙大戰方略的規劃者,公孫頎原本應該坐鎮安邑,掌控整場戰爭的節奏。

不過公孫頎卻是主動請纓,前來南線軍團擔任大軍主將,最終身為魏侯的魏䓨選擇答應了他的請求。

兩日之前,魏軍南線軍團四萬餘人在主將公孫頎一聲令下,迅速北上渡過丹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出現在了黃池城下。

這次迅捷無比的行動完美體現了兵貴神速這一真理,麵對突然出現的魏國大軍,黃池城內的韓軍甚至來不及通知北方平丘等城邑。

此刻,站在戰車之上望著前方的黃池,公孫頎雙眼之中充斥著的是一片平靜的神情。新筆趣閣

說到黃池,那就不能忽略百餘年前發生在此地的一場盟會。

公元前482年(周敬王三十八年),吳王夫差就在這黃池與晉國的晉定公展開會盟,這場黃池之會標誌著吳國成為了霸主。

隻是令人唏噓的是,也就是在這一次黃池之會後不久的笠澤之戰中,吳國大敗於南方的越國之手。

剛剛經曆了自己的巔峰時刻,又猛然跌落到低穀,這樣的人生境遇怎麼能夠不讓人生出幾分感慨?

也就是在公孫頎回憶著這一件曾在典籍之上看到事件之時,一名傳令兵卻是來到了他的身前。

“啟稟司馬,大軍已然列陣完畢,是否攻城?”

公孫頎的目光再次看了看前方的黃池,眼中一道寒芒悄然綻放。

“傳我命令……”

“大軍攻城!”

伴隨著主將公孫頎的這一聲命令,赤色的軍旗在風中飛快揮動了起來,一名名傳令兵更是在方陣之間縱馬飛馳。

當命令一級級傳遞到方陣各處,魏軍方陣之中一架架投石車首先開始發出自己的聲音。

一顆顆石彈被魏軍士卒放置在投石車之上,其後伴隨著一根根麻繩被飛快拉動,石彈攜帶著巨大的威勢便向著前方的黃池拋射而去。

數息之後,這些不斷髮出沉悶破空聲的石彈穿越了兩軍之間的距離,直直地落在了黃池城頭。

這些石彈有的砸在了黃池的城牆之上,將城牆砸得是坑坑窪窪;有的則是落在城頭之上的韓軍上空,帶起了一片片血肉模糊。

這一場戰爭就此打響了。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戰國大魏王更新,第二十二章 黃池城下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